13客厅里,掀开白色的裙摆,穿着高跟鞋被按在玻璃桌上被舌头操得高潮了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嘶……好凉!”

    当郑竹义将顾浅浅放在透明的玻璃桌上的时候,顾浅浅因为觉得凉,下意识地揽住郑竹义的脖子,不想被他放下。

    “呵呵……原来浅浅这麽舍不得我。”

    郑竹义轻笑一声,很明显被她不经意的小动作取悦了。

    “乖……”

    不过郑竹义还是将顾浅浅放在了桌子上。隔着薄薄的布料,顾浅浅无助地躺在冰冷的玻璃桌上。她不知道郑竹义想做什麽,但是绝对不会是什麽好事。

    郑竹义俯视着身下的女孩儿,此刻的女孩儿再也不是教室里坐在他身边的那个只能看不能摸的同桌了。她现在正无助地躺在自己面前,任由自己处置。

    薄薄的布料根本挡不住女孩儿的好身材。形状姣好的乳房因为低领露出小半,虽然不是巨乳,但是中间的乳沟却是恰到好处的诱人,挡不住的乳首在白色的布料上激凸着。再往下是女孩儿纤细的腰身,平摊的小腹……还有被裙摆半遮半掩地神秘三角地带。

    郑竹义并没有急着掀开裙摆,只是将顾浅浅调整好姿势,使得她大半个身体都躺在了玻璃桌上,只有小腿悬在外面。然後捉住女孩儿因为不安而乱动的一双小脚,从下往上,慢慢往上摸了过去。

    “哈……痒……不要……不要摸……”

    顾浅浅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摸到桌子的边框,手指紧紧贴了上去。顾浅浅的双腿也是她的敏感点之一,以前郑竹义曾经“不小心”碰到过顾浅浅的大腿,女孩儿登时就被激得全身一颤,敏感得不得了。那之後,郑竹义就总是“不小心”会碰到顾浅浅,顾浅浅每次都脸红得不行,还要礼貌的说着“没关系”……

    “呵呵……是不是有感觉了?浅浅湿了吗?”

    郑竹义摸得很慢,手指还故意在那敏感的皮肤上停顿一阵乱动。

    “唔……没有……”

    顾浅浅受不了地抬腿欲踢,被郑竹义一把抓住。

    “浅浅不乖哦……”

    “啊……”

    郑竹义抓着她的脚踝用力一抬,只听顾浅浅惊呼一声,一条腿被郑竹义大大地拉开抬高,私密处霎时暴露出来了。

    “别……郑竹义……放开我……”

    躺在客厅上玻璃桌上,顾浅浅一转头甚至隐隐约约能够看到客厅外的草坪,而她居然就被这样羞耻地压在桌子上,最私密的地方赤裸裸地暴露着。顾浅浅羞耻地不行,动了动小腿却始终无法摆脱那人的大力。

    “哎……浅浅,你还是不乖啊……”

    郑竹义叹息道。他的语气太过认真,差点儿让迷糊的顾浅浅以为真的是自己的错。

    郑竹义话音刚落,用力把顾浅浅向自己拉近,顾浅浅只觉得身体被动地一阵前滑,直到屁股快要掉下去的时候才停下,紧接着洁白的裙摆一下子被掀开盖在上半身,顾浅浅的下体这下完全暴露出来了。

    “不要……郑竹义不要……”

    日光透过窗子照在桌子上,顾浅浅绝望地闭上眼睛。

    “浅浅真是个小骗子。明明已经湿了。”

    郑竹义根本不在意她的哭闹,脱下她右脚的鞋子,然後将他的右腿抬高放在肩上,一只大手压住她的左腿防止他乱动,另一只手探进花穴一阵乱缴,最後带着满手的淫靡水光,凑到顾浅浅的唇边。

    腥甜的骚水就在唇边,顾浅浅下意识地屏住呼吸。

    自欺欺人地告诉自己,那不是她的!

    “浅浅……睁开眼睛……不要让我说第二遍。”

    郑竹义见她紧闭双眼,一副自欺欺人的样子,轻轻叹息,命令的声音很轻,甚至都听不出命令的意思,但是顾浅浅还是从骨子里屈服了,睁开眼睛,眼角闪烁着泪花,她实在是害怕郑竹义的喜怒无常。

    “真乖……张嘴……尝尝自己的味道。”

    郑竹义将手指抵在顾浅浅紧紧抿着的红唇上,低沉的声音带着色情的蛊惑和压抑的命令,顾浅浅慢慢张开嘴,任由郑竹义将手指插进她的嘴里。一时间口腔内尽是腥骚味。

    “唔唔唔……蒸煮也……”

    顾浅浅被他的手指搅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却又不敢下嘴咬,口水沿着不能闭合的嘴角滑落,流到脸颊上,淫靡极了。

    郑竹义终於放过了她。却将她的左腿也抬高了,这次没有架到肩膀上,只是挂在了他有力的右臂上。顾浅浅不知道他想干什麽,瞪大眼睛看着郑竹义唇角邪魅一勾,然後低头凑近了她的下体。紧接着好像是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开了花穴,但是只是很浅的抵开了,顾浅浅後知後觉地意识到那时郑竹义的鼻子。

    “浅浅的味道真好闻。”

    郑竹义像个变态一般,病态地痴迷着顾浅浅身上的味道。他先用鼻子抵着花穴深深嗅了一口,然後缓缓移动脑袋,就用鼻子操起来花穴。

    “啊!……不行……好脏……郑竹义不要……”

    顾浅浅羞耻得不行,那里……居然用鼻子抵在那里……怎麽可以这样!可是……为什麽身体这麽热……小穴好痒……不行的……顾浅浅……你不可以的……一定是错觉!

    此时的顾浅浅左脚上还穿着一只细跟的水晶鞋,右脚五根圆润的脚趾头紧紧蜷缩着,无辜地被禁锢在郑竹义的肩膀上。双腿大大分开,女孩儿最私密的三角部位被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占据着,看上去格外让人血脉喷张。

    “流了这麽多水?浅浅可真是个小骚货。”

    郑竹义抽出已经被花穴流出的淫水打得湿漉漉的鼻子,不给顾浅浅喘息的机会,粗糙的大舌紧接着操了进去!

    “啊!不要……啊哈……好舒服……不可以的……郑竹义……呜呜呜……好脏……”

    顾浅浅想要拒绝,但是身体却不知为何居然喜欢这种变态的对待,花穴完全违背主人意志地一阵欢快地收缩着,缴着入侵的舌头一阵抽搐。

    郑竹义感觉到了她身体上的变化,暗笑一声,更加卖力地将舌头往花穴里捅,一边用粗糙的大舌在花穴内一阵乱缴,一边吸掉顾浅浅源源不断的淫水。

    “呜呜呜……不要了……出来……啊哈……不行了……要尿了啊……呜呜呜……”

    顾浅浅被这快感折磨得发出一阵失控的大叫。少女初经情事的身子敏感的不行,更何况郑竹义有意挑逗,一心想要她舒服。

    “咕叽咕叽……”

    顾浅浅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幻听了,她听到那个羞人的地方传来“咕叽咕叽”的水声,下体完全不受她控制地还在流水,就像是被谁打开了一个开关一样,根本止不住!

    郑竹义更加卖力地用舌头服侍着花穴,不一会儿顾浅浅就发出一阵尖叫,花穴里居然潮喷了!

    “浅浅的水多得我都喝不完。”

    郑竹义抬头。冲着顾浅浅露出一个温良的笑。这个笑在事後显得格外刺目。

    “啊哈……”

    高潮过後的身子更加敏感,顾浅浅无力地躺在桌子上喘息。听到郑竹义的话下意识想要收腿,但是双腿依旧被禁锢着,私处大喇喇地暴露着。

    “呜呜呜呜……”

    顾浅浅反应过来,忍不住羞耻地痛哭起来。她居然……居然会在被强迫的过程中感觉到了舒服,顾浅浅觉得自己一定是变态了,她明明是被强迫的……怎麽可以觉得舒服?!

    “哭什麽,真是别扭。明明很享受。爽完了又来装纯,浅浅,你再哭,我可就要操你了哦。”

    郑竹义说这话就像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平常,一丝威胁的语气都没有。他总是能把可怕的惩罚说得云淡风轻。

    顾浅浅咬唇,不敢再哭。可是她明明昨天还是个单纯的女孩儿啊……为什麽,郑竹义要把她拉进这陌生可怕的深渊?

    “好了。作为奖励,抱你去赏花。浅浅不是最喜欢花花草草了吗?这里的每一朵花都是为你种的。”

    郑竹义脱掉顾浅浅脚上的最後一只鞋子,轻轻整理好裙摆,将她公主般抱在怀里。走出了客厅。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