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突返京城

小说:医秀 作者:苏芫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听说,那罗家大少爷死了。【本书由】”阿秀一进药铺,就听到这么一个劲爆的消息。

    她微微怔愣了一下,心里却也没有多少的惊讶。

    阿秀一直都知道,他本来就活不长了。

    只不过这么一来,她就意识到,那之前来过的罗小姐想必今儿也不会过来了。

    阿秀因为之前答应过她,今儿还特意带上了羊肠套以及说明书。

    “听说那白家少爷也死了。”陆大夫正好进来,听到账房先生说的那话,便又补充了一句。

    “陆大夫,你咋知道的啊?”账房先生以为自己拿到的是第一手资料,正打算和大家分享,没有想到,陆大夫竟然还知道别的他不知道的八卦。

    “今儿一大早过来,路过白家就听到里面哭的撕心裂肺的,随便问了一下就知道了,听说是突然死掉的,都没有什么征兆。”陆大夫眼中也带着一丝可惜,虽然那白家少爷也不是一个好人,但是也就花心了点,算不上大奸大恶之人。

    这么平白无故地就死了,多少让人有些唏嘘。

    “有征兆的。”阿秀突然开口道。

    见他们将注意力都放到了她身上,她才幽幽说道:“他之前被罗家大少爷咬过。”

    阿秀开始还没有意识到白家少爷是谁,后来脑中灵光一闪,就想了起来。

    那白家少爷应该就是那个之前被罗家大少爷罗斌咬了一口,变成落汤鸡还不忘骚包的白衣男子。

    她只是没有想到,他竟然真的没有用药。

    “你怎么知道啊?”陆大夫问道,这阿秀不是才来的青州吗?

    “那天我看到罗家大少爷咬的啊,我还给了白家少爷药,可惜他应该没有当回事吧。”阿秀淡淡地说道。

    这人要作死,谁也挡不住啊!

    陆大夫微微一愣:“刚刚我还听去白家看诊的大夫说,那白家大少爷就是的傻货,这治病的药就放在枕头下面。人却这么死了,也不知道他是在想些什么,没有想到那药竟然是你给的啊!”

    陆大夫没有说的是,那个大夫当时还说了。给药的人的医术绝对比他们都要高明的多,至少他是开不出那么好的方子来的。

    那大夫还是回去以后考虑了很久,才将药方研究透的。

    虽然那方子极为少见,但不得不说,那绝对是一个好方子。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被人这么称赞的人,竟然会是阿秀。

    事实上,这个人也不是阿秀,应该是酒老爹才是。

    他当时还想着是哪位大能,有时间一定要去拜访一下。现在知道是阿秀以后,心情比较复杂。

    在他看来,阿秀不过是师出名门的一个比较有天赋的小姑娘,但是现在……

    事实好像不止如此。

    “我也没有想到他会这么傻。”阿秀并不知道陆大夫现在心中所想,只是就着之前的那个话题说道。之前就觉得这个人比较骚包,看人的眼神让人有些讨厌,但是也没有想到他智商低成这样。

    真把那药当成定情信物了不成?!

    “唉,这也都是命。”陆大夫微微摇摇头,今天的晨间八卦算是暂时结束了。

    因为罗家大少爷罗斌和白家少爷都死了,他们平日里的狐朋狗友都去悼唁了,一时间。这街上好似都冷清了不少。

    不过这么一来,这药铺的生意倒是好了不少。

    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白家少爷的死因,以为是平日里纵欲过度导致的,不少男人专门到药铺来配一些增强体质的药,让阿秀他们看了,很是哭笑不得。

    而那些平日里和白家少爷有过什么的女子。都是纷纷来把脉,怕自己也被传染了什么要不得的毛病。

    自然都是虚惊一场。

    不过因为白家少爷和罗斌的同时死亡,让青州一下子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恐慌中。

    面对死亡,每个人的想象力都很丰富。

    而白家少爷和罗斌都是风月场里的能手,这让人忍不住多想。

    趁着这个特殊时期。阿秀比较隐晦地宣传了一下她的羊肠套。

    当然她只是将薛行衣给推了出来。

    再加上那些青楼女子的宣传,不出半月,这个羊肠套在整个青州竟然风靡起来了。

    阿秀索性将那羊肠套拿到了薛家药铺里面贩卖,反正她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为了挣钱,只不过是为了减少花柳病的传播。

    她自认为能做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可以功成身退了。

    正好她待在青州的时间也不短了,虽然觉得有些舍不得这些亲切的人,但阿秀还是打算收拾行囊,准备去下一站。

    而薛行衣,不知道是突然开窍了还是怎么的,打算和阿秀他们分开,继续回到他的西北方向。

    只不过行礼还没有收拾好,皇上的急诏就过来了。

    诏薛行衣和阿秀进宫,太皇太后娘娘病危。

    阿秀估计自己是顺带上的那个,但是既然被点名了,她也只好回去。

    这历练之路,能走到现在,也算是收益颇多。

    路嬷嬷帮阿秀收拾着东西,心情有些复杂,虽然回到京城,能见到太后,她心里也是有些开心。

    但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慌慌的,这次回京,好像不大会太平。

    希望她只是想多了。

    王川儿原本还在忧伤,以后不能每天看到貌美如花的薛行衣了,现在听到他和他们一起回京,顿时就开心了。

    平日里就是背书都有劲儿了。

    阿秀看着她,也只是好笑。

    还好这王川儿还没有开窍,不然的话,她就该烦恼了。

    毕竟要是真的喜欢上薛行衣这样性子的人,受伤那是必然的。

    “你可知,太皇太后娘娘的身体,如何了?”薛行衣问道。

    这次来传召的沈东篱,之前太后带着小皇帝微服私访,并没有回宫。只不过是收到了宫里来的急件,才会直接让沈东篱带着圣旨过来。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说已经陷入了昏迷,皇上和太后娘娘已经先走一步。如今想必应该到了京城。”沈东篱说道。

    “哦。”薛行衣点点头,眼睛微微下垂。

    他之前离开的时候,给太皇太后做了不少巩固的治疗,所以才能专心去历练。

    可是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太皇太后的身子怎么会一下子出了问题。

    这让他有些不能理解。

    因为有皇命在身,一行人连夜赶路,阿秀原本以为已经好的差不多的晕车症又被折腾出来了。

    一路上吐的稀里哗啦的,看的他们都是万分心疼。

    原本应该是半个月功夫的路程,他们愣是十天就走到了。

    刚到了京城,城门口就已经有接应的人在那边等着了。

    将薛行衣接上就直接进了宫。这倒是便宜了阿秀,不然就她现在这么虚弱的状态,别说是看病了,就是站起来都有些困难。

    因为薛行衣去了宫里,阿秀便跟着顾靖翎回了镇国将军府。

    看到了大半年没有见的顾家人。阿秀很是怀念。

    特别是这次回来,裴胭的肚子都已经鼓的老大了。

    也难怪顾靖翎这次外出,没有将顾一带上,果然是用心良苦啊!

    “哎哟,可怜见的,这孩子怎么这么憔悴。”顾夫人一看到阿秀的模样,连忙怜惜地扶住她。

    只听说他们被急诏回来。但是没有想到阿秀看起来会这么虚弱,这路上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事儿啊!

    “没事,我就是晕车厉害了些。”阿秀捂着胸口,说话说的有些艰难。

    下车以后,她人已经缓过来了一些,而且见到了他们。阿秀的心情也好了不少,气色较之前已经好了不少。

    “那快点去休息休息,我叫人给你准备了热水,你先去洗洗澡,睡个觉。等下起来就好了,还好老太君在睡午觉,不然瞧见你这可怜模样,还不心疼死。”顾夫人说着,特意嘱咐了身边的妈妈,让她带着阿秀过去。

    之前顾靖翎专门跑过去,她就隐隐猜到了什么。

    现在看到自家儿子皱着眉头,看着阿秀的模样,她这个做娘的,哪里还会不清楚的。

    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她自然比谁都懂。

    这靖翎,虽然年纪不小了,但是对女孩子上心,那可还是头一回。

    顾夫人自然也是分外的上心。

    而且这阿秀,虽然出身不高,但是好在老太君喜欢,又是个自己有能力的,倒也不是配不上他们家。

    顾夫人也有自己的私心,若是这儿媳妇儿娘家地位不高,这嫁进来,府里的矛盾也要少的多。

    她也不用看儿媳妇儿的脸色。

    再加上,这阿秀很是受家里人的欢喜,这也是相当难得的。

    “麻烦夫人了。”阿秀冲着顾夫人微微一笑,配上她蜡黄的脸色,可怜的紧。

    “傻孩子。”顾夫人拍拍她的手,就叫人将她扶了进去。

    等阿秀走了以后,顾夫人才似笑非笑地看了顾靖翎一眼:“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应该和我说一下?”

    顾靖翎看了一眼阿秀离开的方向,轻笑道:“我以为娘您应该老早就想到了。”

    顾夫人闻言,轻睨了顾靖翎一眼,他倒是好,得了便宜还卖乖!

    “我是想到了,但是这阿秀未必能想到吧,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可不想参合进去。”顾夫人笑眯眯地说道,心满意足地看着顾靖翎的脸色微变。

    她生的孩子,她自然是知道他的死穴在哪里。

    敢和她耍小心眼儿,还嫩着呢!

    ps:

    感谢慕枳,秋华晴望的打赏,么么哒~~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