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囚禁第二十天】生理期的玩法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唔……肚子好疼……”

    顾浅浅皱着眉还没完全从睡梦中醒来。双手下意识地捂住肚子。小腹涨涨的疼。下体还有什麽东西不断地往下坠。

    “浅浅……醒醒。怎麽了?哪里不舒服?”

    郑竹义难得有一次是被顾浅浅的声音吵醒的。他伸手打开床头的灯,这才看清女孩儿惨白的小脸。

    “唔唔……郑竹义……我肚子疼……唔唔……好疼啊……”

    顾浅浅疼得厉害。下意识地往郑竹义怀里钻。一张小脸因为腹痛变得惨白,看起来好不可怜。

    “别怕。我在这儿呢。告诉我具体哪里疼。”

    郑竹义心疼坏了。女孩儿疼得几乎蜷成了虾米。他伸手想要把女孩儿的四肢伸展开,但是顾浅浅疼得厉害,十分抗拒地紧紧将自己缩成一团。郑竹义也不敢使用蛮力。他开始反省自己,虽然性爱频繁了些,但是他平时很注意女孩儿的身体调理的。绝对不会真的伤害到她。而且昨天除了早上吸了小奶子以外都没怎麽吃到豆腐。下午也只是单纯地让女孩儿坐在自己的大腿上辅导她物理。晚饭还煲了乌鸡汤,那汤他也喝了应该不会有问题的。

    “浅浅,你是不是生理期到了。”

    郑竹义刚刚也是被顾浅浅吓到了。关心则乱。排除了一切可能性之後突然反应过来。顾浅浅习惯性痛经,每个月都有那麽几天小脸惨白。有时痛得厉害了,还要专门请假回家休养一两天。身体纠缠了这麽久,差不多也该是女孩儿的生理期到了。

    “唔……疼……”

    顾浅浅还没有完全清醒。只是下意识地捂住小腹。嘴里嚷嚷着疼。哪里听得到郑竹义在说什麽。

    郑竹义见状心疼地不得了。伸手探到女孩儿的下体隔着薄薄的内裤轻轻摸了一下,然後指尖就沾上了女孩儿的经血。若是顾浅浅这会儿清醒了看到郑竹义手上沾了自己的经血,估计能臊昏过去。

    郑竹义随意擦了擦手,给女孩儿盖好被子,起身去楼下冲了一杯红糖水喂顾浅浅喝下。果然,喝完红糖水之後顾浅浅的脸色好看了不少。只是小手还是捂着小腹,应该是还觉得疼。

    顾浅浅此时也已经清醒了。被郑竹义纠缠的这段时间,她竟然连自己的生理期都忘记了。现在虽然因为生理期身体很不舒服,但也下意识地松了口气。其一,既然生理期正常那就说明这段时间郑竹义对她做的那些事并没有让她怀孕,其二就是,生理期郑竹义应该会放过她……吧?

    “我要换衣服。”

    顾浅浅喝完红糖水之後脸色好看了许多,小声道。感觉到下面粘粘的,心里暗暗祈祷床单上千万不要留下痕迹啊。不然她就没脸见人了。也幸好,昨晚郑竹义难的好心地没有逼着她裸睡。

    但是不幸的是,她穿的睡衣依然很薄。床单简直惨不忍睹。顾浅浅起身看到那被自己弄得乱七八糟的床铺,全程爆红着小脸。倒是郑竹义好像并不在意的样子。

    “我帮你换。”

    郑竹义此时真没有要发情的意思。他只是单纯的心疼女孩儿。见顾浅浅脸色惨白,所以才想要照顾女孩儿。但是到顾浅浅这里的意思就变了,郑竹义这是连生理期都不打算放过她吗?!

    “不……不用……我自己来。”

    生理期下面肯定脏兮兮的很难看。顾浅浅一点儿也不想让郑竹义看到自己这麽邋遢的一面。

    郑竹义见女孩儿一脸惊恐,也知道她是想歪了。便也没有解释。没再坚持要帮顾浅浅换衣服,只是趁着女孩儿淋浴的时候将床单被褥都换成了新的。女孩儿这段时间大概是过得都忘记日子了,连自己生理期到了都不知道。

    郑竹义这里没准备女生生理期的必需品。於是顾浅浅简单的淋浴了一下之後就只能暂时先用了些卫生纸垫着。她还在羞於开口要怎麽告诉郑竹义她需要去买姨妈巾。不想郑竹义不等她开口已经想到了。

    “你再睡会儿。我出去买些东西。”

    郑竹义将顾浅浅塞进崭新的被子里,又塞了一个热水袋放在顾浅浅的小腹上。温柔道。

    “嗯。”

    顾浅浅乖巧地点头。一瞬间好像又回到了从前。

    顾浅浅一直都痛经很严重。而郑竹义作为她的暖男同桌便会经常帮她准备暖宝宝。记得有一次她疼得厉害,上课的时候也趴在桌子上,最後忍不住疼得睡着了。居然一直没人叫醒她,只是小肚子上的暖水袋一直都是热的。郑竹义总是喜欢正大光明的,偷偷的照顾她。

    身体不舒服的时候,人就会变得很脆弱。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感情方面。顾浅浅想着想着就有点儿想哭。如果一开始郑竹义对她表现出好感的时候她不是那麽乾脆的拒绝的话,他们之间的关系会不会……顾浅浅连忙摇摇头,她这是怎麽了?她对郑竹义的感情从来都是很单纯的……顾浅浅烦躁地拉高被子将自己完全塞进被子里。决定不去想自己对郑竹义的感情。已经到这种地步了。就算有感情,说出来也只是自取其辱吧,所以她说不出口。更何况,她还弄不清自己对郑竹义到底是朋友的依赖还是男女之间才有的好感。

    郑竹义回来的时候推门就看到被子里微微鼓起了一小块。轻轻掀开被角,女孩儿已经睡着了。秀气的鼻子上已经挂了一层薄薄的汗,大夏天居然把自己闷出汗了,不由得好笑。

    顾浅浅抱着热水袋睡得极不安稳。

    郑竹义才掀开被角不一会儿她就醒了。

    “这是你喜欢用的牌子。”

    顾浅浅脸一红。她以前明明每次拿姨妈巾的时候都可以避开郑竹义的,他怎麽知道的!

    “我……我去下洗手间。”

    顾浅浅夺过姨妈巾不敢看郑竹义的眼睛慌乱地闯进了洗手间。

    “呵呵。”

    郑竹义看着女孩儿落荒而逃的小身影不由得轻笑。明明什麽都做过了,女孩儿却总是撇不开那份害羞。真是可爱。

    女孩儿这个时候一般是没什麽胃口的,但是不吃东西怎麽可以,想着郑竹义便下楼去做饭了。

    虽然小腹没有那麽胀痛了,但是仍然有丝丝的闷痛折磨着她。身体不舒服,便没有胃口吃东西。郑竹义便用红糖蒸了鸡蛋,一点点地喂她。

    “不要了……”

    顾浅浅摇摇头。吃了几口就不想吃了。小腹还在痛,她只想把自己闷在被子里蜷成一团睡一觉。

    “再吃一点儿……”

    郑竹义劝道。越是不吃东西才越难捱。同时他已经想好要好好帮女孩儿调整身体了。一直痛经这麽严重毕竟也对身体不好。

    “我真的吃不下了……我想睡觉。”

    “生病”的顾浅浅脆弱又难缠。她抿着嘴就是不肯再张开。像是因为妈妈没给买漂亮裙子而使小性子不肯吃饭的小孩子。

    “不行。”

    郑竹义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女孩儿这一觉肯定要睡很久。现在不吃点儿东西醒来会更难受。

    “我真的吃不下了。”

    顾浅浅可怜兮兮地看着郑竹义。一双杏眸水汪汪的,可怜极了。

    “再吃五口。就五口好不好。”

    郑竹义耐心地诱哄道。顾浅浅不情不愿地张开嘴,就像是固执的小孩子,一口一口地数着,吃完第五口便抿着嘴再也不敢张嘴了。

    “好了。睡吧。”

    郑竹义也信守承诺。没有逼着她继续吃。顾浅浅这才安稳地闭上眼睛。暖了一早上,小腹的胀痛几乎已经感觉不到了。只是那胀胀的酸涩感实在不舒服。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顾浅浅醒来的时候身边暖乎乎的,是郑竹义的怀抱。郑竹义不知道什麽时候也和她一起躺下来了。小肚子已经不疼了。只是生理期第一天量大得很,顾浅浅一动也不敢动,生怕不小心就侧漏了。早上的尴尬她可没脸再经历一次了。

    “还疼吗?”

    郑竹义本就没多少睡意。顾浅浅一醒他也就睁开了眼睛。他伸手轻轻揉了揉女孩儿的小腹,关心道。

    “不疼了。”

    顾浅浅的大半张脸都缩进了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在被子外面。闷闷地回答。

    “我已经和老师说了。这几天放他假不用来了。这几天你好好休息。身体好了课程再恢复。”

    看着女孩儿有点儿自欺欺人的蠢萌的小动作,郑竹义的目光不由得变得很柔和。温柔道。

    “哦。”

    顾浅浅应了声。身体不舒服老师就算来了她也学不进去。

    “想吃什麽。我去做。”

    郑竹义又问。

    “面条。”

    顾浅浅闷了好久才回答。郑竹义本以为女孩儿又会回答他随便。难得女孩儿愿意主动点单一次,他的心情也就更好了。

    顾浅浅吃完面条之後精神好了许多。也就不再赖在床上了。

    因为一直都是被囚禁的身份。顾浅浅对於别墅的一切都是采取能不看就不看的态度。而且平时除了上课就是被郑竹义拉着做做做,顾浅浅在这里的生活充实到她也没时间去想别的。

    现在突然闲下来了。看郑竹义那个样子应该暂时不会对她做什麽了。顾浅浅一下子竟然空闲起来。

    郑竹义曾经说过别墅的花园是特意为顾浅浅建的。顾浅浅也没当一回事,现在看来,这花园建的实在符合她所有的审美。里面全都是她喜欢的花儿。花园中心有个很大的摇椅,与其说是摇椅不如说是一张大的藤床,在上面躺三四个人应该是没问题的。

    顾浅浅躺在藤椅上,闻着各种花儿的香味,好像闻到了自由的味道。她忍不住狠狠吸了吸鼻子。

    郑竹义站在二楼的阳台上远远看着女孩儿惬意的躺在藤椅上。没有上前打扰。他所期待的幸福,正是顾浅浅躺在他为她精心布置的花园里安逸地享受着阳光和花香。如果,女孩儿已经不再想要逃走的话。他的幸福其实已经到了。

    虽然被生理痛折磨得很惨。但是顾浅浅却觉得这是她放假以来过得最轻松的一天。不用害怕郑竹义的发情。轻松地仿佛又回归到了正常人的生活。

    是的,正常人的生活。顾浅浅知道,郑竹义不正常。而她自己竟也跟着慢慢变得不正常了。她害怕自己习惯了这样的生活,在郑竹义的同化下,习惯了被囚禁,习惯了被安排,甚至在被囚禁的时候还会留恋那人的温柔。那时候的她还能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吗?

    “不然今晚我们分开睡吧。”

    尽管羞于开口,顾浅浅还是决定试一试。虽然现在的她已经很少染床单了。但是今早的那出实在太尴尬了,万一今晚再染一次,还不小心蹭到郑竹义身上的话,她不如去死一死好了。

    “浅浅是怕我忍不住吗?”

    郑竹义轻笑。

    “才……才不是。”

    顾浅浅因为被误会了脸爆红。她……她怎麽可能会往哪方面想啊!

    “放心。我忍得住。”

    郑竹义继续“误解”道。

    “我……我怕染床单。”

    顾浅浅解释道。

    “啵……浅浅真可爱。没关系,你染的床单我都会洗乾净的。”

    郑竹义认真道。

    顾浅浅想起来浴室里那条血淋淋的内裤。不会也被郑竹义拿去洗了吧?!如果是这样,不如直接让她去死好了!

    “睡吧。不舒服就叫我。”

    郑竹义看着女孩儿那张郁闷的小脸一阵好笑。把热水袋放在女孩儿的小腹上轻轻压住。温柔道。

    顾浅浅郁闷的闭上眼睛。她觉得不可思议。记得第一次来月事的时候,她才六年级。什麽都不懂。把内裤弄得脏兮兮的,还以为自己要死掉了。妈妈发现了告诉她这是正常的。但是就算是母亲也从来没帮她收拾过被经血染脏的内裤,还经常嫌弃她染床单。为什麽郑竹义就……一点儿也不嫌弃呢?

    想来想去,顾浅浅实在想不通。只能归结为大概郑竹义是个变态吧。

    郑竹义要是知道女孩儿心里把他当成了变态大概会觉得很冤枉吧。他只是喜欢女孩儿,所以喜欢照顾女孩儿而已。又不是对经血有特别爱好。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