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 完结

小说:小寡妇与杀猪刀 作者:唐家三少

    呵呵,郑大奶奶又冷笑起来,看着郑明德一字一句:“你果真就是为了产业,现在这会儿,还说什么呢?”说着郑大奶奶傲慢地瞧向厅中所有的人:“我……”

    “够了!”郑明德大喝一声,瞧着郑大奶奶,郑大奶奶不敢示弱地瞧向郑明德,却发现郑明德的眼,竟那样清澈!郑大奶奶不由有些惊讶,郑明德一字一句地道:“你的心是脏的,就以为人人的心都和你的心一样,脏的没有办法吗?为了钱,你能做出忤逆大事,为了钱,你甚至挑唆小孩子,别人罢了,琴姐儿是你的女儿,是你唯一的骨血,你那样教她,难道想把她教的和你一样,为了钱,不顾伦常,毒杀尊长?”

    提到琴姐儿,郑大奶奶才稍微有点情绪,但很快就又反唇相讥:“我并没有做这样的事!”

    郑全皱眉,张口想要指责郑大奶奶,郑明德抬起一支手,示意郑全不要开口说话,接着郑明德瞧着郑大奶奶:“原本我想,你就这样幽禁起来,我着实心里不甘。你这样的人,就该送到公堂之上,被千刀万剐才是。可我现在觉得,这样做,着实太便宜你了,死了,就一了百了,死了,就能让你在琴姐儿心里,是个永远的好母亲!”

    郑大奶奶后退一步,瞧着郑明德刚要说话,三老太爷已经咳嗽一声:“明德孙儿说的是,我们郑家,他们宋家,都是要面子的人,我们……”

    “三叔公,我并不是为了郑家的面子!”郑明德打断三老太爷的话对三老太爷冷笑:“郑家的面子,从我被诬不是父亲的骨血,被逐出族时,就和我没有一点点关系了!”

    这下不光三老太爷,厅内别人都开始面色尴尬起来。郑大奶奶面上还是满是不屑,郑明德的声音在厅中回荡:“我回来,并不是为了这笔产业,更不是像大嫂最初开始想的,想从我这里过继一个孩子。我回来,从一开始,就是想知道真相的!大嫂,你要活着,长长远远的活着,要看着我读书成名,为我的母亲请封诰命,要看着你的女儿,你唯一的骨血,终生以你这个母亲为耻!大嫂,死去真是太简单的事,人死了,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只有活着,亲眼所见,才会煎熬!”

    郑大奶奶的面色变的苍白,瞧着郑明德满面不相信地说:“你,你竟敢,竟敢离间我的琴儿和我!”

    郑明德的眼帘垂下,对郑大奶奶摇头:“不,大嫂,从一开始,从你劝说大哥,劝说他为了产业,设法做出这些事的时候,就开始了!大嫂,走到今天,不是你计算出错,也不是你才智不够,而是这上天,终究还是有眼的!”

    郑大奶奶咬着牙,唇边全是冷笑:“好一个上天有眼,不过是骗愚人的话罢了,我父亲当日……”

    “宋老爷当日,想来是很风光的,那今日,又如何呢?大嫂,你的两个兄长,为了争产,一个在牢里,另一个也要破家,若非如此,大嫂也不会想起我来!”

    “都是,都是你们逼的,你们欺负孤儿寡母,你们……”郑大奶奶瞧着厅中的人,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喊。郑明德往前一步,轻轻摇头:“那当日我的母亲,是否也是孤儿寡母?”

    “都是她不好,是她,是她……”郑大奶奶又连喊数声,突然听到脚步声,郑大奶奶往厅门口瞧去,却像看到郑太太温柔笑着,一步步往厅里走来。

    “大奶奶,这药,辛苦你了!”郑太太温和的话还在耳边,那是谁的声音,好像是自己在那笑着说,这都是做儿媳应该做的。应该做的!郑大奶奶觉得脑袋突然疼起来,用手抱住头,面色苍白:“你已经死了,不要再来,你不是我婆婆,不是我婆婆,那是庸医开错了药,开错了药!”

    “这是怎么了?”声音轻柔,说话的却是青娘,她看向郑明德,十分惊讶地问:“厨房里已经准备好了酒席,我见一直没人让把酒席传上来,就想出来问问,这酒席要摆在那里?”

    本在伏地哭泣的丫鬟见郑大奶奶双手抱头,面色苍白,想了想就带着哭腔对郑明德道:“二爷,自从,自从大爷没了后,大奶奶就一直睡不好,还常说胡话,二爷,二爷,求求你!”

    郑大爷已死,这些爪牙也已没了依靠,郑明德并没瞧丫鬟,只对青娘温柔地道:“再过一刻就让他们把酒席摆上来!”青娘嗯了一声,郑明德瞧向三老太爷:“既然三叔公你们都已定下了,我做孙儿的,自然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三老太爷在郑明德说出,郑家的面子和郑明德毫无干系时候,三老太爷还在心里嘀咕,要怎样说服郑明德回心转意,此刻听到郑明德这话,三老太爷又欢喜起来:“这才对!明德孙儿,我们郑家在这,合族而居已经几百年了,被人敬重,不就是家风好极?”

    这些话,郑明德从小都听,小时候的郑明德,会觉得很骄傲,可现在的郑明德,面上只有冷笑。但郑明德没有说话,任由三老太爷在那唠叨。

    青娘抬头看向丈夫,安抚地拍拍他的手,郑明德了然低头,看着妻子的手,郑明德露出笑容,被逐出这一遭,最大的收获就是和妻子相遇,得到那么几个好孩子。

    也识破了人心,这以后的路,就要一起走!至于别人,郑明德看着已经昏迷过去的郑大奶奶,苦心算计,最后得到了,又失去了,那又何苦?

    不过,这些很快就要和自己无关了!郑明德想着以后的日子,对青娘露出笑,青娘还以笑容。

    几位长辈已经把怎么处置郑大奶奶的事商量好,祠堂那里,有个小院子,原本就是用来幽禁人的,已经空了好多年了,就让丫鬟和吴娘子陪着郑大奶奶一起住进去,每日送两桶水进去。

    米面柴火,一个月送一回进去,衣衫这些,幽禁中的人又能穿什么好衣衫?冬天给件棉袄,春秋给夹的就好,至于别的,能省则省!

    郑明德听完才淡淡地道:“怎么说大嫂也是做了那么多年主母的,也不能太糟糕,每一旬送五斤猪肉进去,春夏秋冬四季衣物各两套。若有生病……”

    郑明德转向吴娘子,语气恳切:“生病这是大事,一定要及时请医!”接着郑明德就笑着摇头:“我倒忘了,你就是懂药理,这样最好,要缺什么药物,就对管祠堂的人说,三叔公这里,一定要把药物按时送去!”

    郑大奶奶正要悠悠醒转,听到郑明德的补充,郑大奶奶又昏过去,这是要让自己活着,长长久久地活着!郑明德的眼里,闪出一丝冷然,对吴娘子和那丫鬟道:“你们两个,都还有家人在这族里的,若大嫂死的早了,你们两个跟了去不说,连你们的家人,也是……”

    吴娘子和那丫鬟听了这话,吓的筛糠一样地抖,齐声道:“定当牢记!”三老太爷听了郑明德的补充,眉头不由皱一下,接着就笑了:“果真还是你宽厚,说起来,族内出了这样的事,还真是让人痛心疾首。好在,这事总算是过去了!”

    过去了?郑明德唇边又现出嘲讽笑容,王婆子已经带了人来把丫鬟和吴娘子,还有郑大奶奶都拉出去,也没在这里逗留,直接送到祠堂小院去了。

    三老太爷见人都送出去了,对郑明德笑道:“这家里的产业,以后,就交给你了,说起来,你那个侄女……”

    “三叔公,怎么说琴姐儿也是你重孙女,况且罪不及孥,事情发生时候,她还在她娘肚子里,以后,还是把她先生请回来,好好教导!”

    郑明德的话让三老太爷一下闭上了嘴巴,酒席已经送上,各人也就入席,酒过几巡,也就各自散去。

    青娘带人出来收拾,见郑明德站在厅内,满面惆怅,青娘了然地上前拍一下他的肩:“别傻站着了,这件事,能得这样,已算不错了。这样族内,动不动就是什么面子,其实呢,何尝是为面子,不过是他们要做好人罢了!”

    “我晓得!”郑明德只说了这三个字就对青娘道:“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都和我们没关系了。再过几日,我们就搬走!”

    “那琴姐儿呢?”青娘晓得郑明德不会让琴姐儿在他身边的,毕竟算得上有仇。

    郑明德毫不迟疑地说:“琴姐儿的那位先生,我已经让人去寻访过,晓得她从这边出来,还没有去别人家,等我亲自去请,就请她来继续教导琴姐儿。这里就请六弟妹过来帮忙瞧着。还有给她挑两房老实家人陪着。一应的开销,记了账,从这里的产业中取出来。”

    青娘哦了一声:“你昨儿不是说,要……”

    郑明德笑了:“昨儿是这样想,但从今儿他们的神色来看,还是先缓上几年,最少要等我……”郑明德迟疑一下,还是把话说出:“考中举人才说!”

    青娘惊诧地瞧着郑明德:“你就这么肯定?”

    郑明德对青娘摇头:“难道你就这样嫌弃为夫?”青娘微笑不说话,郑明德把青娘的手握紧,从此之后,这座宅子,也就是逢年过节才回来了。若可能,真想永不回来,偏偏做不到!

    数日之后,被遣去给吴氏送信的吴管家倒回来了。他一进了家门就觉得气氛和平常不一样,吴管家额头上不自觉地出汗,但还是先去给郑明德复命!

    郑明德接了吴管家送回来的信,展信一读,这才对吴管家道:“辛苦了!”

    吴管家小心翼翼地回答:“并不算的辛苦!”郑明德把信放到一边,对吴管家道:“你媳妇做的事,你想来已经知道了,这会儿,她和大奶奶一起,被关在祠堂里!”

    吴管家听了这话,双腿发抖,急忙跪下:“二爷,当日,小的,小的,只是……”

    “别辩解了,你做出这样事时,就已是背主了。陈家已经逃走了,毕竟他们是你大奶奶带来的人,我也只让人去搜寻,并没大动干戈,可是你,可明白这其中关窍?”

    吴管家连连磕头:“小的真不晓得,二爷,小的当日,对不起您是实在的!”郑明德冷笑一声:“什么对不对得起,也就罢了。从今儿起,你也去守祠堂吧,许你们夫妻,十日团聚一次,别的事,再不用去想!”

    吴管家听到这样发落,又想辩解,但终究没说出来,对郑明德又磕一个头,也就退下!

    王婆子走进屋,对郑明德道:“二爷还是慈悲了,要这样的人,就该关起来,不该给饭吃才是!”

    “他们要的是风光日子,现在让他们过这样日子,倒比肆意凌辱要好些。”郑明德语气平静,王婆子仔细想想,笑了:“二爷说的是,二爷说要搬进城里,选了那天,我可想了很久呢。”

    “你二奶奶说那天最好就是那天!”郑明德的话让王婆子又笑了:“二爷果真是这样说!二爷,前儿我出去,还遇到秦家管家,他说,等二爷搬进城里,秦三爷定要来探你。”

    郑明德听着这些话,唇边笑容渐渐清晰,那些事都已远去,此后,就是新的生活了,和自己的妻子儿女,和自己忠心的下人,童年时的念想,并没消去,可以读书,可以科举,可以让自己的娘,微笑!

    娘,想来您,也很高兴我有这样想法吧?到了选定的搬走那天,郑明德带了一家大小,在郑太太灵前磕头,亲手取下郑太太的画像:“娘,跟儿子走吧!”

    青娘拍拍郑明德的手,郑续牵了宁敏的手跟在他们夫妻后面,绿儿等人簇拥着出去,刚走出屋,就见一身素服的琴姐儿站在那,双目含泪!

    郑明德停下脚步,瞧着琴姐儿,琴姐儿眼里的泪落下:“二叔,您真的要……”

    郑明德微笑:“琴姐儿,我已和你说过了,这先生很好,在你身边的下人也是我仔细挑过的,并不会欺负你,以后你跟了这先生好好学,再等上几年,给你寻门亲事,这以后的日子,就要你自己过了!”

    “可我,可我……”琴姐儿努力了很久,才对郑明德说出打算:“我想出家,为我爹娘赎罪!”

    青娘用手扶着肚子走上前,拍拍琴姐儿的手:“真是孩子话,都说了罪不及孥,你是你自己,以后好好的过日子罢!你娘那里,我晓得你惦记着,三叔公也说了,逢年过节,还有你娘的生辰你的生辰,都许你去给你娘磕头!”

    “我晓得!”琴姐儿的泪又落下:“可是我……”

    “琴姐儿,赎罪不赎罪的,不是像你想的那样,而是不要做你娘那样的人,这世上,钱是很要紧的东西,可比钱要紧的东西还是有一些!”

    “我晓得了!”琴姐儿的声音又有些哽咽,青娘摸摸她的发:“好好跟先生学,好好地过以后的日子,不要辜负你二叔的心!”

    琴姐儿点头,青娘微笑:“我们走了,你六婶子那里,我已经交代过了,她会经常过来照看你。”

    琴姐儿的头点的更重一些,青娘拍拍琴姐儿的手,和郑明德一起往外走去,越临近大门,青娘的脚步就越急促,郑明德也是如此,夫妻相视而笑。

    日子过的很快,转眼间四年就过去了,青娘生的小儿子,已经三岁多了,宁敏对着弟弟,姐姐的样子有模有样。来到城里居住之后,青娘和秦家,还有郑明德昔日的几个同窗家里也有了来往。

    家乡那边,青娘和吴氏,常有书信往来,绸缎庄的生意做的很好,秦家已经又露出口风想要和这边结亲,看中的自然是郑续,青娘只以孩子们还小,等十岁之后,性格差不多了,再来定下为理由。

    秦家也晓得当年的事,伤郑明德太深,因此也没更多追问,两边都是客客气气的。宋家那边,当年的事过去之后,差不多半年才有回信过来,格外感激郑家成全了自己家的名声,并且表示,郑大奶奶的生死,任由郑家处置。

    不过郑明德还是让吴娘子瞧着,一定要让郑大奶奶活的好好的!要让郑大奶奶瞧着,郑明德如何一飞冲天!

    青娘今儿醒的特别早,郑续带着弟弟妹妹们走进房内,瞧见青娘已经装扮好了,郑续笑嘻嘻地道:“娘今儿醒的这么早,还这样装扮起来,我晓得是为什么?”

    青娘拍儿子的手一下:“得了,别瞎说了。瞧你这会儿就把你弟弟妹妹叫起来,难道你不担心?”郑续嘻嘻地笑,并没分辨,宁敏的唇已经撅起,抬起小手指着郑续告状:“娘,哥哥一大早就把弟弟吵醒了,坏哥哥!”

    “哥哥坏!”正在打瞌睡的小儿子噌一下就跑到青娘身边,偎依着青娘。青娘把儿子抱起来:“好了,都别说这些了,算着日子,你们爹赴京赶考,也快回来了!”

    郑明德还是捐了个监生,一年前考上了举人,接着就进京赴春闱去了。算着日子,郑明德不是考中由人报喜,就是已经落第回到家中。

    郑续听见青娘的话就笑嘻嘻地说:“爹要是落第,娘要不要打他?”青娘点下儿子的额头:“调皮鬼!”郑续又嘻嘻地笑,绿儿已经高高兴兴地跑进来:“给奶奶道喜,方才外面来了报子,说二爷得中了!”

    考中了?青娘先是念了一声阿弥陀佛,接着就有些不确定地问:“当真?”绿儿努力点头,郑续已经笑着说:“娘怎么越来越不信了?这报子,定是在那等着,传出信来就立即传出去,然后分散报喜呢!”

    青娘又点下郑续的额头:“就你会说话!”王婆子也笑着走进:“奶奶,确实是真的,不光如此,我还问了跟报子回来的小厮,那小厮说,请奶奶带了哥儿姐儿们,收拾上京,一家团聚呢!”

    “太好了,可以去见爹了!”宁敏已经拍着手高兴地叫起来,青娘拍女儿一下,面上全是笑意。

    这消息很快传遍了,道喜的人纷至沓来,听说青娘要择日上京,秦三奶奶倒有些惆怅,接着就道:“这一去,总有好几年不能回乡,还不晓得这婚事……”

    “这要有缘,隔了千山万水也能成就姻缘的!”青娘安慰了一句,秦三奶奶也就转嗔为喜:“说的对呢!只是到底也要给这边一个信!”

    青娘郑重点头,因郑家族人不住在城里,他们倒是第二日|才来到城内,郑六奶奶听说青娘要往京城去,倒笑着说:“这也是好事,这里横竖没有长辈要服侍,你去了京里,也好瞧着点二哥,让他别纳妾!”

    郑全媳妇噗嗤一声笑出来,指着郑六奶奶道:“当了孩子们,你就胡言乱语起来?”郑六奶奶亲热地拉起琴姐儿的手:“这里也只有琴丫头一个孩子,再说她也十三了,也该寻亲事了!听听这些,也没关系!”

    郑全媳妇指着郑六奶奶边笑边摇头,琴姐儿比起当年,要沉稳的多,瞧着青娘道:“二叔的喜事,我做侄女的该恭贺的,只是我也没什么东西,这是我给二婶做的鞋子,二婶可要穿上!”

    青娘含笑瞧向琴姐儿:“果然养女儿就贴心,这会儿我就能穿上了!”郑六奶奶故意啊了一声:“这鞋子,比给我做那双好,琴丫头,你啊,偏心!”

    “就你这样的,偏心也是应当的!”郑全媳妇又说一句,众人都笑。青娘也笑,心中对丈夫的思念却越来越深,恨不得插翅飞到他身边。

    摆酒请客唱戏,足足热闹了半个月,青娘才算把行李收拾好了,又去郑老爷太太的坟上辞过,青娘又往祠堂瞧了瞧郑大奶奶。

    这四年郑大奶奶不缺吃穿,当初的美貌少妇,却已添了许多白发。见青娘带人走进,郑大奶奶就冷笑:“还没恭喜过呢,我缺的,不过是点运气!”

    “你缺的,从来不是这么一点运气!”青娘不客气地说,接着又对郑大奶奶道:“这一去,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回转,愿你,定要活的好好的!”

    郑大奶奶冷笑,见青娘转身要走,郑大奶奶急忙追出去:“你,你把我的琴姐儿还我!”

    青娘停下脚步,对郑大奶奶摇头:“不能,你知道,为什么不能!”说完话,青娘就快速走出,守在门边的吴娘子把门合上。

    郑大奶奶闭上眼,泪如泉涌。女儿对自己,越来越生分了,逢年过节生辰过来磕头,也总是淡淡的!

    吴娘子招呼在院子里晒太阳的丫鬟,扶上郑大奶奶进屋。如果,没有当初的一念之差,是不是也能如青娘身边的丫鬟一样风光,不,会比她们更风光。吴娘子满腔的后悔,也只敢在抓住郑大奶奶胳膊的时候,狠狠地用上力气。

    郑大奶奶虽然吃痛却没有说话,这样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郑大奶奶晓得,就算她告诉管祠堂的人,也不会把服侍的人换掉的。这一生,就这样被困在这里,再无出头之日!

    郑大奶奶眼里的泪又落下,吴娘子和丫鬟也不安慰,只走到厨间收拾了饭菜送上来。丫鬟把一碗鸡汤放在郑大奶奶跟前:“奶奶,今儿有鸡汤呢!”

    郑大奶奶早不像刚被关进来的时候那样会发怒,只是拿起筷子,一口口慢慢吃着饭菜。就让自己好好活着,看郑明德败落罢!

    只可惜,这样的未来郑大奶奶并没看到,郑大奶奶在郑明德出嫁后又活了十五年,这中间琴姐儿出嫁,这中间郑明德因拥立有功,数次迁升,成为三品官员,得封三代的消息传来时候,郑大奶奶在声声锣鼓之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死后,并没归葬郑家祖坟,而是和早已被迁出的郑大爷葬在一起,那地,自然也不是什么风水宝地!

    郑明德办了丧事,琴姐儿为郑大奶奶披麻戴孝,当看着墓碑立上,郑明德这才对琴姐儿道:“已经尽了心了,回去罢!”

    琴姐儿早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不过今日,琴姐儿一个人来的点头应是才道:“多谢二叔了!”

    “说什么谢字呢?”郑明德微微一笑,往等候在一边的马车走去,青娘正站在马车旁边,瞧见琴姐儿过来,对琴姐儿微笑!

    琴姐儿快上马车时候,回头看向那两座坟墓,当初郑明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琴姐儿把帘子放下,对着青娘笑,青娘还以微笑。马车缓缓驶去,日子,还是往前看才是对的!166阅读网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