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 番外

小说:姨娘 作者:唐家三少

    贾赦自这一回南下之后,在他此生余下的时间里,再也没有回过京城。

    即便是在他六十岁那一年,皇帝曾经两次下诏传他进京,贾赦却依然没有再踏足京城一步。而是以年老体衰,不堪长途跋涉之苦为由,写了请罪的折子让贾瑚代他递了上去。

    被革去世袭爵位和官职的贾赦,身上只余凭借战功而功封的一个闲散子爵在身。虽无先时的位高权重,风管无限。却也难得的保全了一家老小,甩掉了积压了几十年的亏空。也不似先时需要时刻小心翼翼,步步谨慎。真可谓是无官一身轻。提早享受起江南田舍翁的悠闲生活来。

    虽然贾赦的曾祖贾源和贾演兄弟二人是以战功起家,最后二人一起分别功封为宁国公和荣国公。但是贾家素来却是以诗传家,且族里又设有族学,族里子弟到了六岁的年纪,不论贫富都是要到族学里启蒙念的。

    起先,因着家族传袭了百来年,后来又有元春封妃归省,一时间鲜花着锦,烈火烹油。贾家一时风头无两,远近亲族皆与有荣焉。

    谁知,水满则溢,月满则亏。一夜之间,大祸至,元春暴毙于宫闱,贾家牵涉到忠顺亲王的谋逆案中,几乎遭受灭族之灾。

    短短几年时间里,族人深切的体会到了何谓盛极而衰,一损俱损,一亡俱亡。

    虽然,后蒙圣上隆恩,贾家基本得以保全。只是没有了以前的那份耀人眼的虚假的荣华富贵。

    贾赦带着子弟们南下,待安葬完贾母,安顿好混乱的贾府后,方才有了闲暇来整顿族里的诸多杂事。

    一日,贾赦请来族里的族老们到原先的荣国公府,如今的子爵府里商议家族大事。

    贾家共分二十房,各支均派一个代表,还有一些族里德高望重的族人也前来参加宗族大会。

    众人聚一堂,以贾家的失败为鉴展开讨论,最后商议出,想要家族复兴和长远的发展,让子孙后代有一个更好的发展和前途,最为核心和重要的是重视子孙的教育。只有家族里不断地有优秀的人才补充,如此,家族才能长久的兴旺下去,而不是淹没在一次次的历史的变迁中。

    子孙的教育,除了读走科举一途之外,最重要最根本的是让他们每一个人都学会拥有能够安身立命,养活家小的本事。

    这一次的宗族大会除了商议宗族以后的发展问题之外,众族老还一起商议了关于罢免贾源一支历代连任的族长这一重大决定。

    最后,经过多次商议决定。往后家族里的族长是五年一选,由各房派出的代表以及德高望重的族老们投票决定。且每一任族长的任期不得超过两届。除了族长外,还分别从各房的主事人里选出十一个长老来。他们是对族长权力的限制和扩展。族长的每一个重大的决定须由长老们投票表决,需过半数以上同意才可以实行。否则,视为无效。

    这一决定的提出,对族长的权力有了极大的限制。长期来看,于族里是有极大的好处的。

    族里众人一开始对此持有质疑的态度,因为千百年流传下来,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族长权力的高度集中,族长可谓是比官员更让他们敬畏的存在,是一言堂。

    这回一改革,让他们很是不适应。

    不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天长日久,随着时间的流逝,族人们慢慢体会到了有一个被限制了权力的族长的好处来。

    随着家族不断色发展,族人繁衍生息,族规也不断地完善和发展。

    在贾母下葬了的第三个月,吴嬷嬷带着黑瘦得厉害的贾琮一路风尘仆仆的回了金陵。

    丽娘见了自然心疼不已。母子,父子,兄弟。众人自又是一番叙别后寒温。因着血缘的牵绊,不过几日的功夫,彼此之间就熟络起来。

    在迎春的大儿子张苒刚好满了周岁生日之后,张家就有意让她跟着夫婿张渊一起北上,以图第二年的京城会试。

    这一别,怕是多年不能再见父母。张家很是体谅,又恰好贾家事了,张家长辈特准迎春和张渊以及他们的孩子一起到金陵归省探亲。

    这一回可谓是一家人真正的团聚。虽然还在贾母的孝期里,但依然消减不了他们心头因着相聚而生的欣喜与快乐。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有相聚,自是有离别。在金陵城,迎春足足住了一个月后,方启程回了扬州。随后她就带着孩子跟着张渊一起北上。开始了她不一样的人生征途。

    在贾母三年孝期满了的时候,贾赦召集了所有的子女,说了他扶正丽娘的决定。听了这话,除了贾琏闷着头没说话之外,其他的丽娘所生的子女皆欣喜不已,纷纷表示赞成。

    丽娘听闻也只是一笑,没有推辞。族老门知道后,看着贾瑚,贾珏,贾琮兄弟如今俱是族里难得的才俊,更是没有反对的理由。

    最后,丽娘穿着吉服,跟着贾赦一起去祠堂里拜见贾家列祖列宗。亲眼见证了贾赦把她的名字从侧室里划掉,添到了张氏的后面,和贾赦的并排在一起。

    望着族谱上并排着的三个人的名字,丽娘不由淡然一笑。

    三年的江南田园老农般的生活,让贾赦整个人的气质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原先的凛冽和刚硬完全柔和了下来,棱角也全部磨平了。平日里,他也不再似先时在京里那般,日日华服裹身。在这里他穿起了棉麻质的衣裳,脚上也不再是日日穿着超靴,而是也着上了丽娘亲手做的十分舒适的千层底儿。

    一开始的时候,因着守孝,不好随处走动,贾赦还是很享受这种闲散的田园生活。可是待出了孝期,忙活惯了的贾赦就渐渐不适应起来,日常里有族里各家各房的人常常来串门子,引荐他们各自的亲戚给贾赦,以求贾赦能想办法给安排个一官半职的。虽说贾赦如今不在朝,但是他的人脉都还在,且贾瑚和贾珏兄弟两都在京为官,江南地面的巡抚吴立行又是贾赦嫡亲的小舅子。贾赦的能量依然还在,甚至更甚从前。

    一次两次还好,贾赦都找借口退了了事,可天长日久下来,贾赦是烦不胜烦,扰不胜饶,恼的不行。

    丽娘见这样也不是办法,就建议贾赦出去逛逛,会会亲戚故旧,走走看看,见一见昔年同僚。一来,可以散散心;二来,可以暂时躲开族人的烦扰。只要这些族人所托寻门路之事他没有出言帮过一家,日子长了,族人自然知道他这里走不通,自会另想办法。只是他们的名声有些受损罢了,总好过日后出了事,他和贾瑚吴立行等再受牵连。

    但倘使真有品性和本事都好的人,贾赦偶尔也会写那么一两封举荐信,让族人觉得他也不是不近人情的。

    就这么又过了几年,贾赦带着丽娘逛遍了江南各处名胜。甚至还跟着孙家人一起出过一回海,到过南洋,回来的时候,浑身晒的漆黑,到吴立行府上的时候,门口上的人都没认出来。

    这么悠闲的日子,快活似神仙。

    可是再次回到金陵的贾赦歇了一个月,缓过劲儿来,又闲不住了。他到底是忙惯了的人。那里就耐得住如此懒散的日子。时日一长,就喜欢寻些口角儿。不是骂丫头扫的地不干净,就是嫌弃跟前服侍的小厮太过呆板,不会服侍。或是在府里骂儿子们总是游手好闲。

    丽娘毕竟和贾赦相处了大半辈子,很是了解他的个性。知道他是个劳碌命,闲不下来的人。略微想了一番,停下手里的活计,挥手让小厮退了下去,上前亲自替贾赦斟了一杯茶。道:“老爷喝口茶润润喉舌,消消气。这个服侍的不好,咱们让管家重新挑机灵的过来服侍就是,何苦白白的生了闲气。气坏了身子多不值当。”

    贾赦见丽娘亲自过来服侍,那里还有气,接过茶喝了一口,又放回炕桌上。很没好气的又唠叨了起来,跟丽娘抱怨一通。

    丽娘见他年纪大了,也怕他闲出病来。只得打叠起精神陪着他闲聊,可是不一会儿,她也觉得烦不甚烦,嫌他啰嗦太过,歪头想了一会儿,心里有了主意,遂向贾赦建议道:“老爷,如今族里的子弟们日日念习字,日常也没什么其他的事做。你既然得闲了,不若你去族学里当先生?”

    贾赦闻言,惊得差点儿摔烂了手里的茶盏。丽娘忙上前接过放在一边的炕桌上。

    “我?当先生?”贾赦一边伸出指头指着自己,一边不住摇头:“不行,不行。我才念过几年。那里就能当得了先生。先前念的怕都忘得一干二净。后来,我又是从的武职,那里会教人念。还是不要丢人现眼,误人子弟了。”

    丽娘白了贾赦一眼,道:“你也得让我把话说完才发表看法,你这样一惊一乍的,哪还有半点子沉稳。简直比苍哥儿贾珏的小儿子还要莽撞些。”

    贾赦搓了搓手,有些赧然道:“那你说。”

    丽娘摇了摇头,笑道:“学里的先生大多都是教人读识字,还有科举方面的四五经以及做文章的。可是十年寒窗苦。能够从举业晋身的简直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大多数都是熬得头发花白也没能读出个名堂,还累得家里跟着受苦。你呢,去了学里可不是教这个的,而是日常教教他们拳脚功夫,毕竟,考科举,除了学识,还需要好的身体。否则,也是难以熬出头来的。闲时,一个月两次,你也顺便教教他们如何为人处世。虽说你如今是做了田舍翁,但你大半生可是做过世家子弟,将军,戍过边,后来又做了京官儿。前些年,你还出过海。这些经历和见识是族里很多人一辈子都不会经历过,见识过。如今,你把这些讲给他们听,让他们开阔一下眼界。如此,能在不耽误他们的功课的闲暇时分,不但让他们强健了身体,长了见识,你也能因此打发了闲散时间。为族里多做些事。一举三得,岂不好?”

    贾赦听罢,眼睛一亮。匆匆去了房自己折腾出了。丽娘则转身喊了丫头去了厨房,操心起午饭该吃什么。

    三日后,贾赦把丽娘的建议加上他的想法整理好,写了一个章程袖着去了族长家里。据说,他和族长关在房里整整商量了一整天。第二日,又传了族里的众位长老过来开宗族大会讨论。最后,这一提议得到通过。

    自此,族学里的学子们除了念外,每日还需要学一个时辰的拳脚功夫。每个月还专门空出半天来,让族里有见识的族人或是请外面德高望重的名士们来族学里给学子们上一堂拓展课。

    贾赦作为这一提议的发起人,全权负责其这一事项。由此,贾赦开始了他一生的另一项可以流传于世的事业。

    多年后,贾赦的这一提议,不光在贾家族学里发扬光大,成为雷打不动的定例,江南各世家大族也纷纷效仿。最后,京里的国子监也学了起来。作为发起人的贾赦又因着晚年的教育人的功绩再一次被载入史册。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挤了好几天才挤出来的番外。希望大家能喜欢。谢谢!

    (无弹窗)d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