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囚禁第三十一天】逃跑未遂(黑化开始)车震,暴力HHH(黄暴虐身,慎入)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第二天顾浅浅又睡迟了。醒来的时候全身像是散架了一般,胳膊一点儿力气都没有,费了好大劲儿也没能床上坐起来。

    宿醉加上一场迷迷糊糊的激烈性事,耗费了她太多体力。

    “醒了。”

    郑竹义手里端着一碗粥。放在床头,然後将女孩儿圈进怀里。

    “感觉怎麽样?头疼不疼。”

    顾浅浅摇摇头。

    “昨晚你喝醉了。”

    郑竹义见顾浅浅一脸迷迷瞪瞪的表情。知道她还没回神,提醒道。

    顾浅浅这才想起来,自己昨晚主动找郑竹义喝酒的。

    她其实高估了自己酒量。本想着喝点儿酒给自己壮壮胆子然後顺理成章地勾引郑竹义,只是没想到喝醉了之後不省人事了。

    糟了!

    她和郑竹义的父亲约好昨天离开的!

    结果她居然喝醉了!

    “怎麽了?”

    “没……”

    顾浅浅虚弱道。总不能说我对你爸了爽约吧。

    “我想吃红豆粥。”

    顾浅浅难得主动提要求,郑竹义自然是乐意极了。确定男孩去了厨房。顾浅浅忍住浑身的酸疼下床找到自己的手机,显示关机状态,开机之後十几个未接来电,其中一个是那个自称郑竹义父亲的人的号码。她赶紧回拨了过去。

    “叔叔。我是顾浅浅。昨天有点儿事耽误了。您能再来一次吗?”

    那头很爽快地答应了。单纯的顾浅浅一点儿怀疑都没有。

    “我想去花园走走。”

    晚饭过後,顾浅浅突然开口。

    “需要我陪着吗?”

    郑竹义正在收拾餐厅的手指一顿。温柔地问。

    “我就随便走走。不用了。”

    顾浅浅餐桌下的手紧张地胡搅着。生怕被郑竹义看出异样来。

    “早点儿回来。晚上还有水果。”

    郑竹义盯了她半天,还是松口了。

    就要离开了,顾浅浅的脚步越来越快。却没发现郑竹义就站在她的身後,一直看着她。

    “你……”

    顾浅浅嘴唇微颤,几乎发不出声。

    她以为自己已经成功逃离了。为什麽……为什麽车上的人变成了郑竹义?

    “浅浅不是说想去花园吗?怎麽跑出来了。这山上多危险啊。”

    郑竹义伸手堪称温柔地摸了摸女孩儿柔软的发丝。语气中满满的关心。

    “我……”

    顾浅浅的表情像是看到了鬼。她缩着身子想要下车。

    “浅浅还想去哪儿?”

    郑竹义捏住她的胳膊。力气很大。

    “啊……疼……”

    顾浅浅小声抗议。

    “浅浅是不是迷路了。”

    郑竹义像是听不到一般,自顾自的问。

    “郑竹义……你先松开我。”

    顾浅浅是真的被捏疼了。但是郑竹义还在喃喃自念,像是着了魔一般。死死盯着她。

    “我错了。郑竹义,呜呜呜……”

    顾浅浅害怕极了这样的郑竹义。

    “浅浅,你为什麽不乖呢?”

    郑竹义轻叹了口气。女孩儿已经吓得瑟瑟发抖了,眼眶都红了一圈。

    “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郑竹义,求你。求你。”

    顾浅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麽要求他。只是觉得郑竹义现在的表情很不正常。好像下一秒就会将自己撕碎吞掉一般。

    “浅浅,我给过你机会的。”

    郑竹义长叹一口气。突然用力掐住了她的脖子。女孩儿的脖子很细很白,仿佛稍稍一用力就能扭断一般。

    “唔……放开我……咳咳……郑竹义……救命……唔……”

    窒息的恐惧感传遍全身。顾浅浅拼命地敲到,有一瞬间,他感觉郑竹义是真的想要掐死自己。

    “浅浅,我怎麽舍得杀了你。”

    在顾浅浅即将窒息的时候,郑竹义松了手。

    “唔……咳咳……咳咳……”

    顾浅浅抱着脖子拼命地咳嗽。生怕郑竹义又突然过来掐自己的脖子。

    “唔……放开我……啊……不要……郑竹义……”

    顾浅浅还没缓过来,郑竹义突然开始拼命撕扯她的衣服。雪纺裙子被撕裂的声音在这个暗黑的夜空响起。

    “斯拉……哧——”

    “不要……不行……啊……放开我……”

    “砰……”“唔……”

    拉扯挣扎间顾浅浅的额头撞在了方向盘上。但是这次郑竹义并没有心疼。将女孩儿身上的连衣裙撕得破破烂烂,最後一把扯掉了女孩儿的内裤。

    “不……”

    “呜呜呜……”

    狭窄的车厢里。女孩儿压抑的哭声夹杂着浓浓的恐惧和绝望。

    “唔……不行……进不去的……呜呜……郑竹义……我错了……不要……”

    可怜的女孩儿哭得脸都花了。郑竹义坐在驾驶座上将女孩儿抱到了自己身上。掰开那发抖的纤细双腿,将那紧致乾涩的花穴对准胯间的挺立残忍地按着女孩儿的腰往下压。

    “啊!好痛……不……呜呜……好疼……”

    未经扩张的花穴又紧又干。这样被强制插入,顾浅浅感觉整个花穴都快要被撑裂了。比第一次还要疼。

    郑竹义却没有丝毫心软。尽管他也被夹得很疼。但是这种一起疼的感觉却带来了一股别样的快感。

    “啵——”

    隐隐约约好像听到了花穴被撑裂的声音。

    “啊!”

    太疼了。感觉身体被硬生生劈成了两半。

    “不!不要!”

    恐惧,羞耻,绝望……女孩儿的泪水决堤般滑落将男孩的肩头打湿。但是处於愤怒地狱的男孩不在乎,她用力掐着女孩儿纤细的腰,控制着女孩儿在狭小的空间里抽动。

    “唔……”“砰……”

    顾浅浅好几次被顶得脑袋直接撞到了车顶。但是车里的空间只有这些,郑竹义偏偏已经疯魔。她绝望极了,感觉额头都快被磕破了。

    “噗嗤……噗嗤……”

    “恩恩额……”

    狭窄的车厢里充满了火热的淫欲。女孩儿压抑的呻吟和痛苦的哭泣伴随着男人残忍地抽插奏响了一首黑夜里的绝望曲。

    此时顾浅浅根本不敢相信如果有人看到他们该怎麽办。

    这是在外面,前面的车窗是完全可以看到的啊!一旦有人经过……一定会发现的!

    “呜呜……嘶……”

    花穴是被硬生生操开的。穴口被撑裂了。淡淡的血腥味从交合处传来。更加刺激了郑竹义的兽欲。

    撕裂她!惩罚她!囚禁她!

    女孩儿一而再的逃跑已经彻底撕碎了他的伪装。现在的郑竹义彻彻底底地原形毕露。

    “怎麽不叫了!继续叫!”

    顾浅浅的呻吟渐弱。她知道这次男孩不会再心软了。像是放弃了所有的抵抗和求饶,麻木地任由男孩控制着自己的身体。脑袋还是会装在车顶,但是撞着撞着好像就没那麽疼了。郑竹义却不满意她的怠工。将女孩儿压在前台上,双腿架在肩头,继续冲刺。此时只要有人经过就一定能看到女孩儿半漏不漏的乳房和满脸绝望的表情。

    这是一场彻彻底底的强暴。

    粗大的肉棒粗鲁地在娇嫩的花穴里抽插,每一次啊都像是要捅破脆弱的肉壁。龟头狠狠抵在花心残忍地碾磨。逼得女孩儿不得不发出一阵阵惨叫呻吟。

    “啊啊……太深……好可怕……啊啊……不要……唔……”

    顾浅浅阳台就能看到窗外的黑夜。像是裸奔在大街上一般让她不安。花穴夹得更紧了。细瘦的双腿蹦得直直的。无力地看着胯间一根紫黑色的大肉棒在流血已经肿起来的小小穴口残忍地快速进进出出。

    那肉棒操得飞快,淫水都快打出沫儿来了。

    “嗯哈……嗯嗯啊啊……”

    “不……不要射进来……啊啊……太深了……”

    郑竹义射完之後直接就着插入的姿势继续操。肉棒几乎没有软过又硬了起来。顾浅浅感觉腰都快被硌断了。花穴已经疼得麻木了。只是不断地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被这残忍的抽插撞移了位子。

    山间响起布谷鸟的叫声。

    此时顾浅浅刚刚被换了个位子。郑竹义将前排车位後调然後将女孩儿压在车座上,从背後进入了她。像是骑马一般扯着女孩儿的头发,胯间猛操。

    “嗯哈……啊……嗯嗯啊啊……嗯啊……”

    顾浅浅被迫仰起头。承受身後的撞击。子宫已经被射满了。随着男人的操干,每次抽出都能插出大量的精液混合着淫水,将车座打湿。

    “嘶……疼……呜呜……”

    男孩射完精直接趴在了她的身上。顾浅浅以为这可怕的一切已经结束了。她突然想念今天早上喂自己喝粥的那个郑竹义。顾浅浅後悔极了,她不该逃跑的。如果不逃,是不是就不用面对这麽可怕的郑竹义。

    “别怕……还有更疼的。”

    郑竹义冷哼一声。趴在女孩儿身上稍稍休息了一会儿之後直接掰开了女孩儿的臀瓣。露出中间紧紧闭合的小屁眼儿。

    “唔……不要……啊啊……不行……我会死的……求你……放了我吧……”

    顾浅浅突然意识到郑竹义要做什麽。那里……那里一定会裂开!

    “做错事就要乖乖接受惩罚。”

    郑竹义残忍地一根手指插进了紧闭的小屁眼。那处不是化学,不会自动分泌淫液,只是一根手指就让顾浅浅尝到了撕裂的痛苦。

    “啊!破了……好疼……啊啊……”

    屁眼被硬生生插进了一根手指。顾浅浅甚至感觉到那锋利的指甲划破了脆弱的肠壁。传来细细碎碎的疼。

    “就是要你疼,才能记住教训。”

    郑竹义残忍地将手指加到了三根,此时屁眼已经被撕裂了。殷殷鲜血在窄小的穴口溢出。顾浅浅疼得直抽气。男孩却在此时抽出手指换上了更加可怕的肉棒。

    “啵……”

    “啊啊啊!!!”

    肉棒残忍地顶入,女孩儿脆弱的後穴彻底被撕裂了。顾浅浅两眼一花,直接疼昏了过去。但是身後的侵犯却并没有停止。

    “噗嗤……噗嗤……”

    借着血液的润滑,男孩继续残忍地顶入。身下的女孩儿就算昏过去了也紧皱眉头,小嘴里传来细碎的呻吟。

    空寂的山路上。一辆白色的跑车不停地震动。里面不停地传来女孩压抑不住的呻吟和惨叫。伴随着激烈的肉体撞击声。呻吟声渐弱几乎听不到,但是肉体的撞击声却愈发激烈。

    车子直到东方天微微亮的时候才慢慢恢复了平静。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