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囚禁第十五天做早操,吃大香肠,HHH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第二天一早,顾浅浅是被舔醒的。脖子里痒痒的,麻麻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一颗毛茸茸的大脑袋映入眼帘。

    “唔……郑竹义……你干什麽?”

    她伸手无力地推了推。刚刚醒来的声音还带着一丝沙哑,不同於平日里对他的冷言冷语,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早安。”

    郑竹义双手撑在她的肩膀两侧,抬头对上她的双眼,温柔道。

    “早。”

    顾浅浅不太适应这样堪比情人温柔的眼神,不由地有些闪躲。

    “唔……郑竹义……你干什麽……”

    郑竹义又重新埋头在她的锁骨处开始种草莓。顾浅浅只觉得颈间湿湿的,麻麻的,被烙下了一个又一个独属於男孩的印记。

    “唔……该起床了。”

    顾浅浅怕郑竹义又玩别的花样。等郑竹义种够了草莓赶紧提醒。

    “不急。先做做早操。有益於身体健康。”

    郑竹义坏坏一笑。被子下的大手已经沿着平坦的小腹直接摸到了重点。顾浅浅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昨晚被迫裸睡,一大早倒是省了不少事。

    “嗯……郑竹义……”

    顾浅浅吓得抓紧他的胳膊。

    “我在。”

    郑竹义安抚地亲了亲她的嘴唇。手指灵活地挑开花瓣沿着花穴探了进去。

    “啊……不要……”

    顾浅浅慌乱地想要拒绝。

    “郑竹义,今天有老师。”

    顾浅浅赶紧提醒。

    “不会耽误的。老师九点来。”

    郑竹义丝毫不受影响。女孩儿的身体因为紧张一直十分僵硬。

    “乖……放松点儿……”

    郑竹义为了让她放松,另一只手恶作剧般捏了捏可爱的小奶子。

    “嗯……不……”

    顾浅浅羞愤不已。她伸手抓住胸前的那只恶作剧的大手。但是郑竹义的大手已经覆在小奶子上了,她也拉不下来,这样一来,看起来倒十分像是她抓着男孩的手放在自己的小奶子上了。

    “以後早操是必修课。浅浅要乖乖的上课。”

    郑竹义无良道。

    “唔……不要……郑竹义……我饿了……起床好不好?”

    顾浅浅羞愤欲死。居然还要改成必修课?那意思不就是每天早上都要这样?她是真的害怕郑竹义这样的步步紧逼,她更怕自己真的习惯了这样荒淫无度的生活。

    “乖……一会儿喂你吃大香肠。”

    郑竹义不为所动。单腿用力插进女孩儿的双腿间,手指灵活地打开花穴,将手指增加到三根在里面扩张了一会儿之後觉得差不多了便把手指拿出来换上了“大香肠”。

    “乖……放松……你的大香肠来了。”

    顾浅浅知道自己无论如何也反抗不了郑竹义。只能羞愤地闭上眼睛。但是闭上眼睛之後所有的感觉都变得格外敏感。让她不得不更加清晰深刻地感受到了那根可怕的东西一点点沉沉地埋进她的身体内部。

    “嗯啊……好大……”

    她还是不习惯他的巨大,当肉棒全根没入的时候,不适应地发出呻吟。

    “喜欢吗?专属你的大香肠。”

    郑竹义继续调戏道。

    顾浅浅羞愤地扭头。这人太不要脸了,居然把那里叫做……叫做……!

    “嗯?”

    “嗯啊……不要咬啊……”

    郑竹义不满地在小乳头上重重咬了一口。顾浅浅惊叫一声。不得不把头转回来。

    “早操开始了。专心点儿。”

    郑竹义低声说完就开始了律动。

    “嗯嗯啊啊……唔……”

    顾浅浅开始还想咬紧嘴唇强撑着不发出呻吟。但是郑竹义故意用力撞在花心上,她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的呻吟。

    “大香肠好吃吗?”

    郑竹义逼她放出呻吟还不算。还用色情的话继续挑逗她。

    “唔啊……不要说了……嗯嗯啊啊……慢点儿……”

    顾浅浅一开口就忍不住尖叫,她慌乱地伸手想要捂住郑竹义的嘴巴。不让他说出更多让自己羞愤不已的话。

    “唔……”

    郑竹义乐得看见女孩儿手足无措羞愤的可爱样子,伸出舌头在女孩儿的掌心舔了一下。顾浅浅惊得又把手收了回去。慌乱间手不知道放在那里,身体被郑竹义撞得好像随时快要飞出去,她又慌乱地搂住了郑竹义的肩膀。

    “呵呵……真可爱。”

    郑竹义轻笑一声。低头含住女孩儿的嘴唇,胯下卖力耕耘起来。

    “唔唔唔……”

    顾浅浅被堵住了嘴巴。只能无助地抱住他的肩膀,接受这不合理却又无法改变的一切。

    “今天穿这件怎麽样?”

    经历过早上的早操之後,郑竹义抱着腿软的顾浅浅去浴室做清理。在女孩儿可怜巴巴的求饶中,大度地将女孩儿身体里的精液都导了出来。

    “嗯。”

    顾浅浅点点头。只要有衣服穿就不错了。还好因为今天有老师来,郑竹义没像上次一样为难她,这次给她穿了内衣。有了上次做对比,顾浅浅觉得这次郑竹义好像没那麽可恶了。顾浅浅自己都没发现,在与郑竹义的这段纠缠中,一再妥协的她早就已经变得不正常了。

    早餐还是郑竹义做的。

    心形的煎蛋配吐司和……香肠。还有一杯牛奶。

    “怎麽不吃?”

    顾浅浅悄咪咪把煎蛋吐司吃掉了,然後就静静地开始喝牛奶。郑竹义见顾浅浅放下叉子,故意问。

    “我吃饱了。”

    顾浅浅不知道郑竹义是不是故意的。一早上都把那个东西说成是香肠,让她羞愤欲死,现在居然还做香肠。她根本下不了口!

    估计顾浅浅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法直视香肠了。

    郑竹义倒是没再为难她。吃完饭顾浅浅主动帮忙收拾餐桌。这个别墅很大,但是好像除了郑竹义就没有别人了。所以平时吃饭都是郑竹义负责。虽然是被胁迫的,但是顾浅浅还是没法干坐着让郑竹义自己一个人收拾。

    “真贤慧。”

    郑竹义夸赞道。

    收拾完之後差不多就到补习时间了。郑竹义请的老师是专门来帮顾浅浅补习数学的。

    顾浅浅没想到郑竹义真的一上午都没骚扰自己,让她好好学习。

    “怎麽样?对这个老师满意吗?”

    送走了老师。郑竹义从背後抱住她。

    “嗯。老师讲得很好。”

    顾浅浅点点头。有些开心。毕竟她的数学成绩一直都是不上不下的。所以这个假期就想要好好补习一下数学。原本还以为这个计画会被郑竹义打破。没想到,郑竹义反而帮自己找了一个好老师。不知不觉中,她妥协了太多。

    吃过午餐之後,顾浅浅就准备午休了。郑竹义给她做了一张作息表。每天早上醒来後要在床上做完“早操”才能起床,然後吃完早餐上数学课。上完数学课吃午餐,然後午休。下午是郑竹义帮她补习物理,晚饭和睡前操。

    “嗯。我知道了。你不用担心。我在这边会好好学习的。要午休了,我先挂了,妈妈。”

    在郑竹义的监督下顾浅浅公事公办地打完了电话。

    “睡吧。待会儿我叫你起床。”

    郑竹义满意地接过顾浅浅手里的电话,利索地关机放在了床头。将顾浅浅往怀里又带了带。大概是空调开得太大了,炎热的夏天,顾浅浅竟然觉得有些冷。郑竹义的怀抱,总是带有欺骗性的温暖。

    她闭上眼睛,无法挣脱的囚笼令她窒息到妥协。也许,考上大学就好了……考上大学,就可以逃开了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