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大结局

小说:医诺千金,现任前妻别耍赖! 作者:唐家三少

    宋云洗完澡出来之后,盛千海已经躺在床上了。

    “还不过来?”看出宋云的犹豫,盛千海眉头微皱,嗓音也跟着冷了下来,“叶飞没教过你怎么做?还是夜不归里那些女人都是摆设?”

    盛千海语调轻佻,神情却带着一抹讽刺。

    宋云咬了咬唇,她一手捂在胸口前,低头朝他走去。只是那步子实在是太慢了,短短几步路硬是被她耗去了几分钟。

    眼看着宋云走到了床边,盛千海嘴角一勾,一把扯住了宋云的手腕。他手上用力,宋云脚下一个趔趄,整个人便朝着他的方向扑了过去。

    与此同时,盛千海另一只手飞快的扯掉宋云身上围着的浴巾。只见白色浴巾在他眼前一闪,下一瞬一具白花花的身体已经投入他的怀里。

    “你……”突然,盛千海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的眼神,他看着宋云的眼神从火热到冰冷。

    宋云却心情大好的弯了弯嘴角,比起她出浴室时的紧张和无助,此时的她仿若一朵花一样娇媚。

    “没想到吧?”宋云手上微微用力往前送了送,她脸上的笑格外灿烂。而她手上正拿着一把短刀,刀刃已经刺进了盛千海的腹部,血从他的指缝间渗出。

    盛千海的脸色越来越白,他没想过自己筹谋了许久,却全都毁在一个女人身上,而且还是一个和夏梓欣有几分相像的女人。

    “不记得我了么?”宋云嘴边勾出一抹如罂粟花般的笑,她冷冷的看着盛千海,抹了血的手指在他脸上蹭了蹭,“还记得那个在医院里被你打得半死然后送走的女人吗?”

    盛千海双眼正大,他张了张嘴,却始终发不出一个音节。他清楚的看到宋云眼中的恨意,那么的触目惊心。

    “我不过是说出了事实,就被你手下那些人糟践了整整三天。”宋云的声音仿佛来自地狱一般,充满了恨意和怨气,“你知道我当时在想什么吗?我想你死!”

    不是诅咒的话语,而是真的用行动让他去死。这就是宋云活下来的目的,亲眼看着盛千海死在自己面前。

    换句话说,当初她有多想活下来,如今就有多想让他死。她可以忍受着那些非人的折磨,从那魔窟一样的地方逃出来进入夜不归,为的就是希望有一天可以亲手报仇。

    得知盛千海被抓且已经死了的消息时,宋云心里十分绝望,直到那天在夜不归重新看见盛千海,天知道她当时有多么的激动,甚至迫不及待的想要杀了他。

    “盛千海,再见。”宋云轻笑,她缓缓抽出刀子,然后又在他脖子上补了一刀。

    而盛千海睁大的双眼,再也没有闭上过。

    ***

    很快,盛千海的死讯传遍大街小巷。没有人知道这个本该死了的人为什么会再死一次,而且还死状恐怖,除了那张脸完好外,身上就没有一处好地方。

    顾安成得知消息的时候,向东正好打听到了盛千海的藏匿地点,而盛千海也是死在那里的,就在距离顾安成别墅不远的一栋别墅里。

    “顾总,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向东跟顾安成报告完所有之后,见顾安成眉头紧皱,他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

    顾安成敲了敲桌面,他抿唇沉思了片刻,最后抬起头看向向东,“很多事情,盛千海一个人做不了,他身边应该还有其他人。”

    有其他人在帮着盛千海办事,那么能对夏梓欣造成威胁的人或许还存在。

    向东拧眉沉思,他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匆匆走了出去,不一会他抱一个文件夹走了进来,“是陆遥和舒池。”

    “什么?”顾安成不明所以的看着向东。

    向东一脸兴奋的说:“那别墅的主人虽然是个陌生人的名字,但可以查到他跟陆遥有一定的关系,而且我之前收到消息,有监控拍到舒池进出过别墅。”

    以此来推断,舒池应该和他们是一伙。毕竟,从动机上来说,也比较符合。

    就在向东和顾安成确定了对夏梓欣有危险性的人,顾小白突然打来电话,说是圣安疗养院那边出事了。

    陆遥不知道怎么就进了圣安疗养院,并且劫持了夏梓欣,监控画面最后一次捕捉到他们的时候,是在十分钟之前,圣安疗养院的后楼梯。

    顾安成二话不说就往圣安疗养院赶去,因为盛千海的死,他早就安排好的人都还没有进入圣安疗养院保护夏梓欣,谁能料到竟被陆遥钻了这个空子。

    ***

    圣安疗养院顶楼天台,陆遥右胳膊抵在夏梓欣脖子上,他左手里拿着一把尖刀正对着她的肚子。只要她稍有一些反抗的举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刺向夏梓欣的小腹。

    “陆遥,把刀放下好吗?”这一路上,夏梓欣都在尝试说服陆遥。

    但陆遥却不为所动,只是他的体力很差,几乎走不了多久就会停下来休息。

    天台的门被突然踢开,令夏梓欣没有想到是,第一个赶来的人居然是舒池,他在看到眼前的局势后,立马减慢了走过来的步伐,“陆遥,你别乱来。”

    “滚,我要她着我一起死。”在见到舒池之后,陆遥的情绪变得很紧张。他知道自己时间不多了,现在的他体力消耗的十分厉害,机会真的只有这一次了。

    舒池当然很清楚陆遥现在的身体状况,他一边慢慢的靠近着陆遥,一边观察着他的状态,他发现陆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低头咳嗽两声。尽管这个时间非常短暂,但对于陆遥而言可说是一个再好不过的机会。

    于是,就在陆遥再次低下头的那一瞬,舒池猛地扑了过去。也不知道是他用力过猛,还是陆遥自己本身站不住脚,舒池这么一扑,陆遥整个人都往后倒去。

    陆遥的身后就是天台边缘,他后仰着倒去,脚下被横在地上的管道绊住,下一瞬他整个人跌出了天台外,身体从高空坠落。

    夏梓欣也被陆遥带着往天台外闪了一下,幸亏舒池及时伸出手将她拉了回来,只是她肚子上还是挨了陆遥一刀。

    “你怎么样?”舒池紧紧抱住夏梓欣,他打横抱起夏梓欣,飞快的朝楼下跑。

    夏梓欣脸色渐渐惨白下去,她皱着眉想要挣扎,身体却一点点没了力气,到最后她连睁眼的劲都没有了。

    “夏梓欣!别睡,看着我,你回答我啊!”直到这一刻,舒池才意识到自己对她的感情远超过他的想象。

    “醒醒,只要你没事,我做什么都愿意!”舒池大叫着,他脚下一个趔趄,下一瞬他宁愿自己单膝猛地磕在地上,也要紧紧抱着夏梓欣。

    是啊,只要她没有事,他做什么都愿意。此时此刻,在舒池心里,只要夏梓欣没有事,哪怕他们不能在一起,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

    夏梓欣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在医院里睡了一天一夜,这场灾难般的闹剧终于结束了,好在她和肚子里的孩子都平安无事。

    顾安成赶去找她的时候,正好舒池带着她从楼上下来。临上警车前,舒池只有一个要求,那就是希望顾安成能照顾好夏梓欣他们母子。

    在夏梓欣全心养胎的时间里,慕清荷曾经回来过,她本想插手顾安成和夏梓欣之间的事情,但她还没来得及行动,顾海轩便向有关机构提出离婚申请。

    顾安成当初送出去的女人,是当年代孕的那个女人。当初那女人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之后,慕清荷时刻感觉到来自于这个女人的威胁,她认为顾海轩爱上了那个女人。尤其是在那女人生完顾安成之后,慕清荷发现顾安成根本就没有和她相像的地方,所以她深信顾安成是那两个人结合后的产物。

    因此,当年慕清荷迫不及待把那女人送走,对待顾安成的态度也时好时坏,更别说是对夏梓欣的态度。

    只是顾安成也没想到顾海轩真的会为了那个女人和慕清荷离婚,不过也好在因为这一点,慕清荷根本没有时间来打扰夏梓欣。

    但不管怎么样,顾海轩是铁了心要跟慕清荷离婚,两人的离婚官司打了一场又一场。顾海轩从最初的什么都迁就慕清荷到最后什么都要跟她争,两人婚姻在苟延残喘了三个月后终于结束了。

    听说法官最后判定批准他们离婚的时候,慕清荷整个人都崩溃了,她甚至在法庭上大吵大闹毫无优雅可言。

    从慕清荷被人赶出法庭之后,再也没有人见过她,至于她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更是无人可知。但通过出入境记录来看,慕清荷一直都没有离开那个国家。

    ***

    都说女人的心是敏锐的。在夏母被胭脂保护的那段日子里,夏母很快就发现了胭脂的异样,两个不同年龄段的女人在某个夜里相互交流,夏母这才知道了一些她从不知晓的事情。

    当年夏启明因为保护了盛千海而招惹了不该惹的人,引来了报复。后来他在事故中遇见了早就对他倾心的胭脂,胭脂便制造了夏启明死亡的假象。

    实际上,那时候夏启明只是受了很严重的伤,胭脂请了医生来替他治疗,后来送往医院的时候,院方诊断出夏启明患有癌症。

    所以,夏启明才没有回去找夏母和夏梓欣。他认为,既然结局已经注定了,那么就别让那两母女为他的死哭了一次又一次。

    在夏启明人生中的最后一段时光里,是胭脂陪在他的身边。据胭脂所说,那是她最美好的一段日子,尽管夏启明的心里从来都没有她的存在,但她依旧过的很快乐。

    夏母不知道的是,在夏启明人生最后一段日子里,胭脂经常会陪着夏启明晚上偷偷去见他们两母女。就算是夏启明过世了,她也一直关注着她们母女的情况,只为了能每天对着夏启明的照片说说她们的生活。

    至于那个胭脂很喜欢的杯子,是夏启明为她做的。她仍然记得,他说过,他这一生没什么能给她的,那么至少留一个可以为她做点什么的杯子。可夏启明不知道的是,这个杯子在他离开后的岁月里,成为胭脂心中唯一的依靠。

    许是因为两个女人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的缘故,胭脂和夏母不仅没有因此翻脸,反而成了最好的姐妹。在之后的日子里,两人常常在一块逛街,或是为夏梓欣肚子里的宝宝做参谋。

    ***

    一年之后,顾安成带着夏梓欣和出生三个月的女儿去狱中看望舒池。

    当舒池和顾潇然的手隔着玻璃窗贴在一起的时候,舒池眼中蓄满了泪花。

    “舒池,等你出来,潇然认你做干爹,好不好?”夏梓欣看了眼怀中冲舒池咧嘴笑着的女儿,抬起头极为认真的看着舒池。

    “我……可以吗?”舒池显得有些惶恐。

    顾安成摸了摸宝贝女儿脸蛋,对着舒池重重的点了点头,“你是最合适的人选。”

    当年,如果不是舒池,夏梓欣早就和孩子一起死在陆遥手中。所以,夏梓欣母子的命,是舒池救下来的。

    舒池热泪盈眶的看着正对他笑得很甜的小奶娃,他一边笑一边流泪。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