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389

小说:医婚动人,一不小心爱上你 作者:唐家三少

    我这样的衣服,你看我爸爸妈妈穿着这样的衣服,也比你爸爸妈妈好看,还有江博博和白嫩,他们的衣服多漂亮。”

    言下之意,他们几个,就小李子的不好看!

    “真的吗?可是我还是喜欢我的衣服,因为我的,和我爸爸妈妈的一样。”

    小李子看看他们的,最后自信又回来了,他说完,跑过去拉着靳时的手,开心的喊:

    “爸爸,我们进去找那个刘胖子的爸爸比,让他知道我的爸爸比他爸爸帅了千万倍。”

    三家人一起进去幼儿园,他们三个大男人带着小孩子走在前面,楚欢和白鸽,李诗雨走在后面,看着靳时和小李子手牵手,父子情深的画面,忍不住打趣地说:

    “诗雨,你们的亲子装很漂亮。”

    “诗雨,你可以考虑接受靳时,他和小李子穿着亲子装,更像父子了。”

    李诗雨面上浮起一抹不自然的笑,视线停落在前面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身上,他们走路的要姿势也是一样的,真的,很像父子……

    今天的活动,安排了好几个,第一个比赛,是篮球比赛,后面还有踩气球,才艺表演等节目。

    篮球赛,靳时被分到和墨晋修,江博一组,上场前,他们两人用怀疑的眼神看着他:

    “你的伤没好,行吗?”

    “你要是不行,可别拉后腿,我答应了鸾儿,今天一定要赢的。”

    靳时瞪江博一眼,挺直了背脊,保证地道:

    “放心,我不会拉你们后腿的。”

    他以为今天要赢的只有他们吗,他也要赢好不好,他答应了阿靳,今天要当个好爸爸,一定帮他赢许多玩具的。

    球场上,靳时真的很拼,不过,李靳比他更拼,他们打球的时候,他喊得嗓子都哑了,那一声声地‘爸爸加油’充满了正能量,让靳时就算累死在球场上,也会觉得幸福。

    可他终究是有伤在身的人,太过拼命的结果,就是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疼意席卷时,他一个闪神,就被队员传来的篮球砸了个正着,砸到的地方,还正好是裂口的伤口处。

    疼意越发尖锐地窜过全身,他下意识地咬紧了唇,额头的汗,不知是热的,还是疼的,大颗的往下落。

    “靳时,球给我!”

    墨晋修眸光微变了下,冲他喊,在对方球员抢走球的时候,离他最近的江博欺身上前把球夺了过去,淡声问:

    “你行吗,要是不行,就先退场。”

    “爸爸加油!”

    场外,李靳的声音传来,靳时一咬牙,冲他摊开手:

    “给我!”

    江博挑眉,把球又传给他,靳时接住球,一个漂亮的转身,投篮,在裁判吹响结束铃之前,将篮球投进了蓝子里,以霸气地十比零,完胜了对手。

    “爸爸好棒!”

    李靳,苒苒,还有鸾儿三个人都欢喜得跳了起来,安安算是最沉稳淡定的一个,眉宇间也是溢满了骄傲。

    李诗雨却眉心轻蹙,眸光紧紧地盯着场上的那道身影,看着他大步走过来,她眸子里越发情绪复杂。

    靳时走出场外,将李靳抱起来,高高举过头顶时,一滴鲜血,滴在他脚边的地面上,他却浑然不知,满是笑意的眸子里映着李靳俊美的脸蛋。

    李诗雨眸光骤然一紧,想也不想,快步上前,把李靳从他怀里抱下来,眸光停落在他右臂上,沉声问:

    “你的手臂,怎么回事?”

    靳时眸子微闪,忍着手臂上钻心的疼,镇定地说:

    “没有啊!”

    话落,他垂眸,视线瞟到地上的血迹,眼里又闪过慌乱之色。

    “那这血,是怎么回事?你的手臂受了伤,为什么还要来打球?”

    李诗雨把儿子放到地上,伸手去抓靳时的手臂,手捏到之处,正好是他伤口,他忍不住闷哼了一声,她手放开,手心,都是血。

    看着手心的血,她脸上泛起一层苍白。

    他受了伤,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不用想,肯定是那晚上,难怪,他这些天不出现。

    她心头突然涌起一股怒意,他受了伤,干什么逞能地去打球,如今伤口裂了还不承认……

    见她脸色难看,靳时眼里闪过一丝慌乱,连忙解释:

    “诗雨,你别担心,我只是一点小伤口,刚才不小心裂开,包扎一下就没事的,真的。”

    “什么小伤口?”

    李诗雨很想不理他,转身走掉的,可是,他手臂衣服上浸染的血色,似一只大手紧紧揪着她的心,她做不到无情的转身。

    “就是不严重的伤口,我让墨晋修包扎一下,接下来的活动,不需要那么激.动的运动,伤口就不会再裂开了,我们不要扫了阿靳的兴。”

    靳时说完,墨晋修走了过来,接收到他的眼神,淡淡地说了句:

    “诗雨,你不担心他,这么点伤,死不了的,我帮他包扎一下就行了。”

    “诗雨,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墨晋修吧,我真的没事。”

    靳时害怕诗雨生气,连声解释。

    “是死不了,只不过会废了手臂而已对吗?你要是还想以后见到小李子,就马上回医院去,今天的活动,没有你,我们一样可以参加。”

    李诗雨怎么听不出墨晋修的话外之意,他手臂要是一点小伤,也不至于血浸透了衣服。

    墨晋修耸耸肩,幸灾乐祸的说:

    “诗雨说得对,你还是回医院吧,这里没有你,活动一样可以进行。”

    “妈妈,我们陪着爸爸一起回医院好不好,我不参加活动了。”

    小李子稚嫩的声音响在他们中间,靳叔叔是因为他,才裂开伤口的,他虽然想让别人羡慕他有这么帅气的爸爸,但他更关心他的健康。

    李诗雨不说话,只是神色清冷看着靳时。

    靳时之前不愿意去医院,是不想扫了李靳的兴,这会儿他都说了这样的话,他除了满心的感动外,还有什么理由拒绝去医院的。

    “好,我去医院。”

    幼儿园外面的街道上,一个披头散发,满脸污垢,穿着破烂衣裳,分不清是男是女的乞丐背着一个破包裹,手里拿着一个破碗一瘸一拐地走来。

    李诗雨和李靳陪着靳时去医院,走出幼儿园,阿阳立即迎了上来,看见他手臂上浸了血的衣服,他眉头皱了皱,关切地道:

    “时哥,我去开车过来。”

    说完,没敢看李诗雨,转身就跑向停车位。

    “诗雨,阿靳,我们去路边。”

    靳时指了指前面,李诗雨点头,牵着儿子跟他一起走向路边,等阿阳把车倒出来。

    等待的时候,靳时习惯地观察四周环境,不经意地一眼,看见从后面走来的乞丐,他视线落在他瘸了右腿上,脑海里闪过一道白光,心念转,眸色倏地一变。

    几乎是同一时刻,那乞丐从包裹里掏出一把枪,动作极快地对着他身旁的李诗雨开枪。

    隔着五六米的距离,子弹如风,刹时到了眼前。

    中间隔着一个李靳,靳时来不及做出应对,只是本能的喊了声‘诗雨小心’,抱着她,将她身子一转,用自己的后前,挡下射来的子弹。

    今天跟来的,不只是一个阿阳,还有其他手下,刚才阿阳去开车,他们身旁,也有两保手下跟着的。

    但那乞丐从掏枪,开枪,不过眨眼,他们谁都来不及阻止,听见枪响,才以最快的速度掏出枪,反击。

    子弹穿透肌肉,空气里,腥甜味,骤然浓烈了一分。

    李诗雨呼吸一窒,感觉到身后的男人身子一僵,那特殊的声音伴着他的闷哼声,钻进耳膜,她眼里,忽然就盈满了泪。

    她慌乱转头,看着抱着自己的靳时,他五官因为疼痛而皱在一起,但眉宇间,却有着释然,不曾伤到她,这样,很好。

    几米外,乞丐被他的手下打落了枪,活捉了。

    靳时嘴角,有血流出,映着苍白的俊颜,刺得李诗雨心一阵窒息的疼,她眼里的泪,在他嘴角的血迹里夺眶而出。

    一声“阿时”哽咽而慌乱的响在他耳畔。

    靳时心疼地蹙了下眉,想到什么,又扯起一抹微笑,骨节分明的大掌揽着她的腰还没有放开,借着支持自己的身子,温柔地说:

    “诗雨,不哭,我没事。”

    怎么会没事,她听见了枪响,听见了子弹打进肉里的声音,闻到了血腥味,看见了他嘴角的血……

    她心里,从没有这么害怕,这么慌乱过,她抓着他手臂的手剧烈的颤抖着,泪水,大颗大颗的往下落,哽咽地喊着:

    “你怎么这么笨……阿时!”

    她的话没说完,靳时终是支持不住自己的身子,腿一软,扑通地跪倒在地。

    “靳叔叔,你怎么了?”

    一旁的小李子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看见靳时跪倒在地,哇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李诗雨面上刹那雪白如纸,她跟着靳时跪倒的身子蹲下了身子,泪眼朦胧地扶着他身子,慌乱的喊:

    “阿时,我们去医院,马上去医院!”

    阿阳跑了过来,幼儿园里,听到枪声的江博和墨晋修等人也跑了出来,靳时嘴角溢出的血,越来越多,他知道,自己要死了。

    他眼皮很重,但不愿闭上眼睛,艰难地抬手,替李诗雨擦泪,心疼地说:

    “诗雨,答应我,我死了,你不要伤心。”

    “不,你不许死!”

    李诗雨拼命的摇头,她不要他死,不要,他答应过,要用下半生来弥补她和小李子,答应过,要做一个好爸爸的。

    “靳叔叔,你不会死的,墨叔叔很厉害,他一定能救好了你,墨叔叔,你快救救靳叔叔。”

    小李子看见跑过来的墨晋修,立即大声地喊。

    靳时努力地保持意识清醒,努力地睁大眼,努力地看着心爱的女子,他这一生,最幸福的,就是爱上了她,他不舍,有千千万万个不舍,可是,他感觉到了生命正一点点地从体内流失。

    他艰难地说:

    “诗雨,我怕自己坚持不了了,你不要哭,看到你哭,我会心疼。”

    “你答应过,要照顾我和小李子的。”

    李诗雨不想哭的,可是泪水不受控制地往外流,她看不清他的脸,她颤抖着手去擦他嘴角的血迹,她好害怕好害怕……

    “诗雨,记着,我爱你……”

    靳时在墨晋修和江博到了面前时,对诗雨说出最后三个字,再也支持不住地闭上了眼睛。

    “阿时!”

    李诗雨悲伤而绝望地喊,她心跳,似乎也从那一刻停止了跳动,呆愣地看着墨晋修和江博反时弄到了车上,听着他们说马上回医院。

    视线里的一切,突然变幻,她眼前浮现出多年前,月色下的俊美少年,他牵着她的手,低吻着她的头,在她耳边喃喃细语:

    “诗雨,我喜欢你!”

    “诗雨,我爱你!”

    “诗雨,我要你一辈子都快快乐乐地……”

    “诗雨,诗雨……”

    “诗雨,我们上车,靳时不会有事的。”

    楚欢和白鸽把她扶起来,她双腿发软,完全无法自己走路,转头,看着儿子泪眼朦胧,她心又一阵狠狠地窒息。

    “对,他不会有事,一定不会有事!”

    她自言自语地说,他要是敢死,她会恨他一辈子!

    ……

    几米外,被抓住的乞丐看着靳时被抬上车,看着李诗雨伤心欲绝的样子,他忽然仰天大笑,笑着笑着,那张满是污垢的老脸上又布满两行泪,又哭又笑地说:

    “菁菁,我没有杀了你的情敌,但我把你爱的男人杀了,你在黄泉路上不会孤独,以后,他会陪着你。你一定不要再像之前那么爱他……”

    ============================================================================

    感谢陪夜子写完这个故事的所有美女们,因为有你们的支持,夜子才有了码字的动力。

    因为靳时一开始被仇恨蒙蔽了眼,深深地伤害过诗雨,做为惩罚,这里,就不写他是生是死了,大家可以去新文【医手遮天,男神高攀不起】找答案。

    故事在这里结束了,但在新文,还在继续,新文,不仅是安安和鸾儿的故事,还有苒苒,李靳,以及程景渊和苏琳的儿子程子骞,黑鹰和景怡的儿子简炫,乔睿的儿子乔以夜,乔以薰的故事。

    本书由(兰心素语凝)为您整理制作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