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节阅读 147

小说:医尘不染爱妻入骨 作者:唐家三少

我要勺棠小说,点击进入

    他的喉结上,摩挲着他那一粒男人的象征,她竟然是觉得特别的迷人。

    “小东西,你这是在准备解剖我的身体吗?”顾倾尘不由笑了。

    他在说话的时候,喉结也在不断的震颤着,贝染的小手指,亦是马上感觉到了。

    她俯低身体,“顾大医生,想我怎么解剖?用手指?还是用唇……”

    今天加更了三千字,色妈多爱你们啊!给色妈一点阳光她就灿烂了!来吧来吧!

    贪心,他都要

    清晨的阳光里,黑色真皮的沙发上,躺着一个俊美的男人。

    而他的身旁,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贝染的手指一直停留在了他的喉结处,男人和女人本质上就不同,身体构造上也是不同的。

    贝染这一刻看着顾倾尘,只想起了《卫风》里的句子来。

    瞻彼淇奥,绿竹猗猗。有匪君子,如切如磋,如琢如磨。

    贝染自然是不会用手术刀去解剖他,因为她不会这么做。

    用手指或者是用唇……

    可是,无论哪一样,在顾倾尘听来时,就是有着特别的意义。

    只是,顾倾尘这个人,不仅是霸道,还很贪心,他道:“我都要!”

    “哇,好贪心!”贝染迎着阳光笑了起来。

    不过,贝小姐现在心情好,贪心和霸道都不是问题。

    宗政一直是她心头上压着的一块巨石,现在解决了这样的一块巨石,她的心里自然是很高兴的。

    虽然说,顾倾尘是医生,他有责任治好宗政。

    可是,贝染也是一个容易感恩的人!

    “我是贪心,你给不给?”顾倾尘眯了眯眼。

    贝染得意的笑道:“顾大医生主动求解剖,小贝如果不给力的话,岂不是不给顾大医生面子?我――贝染,自然是乐意之至,而且为此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她说着时,已经是伸手解开了他的衬衫扣子……

    而唇也是如影随形的,在他的喉结处……

    柔软的舌头,和突起的喉结相接触。

    她的手指,亦是在他健美的皮肤上滑动着,如葱段般雪白的指尖,滑过他有如阳光般健美的肤色。

    贝染调皮的舔了舔,然后凝眸看着他,“我要解剖你的肋骨,据说,一个深情的男人,他的身上少了一块肋骨,而那个他深爱着的女人,就是他的那根肋骨……”

    贝染一边说着,就一边煞有介事的数了起来,“一……二……三……”

    她的吐气如兰,她的芬芳迷人,她俏皮可爱的躺在了他的身上,掀开了他的衣衫,貌似非常认真的非常好学的数着肋骨……

    由于是两人面对面的,她压在了他的上面。

    她在数着数一呼一吸之间,无意之中也会和他的胸膛接触到,隔着薄薄的衣衫,他亦是能感觉到了她的柔美馨香。

    这样的场景,对于一个清晨的男人来说,那是多么大的诱-惑力!

    “顾大医生,你有二十四根肋骨……”贝染说道,“那我是不是有二十五根肋骨啊?”

    “来,我来数……”顾倾尘伸手将她的腰扣住,大手就滑进了她的衣摆里……

    贝染马上在他的身上像是猴子一样的蹦来跳去,并且是扭来扭去的,“你是被我解剖的人,哪里能动?你不准动……”

    顾倾尘不由感叹了一声,要等她“解剖”完毕,他早已经是爆掉了血管了!

    就在她在他的身上不断的动来动去时,忽然她的脚一下踹到了客厅的电话。

    “你好!我是家里的主人贝染,我现在不在家,不能接听你的电话,请在哔一声之后留言……”这是贝染的录音。

    紧接着是一段吴康的声音:“染姐,今天在教堂举行婚礼,我知道吴康醒来,你高兴就不来了吧!反正他们的婚也不过是骗人的而已……”

    贝染这时赶紧从顾倾尘的身上爬起来,她差点忘记了秦超和伍琼今天结婚的事了。

    她一看时间,“今天的解剖,先延迟,我去办完了这件case才能回来。”

    她说着时,就跑上楼去换了一件素色的旗袍。

    而这时,顾倾尘也拿过了一件风衣,贝染给他穿上了风衣,抬眸儿望他,“你要去医院吗?”

    “我跟你一起过去!”顾倾尘说道,“我今天休假,陪你去吧!”

    贝染笑了,他们一起走出去时,却是看到了有一个女孩子正拿着一本财经杂志在看,而封面人物正是顾煜城。

    由于顾倾尘和顾煜城长得很像,这个女孩子不由多看了几眼顾倾尘。

    贝染的语声有些轻,还有些小:“前天的事情……”

    一提起了前天的事情,顾倾尘的眼神瞬间一严厉,“我可不准前天的事情再次发生的!”

    “其实我……”贝染想解释。

    可是,顾倾尘却是霸道的打断了她的话,“我不希望你见顾煜城,无论什么理由!”

    本来早上还好好的气氛,因为贝染提到了前天和顾煜城的事情,顾倾尘的态度再次霸道了起来。

    贝染的小嘴儿嘟得高高的,他都不知道她去找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就这么霸道的命令她!

    顾倾尘自然是不想她牵涉进了六年前的案子里,他希望她好好的,她和孩子们都好好的,所有的事情他一个人来做就行了。

    然后,贝染听到了顾倾尘这样一句话:“贝染,你还是在婚内时乖!”

    贝染在婚内时,她不会去碰触他的所有事情,哪怕是偶然遇上了,她也会乖巧的绕道避开。

    因为,她明白,那不过是契约婚姻,她只是一场交易,所以,她尽职尽责的扮演一个顾太太的角色。

    可是,现在,她不满足这些了!

    她想和他在一起,她希望能帮他找回六年前的幕后黑手。

    但是,她没有解释。

    解释什么呢?

    解释这一切的作法,是因为她爱他吗?

    可能,也许,他不喜欢她这样去爱他的方式!

    他就喜欢她像是一只乖巧的兔子一样,呆在他的身边就好。

    “那你就喜欢以前的贝染算了!”贝染低低的哼了一声。

    顾倾尘和她已经是走到了车前,他一手将她抵在了车门上,“小东西,跟我闹脾气是不是?知不知道你头破了时,我有多难受?还敢跟我赌气?我看你就是三天不打就上房揭瓦!”

    “那你打啊!”贝染豁了出去。

    结果,“啪啪啪”三巴掌!

    贝染知道他虽然没有用力,可是这动作,他是在教训她!

    “你……”贝染的美眸儿瞪着他,他这个绅士竟然这般无理的打她这个美女的小屁屁!

    顾倾尘凝视着她:“不想去主持这个case的话,就继续……”

    贝染的小手抚着臀,“顾倾尘,你这个暴君!”

    “暴君?”顾倾尘重重的哼了一声,“你还就说对了!对付你,没有一点暴力,怎么行?”

    “如果人家知道这个豪门绅士你这个大医生,其实又霸道又小气又暴力的话,人家肯定不相信的。”贝染瞪着他。

    “别人相不相信,我一点也不在乎,可是,小东西,你给我记住了,我就是又霸道,又小气,还暴力!”顾倾尘捏了捏她的白玉耳垂。

    “算是领教过了!”贝染侧过头,不让他这般的欺负她的小耳朵,可是,这个男人竟然是拉着她的耳朵不放。

    “那就要乖!”顾倾尘伸出手指,敲着她的头。

    要知道,她的头破了,他比任何人都难受!

    哪知道才刚刚好,她又被人袭击了。

    他这一次在救醒了宗政之后,就会全力的查彻此事了,所以,哪容她再受一点损伤。

    “总是叫我乖,你呢?你忙了这么久,人都瘦了!也一直没有睡过好觉,你不用跟我去教堂了,我自己去完成这件case就行了。”贝染心疼他一直这么累。

    “我是男人!”顾倾尘霸道的道:“我不累!一看你在外面,我就不放心!”

    虽然是被他责骂,可是听着这些关心的语言,贝染仍然是觉得心里很开心的。

    “那好吧!去就去!”贝染也不是拖泥带水之人,她于是爽快的说道:“你顺便看一看今天的男主角究竟是什么病?”

    “敢情我去还是义诊了?”顾倾尘就算是要去,也是为贝染而去的。

    “你不是说坚持要去吗?”贝染狡黠的一笑。

    他要么不去,就在家好好休息。

    他要去,却是要帮她弄清楚秦超究竟是什么样的病!

    “那好,说说他是什么样的情况?”顾倾尘低头凝视着她。

    贝染想了想说道,“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例?秦超看上去像是古埃及的木乃伊一样,他的整个人看上去干枯而无力,形状是非常的恐怖……”

    顾倾尘这时也有了兴趣。

    “是吗?如果有人想去的话,可以求我……”贝染却是笑得狡黠而腹黑,“求得我高兴了,我就带你去……”

    第一更,祝晚安哦!

    顾医生是怎么求人的呢!

    毕竟顾倾尘是学医的,他也是想要见过各种各样的病例,这样的病例确实是非常的特殊。

    他听贝染这么一说时,他就更想去了。

    “走吧!”他说道。

    哪知道,贝染这时却是拽得二五八万了,她成功的挑起了他的兴趣之后,却是说道:“顾大医生,想去了解病人?你不是说不义诊么?”

    “我现在愿意了。”顾倾尘深邃的眸子凝紧了她。

    “你现在愿意了,我就要带你去么?”贝染伸手推开了他,带着几分嚣张的道:“求我啊!”

    顾倾尘看着清晨的阳光下她的俏脸,充满了朝气蓬勃的力量,仿佛是一株具有生命力的小树苗,正在茁壮成长一样。

    “确定么?”顾倾尘轻哼了一声。

    “确定!”贝染也哼了一声。

    忽然,顾倾尘将她抱起来,然后迅速的打开了后车门,他将她放在了后车座上,他则是高大的身影压了下来。

    他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腔上,“今天早上的肋骨还没有数完,我现在非常有兴趣数一数……”

    这就是赤果果的反威胁啊!

    要想听他来求她,这是不是要等到海枯石烂去了呢!

    “走吧走吧……”贝染赶忙说道,“再不去真的就要迟到了!虽然这一场婚礼,也不过是一个局而已,但是,我还是要尽到自己的责任啊!”

    顾倾尘伸手轻抚她的脸:“早说过,乖乖的不就对了!”

    他既然是决定了要去,就一定会去的。

    这一次,是他来开车。

    贝染坐在了副驾驶位上,不过,她也在忙她今天的case,虽然昨天确实是不在状态,但是,随着宗政的醒来,她的心中还是充满了感恩。

    其实对于顾倾尘要坚持和她一起去,她知道,这个男人决定的事情,她就不必再去劝说了。

    于是,顾倾尘一直将车开到了教堂。

    贝染下了车,就看到了吴康正在向她招手。

    “染姐,我们找人将秦超先生抬来教堂举行婚礼了。”吴康说道。

    顾倾尘微微的蹙眉,“为什么要抬来举行婚礼?”

    “他说他已经是病入膏肓了,所以在这最后的人生之前……完成这一件终身大事。”贝染解释道。

    “我去看看!”顾倾尘凝视着贝染。

    “好。”贝染带着他一起来到了秦超的面前。

    秦超已经是换了一身雪白的西服,这样的颜色,更是衬得他像千年僵尸的皮肤更加的恐怖了!

    “贝小姐,可以开始了吗?”秦超有气无力的问她。

    贝染走到了他的面前,“差不多了!这位是顾医生,他想看一下你的病情……”

    “谁让你这么多事的?”伍琼一身雪白的婚纱,她则是嚣张的骂了起来,“给了你钱,叫你准备婚礼就准备,我们不需要医生!”

    秦超这时赶忙说道:“不好意思,伍琼是我请来演戏的,她可能是觉得和我呆久了心情不好,无论是谁和我这样的人呆在一起,也会觉得心情不好,所以说话就难听了,贝小姐,真是不好意思,就不麻烦你的这位医生朋友了,我们开始婚礼的程序吧!”

    贝染望向了顾倾尘,“他不愿意,算了吧!”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