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103

小说:医尘不染爱妻入骨 作者:唐家三少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是冷声道:“放心,我不会和你抢功的,我只是偶然路过,然后知道了谁是凶手!但是,这个凶手,确实是一个非常出名的外科医生,但是他的精神方面有问题。”

    卓御风说完转身就走了,留下愤慨不已的宋旭尧在原地!

    吴康在警察局外等卓御风:“卓sir,我可以走了没?”

    “当然可以了!”卓御风看着他,“代我多谢贝染,如果不是他给我灵感,我还没有这么快找到凶手!”

    “卓sir客气了!”吴康马上道,“其实这个地方,我和染姐是一点也不想来,倒是欢迎卓sir来我们公司,我们做婚庆策划的……”

    “好!”卓御风点了点头。

    于是,吴康第一时间开车来到了郊外案发现场,他见顾倾尘和贝染是并排而立,他向他们挥了挥手。

    贝染这时,主动的挽上了顾倾尘的手:“走吧!我们回家了,让吴康做司机。”

    顾倾尘伸手握住了她的小手,两人一起从案发现场走出来。

    “染姐,凶手抓到了!”吴康开心的说道,“果然和你猜得是一模一样!”

    贝染上了车道:“我不是猜的,我是有理有据,大胆的假设,小心的求证罢了。你们看过《沉默的羔羊》没有?那是一部很早就的老片,但非常的经典,其中男主角是一个心理变-态的博士医生,我只是没有想到,现实生活中也有这样的医生……”

    她说着,还是觉得害怕,不由向顾倾尘靠了靠。

    顾倾尘将她拥进了怀中,“下次不准再参与这样的case了!你也知道,这凶手是变-态的残忍的,万一是你刚好被他遇上了怎么办?”

    “顾医生说得对!”吴康马上就帮腔了,“染姐,下次我们不要再参与进来了!”

    贝染无辜的噘了噘她的小嘴:“我也是无意中发现了案情的线索……彤姐给我看了尸检的照片之后,我想起了那天经过大桥时,在桥底下一个男人拿着锋利的手术刀,手起刀落之间将青蛙的皮剥下来……”

    她说到了这里,还是忍不住的皱眉,“还有,桥底离案发现场并不远,他完全可以在短时间内作案的,但是,他一个人怎么可能用哥罗芳同时迷晕四个男人呢?其实这件案子还是有疑点……”

    “染姐,管它幕后还有谁在指使,你就不要再想了,这是他们警察应该做的事情!”吴康露出了他的两颗大龅牙,说道,“我这幼小的心灵啊,在经过了这么残忍的case之后,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平复了……我短时间内,是绝对不敢吃肉了,我一看到肉就想吐……”

    顾倾尘这时也严厉的对怀中的女人道:“贝染,这件case到此为止!你敢再参与,别怪我对你惩罚过重!”

    贝染这时委屈的看着他:“你刚才那么凶,还冤枉我……”

    她刚才带他过来案发现场,只是想他以一个专业外科医生的角度去看待这一宗case。

    可是,他呢?

    她都什么也没有说,他就为她定了罪!

    顾倾尘低头吻她噘得高高的红唇,贝染则是耍脾气的躲过了。

    “还有,那个宋旭尧肯定不是好人……”贝染生气的道,“他居然跟踪我们……”

    “以后不要和他再有任何的接触。”顾倾尘打断了她的话,“听到了我的话没有?”

    “你还凶我!”贝染瞬间就睁大了杏眸。

    顾倾尘将她拥紧了来,“我不想你牵涉进来,小东西,非得要我动气么?”

    “反正我就是不爽!”贝染哼了一声,“你冤枉了我……”

    “那回家后,我让你爽!”顾倾尘在她的耳边,用只有她听得到的声音说道。

    贝染伸手就去捶打他的双肩,“顾倾尘,你和宋旭尧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顾倾尘的俊脸渐渐的冷了下来,他没有说话,沉默当是默认了。

    贝染亦是明白,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战争,也只有两种之争,一种是为了财富而争,第二种是为女人!

    小东西,专心点

    至于财富,两人根本不可能的,一个是警察,一个是医生,他们两人不在一个频道,不存在商界之争。

    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女人之争了!

    又或者,是贝染在他的医生办公室里见到的那枚钻石戒指的女主人?

    贝染的眸光凝视着顾倾尘。

    沉默,让车内的气氛变得凝重了起来。

    她还在他的怀里,但却是能感觉到他的隐隐的伤痛。

    吴康将车开到了湖畔别墅,贝染下车的时候说道:“现在也很晚了,你开车回去吧!明天早上过来接我上班。”

    “是!”吴康将她的车开走了。

    两人一起回到了家,顾倾尘看着她:“先去洗澡,我去看看孩子!”

    “好!”贝染去了主卧室,她去洗了澡,然后很快就跑出来了!

    顾倾尘看过了孩子们,在阳台上抽烟,她则是直接跑向了他。

    她在他的怀里颤抖着,他伸出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后背,语声有几分凌厉:“现在知道怕了?”

    贝染伸手抱紧了他的腰,“看电影和真实世界是完全不同的,我也告诉自己不要怕,可是在浴室里时,我的脑海里,会自动浮现那四个男人被剥了皮的身体……”

    顾倾尘的语声虽然凌厉,但却是捻熄了烟,一只手抱着她,另一只手拍打着她的后背,他没有说话,但温暖的气息,却是让她感觉是好了很多。

    她只有抱紧了他,她才不会害怕!

    他伸手将她抱起来,放进了两人的大里,“来,我去洗澡,一会陪你……”

    “我也去……”她说了之后,脸红了!

    两人共浴的画面,在以前也不是没有过。

    顾倾尘伸手再度将她抱了起来,然后,弯唇在她的耳边道:“你去做什么?服侍我……”

    与其让她去想那些惊悚恐怖的画面,他宁愿她只想着她和他一起旖旎的画面。

    贝染低声道:“又不是没有服侍过你……”

    浴室里。

    秋天的夜晚,有着几丝凉意。

    顾倾尘习惯用冷水来冲洗,贝染坐在了一旁的浴缸边沿上,她只要看着他,她也就不会害怕,反而是安心的。

    他的体形,非常的健美。

    她也是时常会翻翻时尚杂志,他比起那些专业模特还要好看!

    贝染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侧面,他的正面……

    而顾倾尘也在凝视着她,她穿了一件宽松的棉质睡衣,双眸转也不转的看着他。

    只是,他在她的注视下,某处开始长大……

    贝染亦是注意到了,她弯唇一笑,他不是在冲冷水澡,这也能大起来!

    顾倾尘一见她在笑,他一伸手,将她拉了过来。

    “不要,很冷……”贝染马上就像兔子一样的挣扎着,她不喜欢洗冷水。

    而此时的冷水打在了她的身上,不会冷,但有一些凉,让她情不自禁的就想要寻找温暖之源。

    这是人类的本能。

    她一伸手抱住了他!

    顾倾尘将她的睡衣丢弃在了地下……

    凉凉的水,直接落在了她的皮肤上,她轻轻的颤抖着,可是,他的皮肤却又是那么的温暖,让她忍不住的想要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顾倾尘凝视着她:“小东西,看看镜子里,只有我……和你……”

    拍恐怖片的场景之一,就是少不了浴室,镜子是一个特别好的道具。

    贝染刚才进来洗澡,自然而然的就会想到。

    贝染这时看着镜子里,她被他抱在怀中,两人是相拥而抱的。

    是的,此刻只有他,还有她。

    她的脑海里再也没有了恐怖剥尸的画面,她只有他……

    “一定是太久没有在这里做的缘故了……”顾倾尘低声在她的耳边说道。

    他的气息是温暖的,而花洒里水的落在她的身上是凉凉的,贝染被这样一冷一热的不同的感觉交织在了一起。

    他们还是没有离婚之前,在这里……

    顾倾尘伸手滑过她光滑细嫩的肤色,拨开萋萋芳草之际,感觉着她的水润,他挑眉:“你不是在害怕?还这么兴奋?”

    贝染红着脸望着他,对他的依赖已经是越来越多了。

    “我最初是害怕,一个人在这里就害怕,可是,有你在就不会……再害怕……”贝染凝视着他,“因为是你,倾尘……”

    她会这样如夜露滴落在他的掌心,她会在他的指尖颤抖收缩,她会情不自禁的想要依靠着他!

    只因为,是他啊!

    听着她动情的语言,还有她的眸光之中,只有他一个人。

    顾倾尘毫不犹豫的将她扣紧,然后一举穿……透……

    他在贝染的尖叫声里,让她不再害怕,她不会再是一个人。

    花洒上的水,还是不断的滴下。

    只是,贝染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冷水变成了温水。

    他不想她再感冒受凉,他早就调回了温水,只是,她的灵魂都在和他一起飞舞,哪里知道他转换了开关!

    “倾尘,叫我的名字……”贝染的语声颤抖。

    “小东西……”顾倾尘呢喃着,唤着对她的爱称。

    贝染不满的嘟嘴:“小东西是谁?”

    “你说呢?”顾倾尘邪魅的气息,缭绕在了她的耳畔,虽然有对话,虽然眼角眉梢尽显妖孽般的激情,可是,他的动作依旧是没有停,坚定不已的和她在一起。

    “我不知道……”贝染哼哼……

    她相信,她的感觉是不会出错的。

    这个宋旭尧肯定是和顾倾尘的前任女朋友有关系的,又或者是和他六年前的结扎之事有关……

    她亦是明白,他的前任,不是她嫉妒或者是吃醋的理由!

    但是,他和宋旭尧之间惊世骇俗的战争序幕拉开,她也猜得到,将会是一个多么惊天动地的故事!

    “噢……”贝染一个尖叫!

    “小东西,不专心!”顾倾尘惩罚似的说道,而且还身体力行的让她知道,不专心的后果是什么!

    贝染赶忙求饶:“倾尘,我的心里只有你,只有你……”

    “还有呢?”他丝毫不见缓和。

    “我的身体也只有你……”贝染委屈的噘嘴……

    顾倾尘低头吻上了她的红唇:“乖……”

    她却是不乖的道:“你都没有说我是谁?”

    顾倾尘何尝不知道她的心思!

    她的心思八面玲珑,她哪会猜不到,他和宋旭尧之间,或者是滔天大仇!

    “他还没有那本事会阻碍我们在一起的。”顾倾尘给她一粒定心丸吃。

    贝染和顾倾尘都知道,他――就是指宋旭尧。

    贝染依然是不依不饶:“我是谁?”

    顾倾尘将她反了一个面,他在她身后和她紧密的贴在一起,然后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在蕴满了雾气镜面上写道:

    贝染――我的妻。

    男人不擅长说,但最擅长去做。

    贝染是深有体会,她最后怎么回到了上,她都不记得了!

    只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就快十一点钟了。

    顾倾尘早就去了医院上班,她上班也迟到了!

    贝染看着秋天的阳光洒在了房间里,她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然后起身去梳洗,路过浴室时,她推门进去,看见了干了的镜面上,隐约可见那几个字。

    那是他握着她的小手,一笔一画的写成的:贝染――我的妻。

    贝染不是一个小气和纠结的人,过去的一切,就让它过去!

    现在和将来,才是她和他要共同去把握的、创造的和憧憬的。

    贝染忽然心起,她去拿了手机,然后将浴室墙壁上已经模糊的字画给拍了下来,留在了手机的相册里。

    当她收拾好了去到了公司后,吴康一直在朝她挤眉弄眼的笑着。

    “收起你的龅牙!”贝染哼了一声。

    吴康跟着她进了办公室,“早上我在湖边别墅遇见了顾医生,他说你今天不用上班!”

    贝染昨晚是累了!

    她希望和他一直缠-绵下去!

    或者,以前不算是在乎,所以,他和谁在一起,他在做什么,她也可以不去想。

    现在不同了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