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 番外三

小说:小桥流水人家 作者:唐家三少

    (.)“老爷子病了!”得到这个消息,叶柱和吴氏现在一点儿也不吃惊,这几年老爷子是经常病着,无非就是想让他们照顾一下叶根,叶根自从修堤坝吃了苦头,估计也是没有了别的奔头,不敢在外面惹是生非了,只是地里的庄稼活儿还是迈不开面子做,后来只好是雇出去,一年够个口粮就成了。【百度搜索八戒中文网.会员登入无弹窗广告】老爷子的那四亩地是叶柱他们三兄弟负责的。

    本来是可以让立夏他们全部负责,毕竟有人有佃户,但是那样以来,叶勇和叶田就不好做了,毕竟都是他们的爹,这孝道让二房一家做了,对另外两家也不好,就算是他们搭把手也是好的。

    这四亩水田一年的收入基本上是勉强够吃,但是叶根现在还要悲春伤秋一番,这笔纸什么的,都少不了啊,所以要不是二房一年四季送的年礼,根本就不知道怎么过了。

    老爷子从几年前,经常闹生病,这大夫也请了,看了看了,吴氏对小桥说道:“你们爷不过是想让我们多那些东西过去,都到了现在了,还不知道靠别人不可能靠一辈子,这生病弄得次数多了,把那点感情都给弄没有了。”

    后来立夏是让那个大夫每隔五天就去看一趟老爷子,这样就是装病我也给你治好了。

    立夏从大夫那边问了情况,对大家说道:“这次爷是真的病了,大夫说年纪到了。”

    叶柱和吴氏就赶到叶家村去看人去了,小桥作为外嫁女,这个时候还是不上去的好,何况家里的孩子也多,京城里大郎和文三公子竟然跑过来了,把她和齐琰都吓了一跳,后来问清楚情况,才知道这两人是留了书信,然后带人过来的。真是胆子大啊,这才十几岁的年纪,也不怕中间遇到坏人把他们两个给拐了。

    结果文三说道:“这个不用怕的,我从小就学习武艺,对付一两个人都不成问题,何况我身边的小厮也是有功夫的,嘿嘿,我父亲老是说我整天只会玩,现在我能从京城来这里,看他还说不说。”

    好吧,虽然你说的是理由,但是这让父母担心,也不是好孩子吧,齐琰赶紧给京城修书,告诉京城里大郎和文三来到他们这边来了,后来才知道,文家和齐大老爷人家早就知道这两个小子出远门了,中间也派人暗中保护呢,不然凭这两个小子怎么可能这么平安的就到了?

    结果文三听到这个事情,就觉得有些失落,本来还以为自己有点本事呢,没想到还是在家人的保护下,什么时候,自己才能被家里人信任,让自己随便出去呢?

    齐琰打:“等你做出让大家都信服的事情来,家人自然就放心你了。”

    文三笑道:“是,齐三叔,我听你的!”

    大郎在一边听得很不爽快,为什么你叫三叔,我要叫三祖父,太不公平了。

    小桥对齐琰说道:“那边老爷子这次真的不行了。我看我们要过去一趟了。”

    齐琰道:“一会儿我们就过去。”要齐琰说,他对叶老爷子没有一点儿感情,反而这些年过来,那老爷子做事儿没有让人尊敬的地方,虽然不敢过来麻烦他这边,但是看岳父那边时不时的就要去解决问题,真的是觉得这叶老爷子还不如不在了好。

    因为他不在了,那剩下的人就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郭氏不是岳父的亲生母亲,且有自己的亲儿子,要是让不是自己亲生的养活而放着亲生儿子不让他养,那样别人也说不过去。

    要是在大宅门里,直接就能给解决了,可是这里的小地方也有小地方的规矩,真要想办法把叶老叶子给暗地里弄没了,也觉得有些胜之不武,何况他过于插手岳父家的事儿,也不是女婿所为了。

    岳父不是他们从小在阴谋里长大的人,骨子里有些软弱,还重亲情,虽然叶老叶子做了那么多偏心的事儿,但是始终记着那个人是他的爹。

    而他和大哥呢,这种父子亲情早就已经冷漠的不存在了,所以下手的时候,是一点儿也不含糊。说起来,到底是心狠好呢,还是心软好?

    叶大姑和叶二姑过来了,问小桥道:“你一会儿是不是和你女婿去叶家村?”

    小桥道:“是啊,说是爷病重了。”

    叶二姑道:“也不知道这次是不是又是装的,我说他有完没有完啊,这一趟趟的,现在谁还对他有感情啊,偏自己还摆着当爹的架势,说起来不过是可怜他,真当自己是一回事儿!”

    叶大姑道:“好在立夏是个有把握的,该给的给,不该给的不给,我看现在他还有什么闹腾的。”

    小桥道:“这次生病是真的,大夫都找过来和我大哥说了,说是人老了,身体不行了。还让大哥他们准备后事。”

    叶大姑和叶二姑听了沉默了一会儿,叶二姑道:“死了也好,免得糟蹋好人!”

    叶大姑对小桥说道:“小桥,你别听着大姑和二姑说话狠,我们这都是心凉了,好多事儿真的不是他当爹的能做的出来的。”

    “大姐,这个时候了,你就跟小桥说呗,这事儿我们都记在心里一辈子了,没说出来是给他留脸面,现在说不定他趁着这个机会,让老二他们答应啥事儿呢,咱们可不能再吃这个亏。”这边的习惯,人死如灯灭,临死之前,长辈们的要求不答应那就是大不孝了,她们就怕叶老头到时候又提什么离谱的事情,比如要照顾叶根一辈子,或者是把郭氏养老。

    该给的给,不该给的不给,这才是做人的道儿,怎么能因为自己要死了,就提这些让人没法接受的要求?

    小桥问道:“姑,有啥事儿不能说的?我听着呢。”

    叶大姑叹了一口气,“本来我们都想把这个事儿埋进土里去的,不过,算了,我就说吧,我们的亲娘,你奶奶,不是上山砍树,然后被树打着了,给砸了吗?你们都知道那是因为不小心自己给自己砸着了,其实不是那样的,是旁边也有放树的,然后没有注意把你奶奶给砸了。这意外是意外,如果能好好的,那我们也没有话可说,问题是你们的爷爷,就因为别人说给他十两银子,然后就不追究这人了,还对外说是那些人救了你奶奶,你说说,就因为十两银子,不把人命当人命,这样的爹我们还怎么敬重的起来?

    你说我是咋知道的?那人事后偷偷给你爷爷银子的时候,我正好听见了,当时我都恨不得冲过去把人给抓起来,只是我那时候想着要是把这事儿给闹开了,你大伯还有其他的几个兄弟,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那时候家里大人都去了一个,难道真的就把你爷也给抓起来,何况我这个当闺女的要告自己的爹,肯定是告不了,人家还以为我是发疯呢,我下面还有几个弟弟妹妹要照顾,然后我就是告了,你爷那边也没有什么可说的,毕竟你奶奶不是他给砸的,我到底怎么告他?说他因为十两银子就放过了凶手?

    而且我听的时候,那人说也不是故意的,是意外,我当时年纪小,都吓傻了。外婆真的不知道怎么办好了,只是从那以后,我对老爷子就从心里恨了起来,估计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当初郭氏要把我给卖了的时候,他是一句话不说吧。”

    小桥震惊于听到的,自己亲***死中间还有这回事儿,对于大姑知道实情却没有告诉别人,她倒是挺理解的,那时候她才多大,且一个农村的小姑娘,要去告自己的亲爹,还有别人,这怎么说怎么不能成的,她那时候估计除了叶家村,别的地方都不知道在哪吧,何况她就是偷听到的,手头上有什么证据,真要告了,老爷子说这丫头脑袋有问题,就没有戏了。何况,这子女告父亲,那就是忤逆,那时候大姑对老爷子还是有感情的,肯定也不希望自己娘刚没有了,然后爹也跟着进大牢了。

    最为要紧的是,老爷子做的这个事儿,在律法上一点儿都没有问题,主要是道德上,是要受谴责的,毕竟一般人都是要找人算账的,他这里不仅不找人算账,反而把凶手当成是帮手,真的很让人膈应。关键还是他还拿了封口费。

    难怪大姑和二姑从来都不去爷他们上房那里去呢,原来还有这个原因。

    叶大姑和叶二姑道:“这次我们也跟着一起去,我倒要看看他脸皮究竟有多厚了!”

    其实大姑和二姑根本不用担心的,自己的爹娘和大哥他们,哪里会让自己答应那些无理的条件?根本不可能吧。

    叶大姑和叶二姑说道:“说不定你爷在要死的时候,让你爹他们答应呢。”老人家的遗愿,这当子女的要是不答应,以后肯定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小桥想着,这时候的人和自己观念还是不一样啊,对于无理的要求,为什么要答应,如果是让你去死呢,你也要答应?真心理解不了啊,那种说法,为了让死者能死的瞑目,就答应才成。

    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奸猾一些,事后不按照办就成了,难道还怕到时候被地下的老人找你算账?笑话,如果真的有鬼魂的话,那些做了错事坏事的人,才不会出来呢人家阎王爷也是正义的好不好。

    小桥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啊,娘家那边是大哥在当家呢,如果老爷子真的要求爹他照顾四叔,那大哥那边就肯定有法子的,毕竟爹是万事不管的,就是照顾,也是给那边干点儿活什么的。多的,爹肯定也拿不出来。让爹现在找大哥要钱养活四叔一家子,这真的无法想像啊,爹是个重脸皮的人,他真的做不到,他宁可自己来帮帮忙,也不可能让大哥他们为难的,这也是这几年爹的进步。

    这些年大哥养家那么辛苦的,爹心里清清楚楚呢,如果不是看在爹的面子上,谁会去照顾上房那边啊,作为父亲,现在都已经给儿子增加负担了,要是到后来,还让这负担一直陪着儿子,那叶柱是肯定不会这样做的。

    叶家村上房里,郭氏一直在哭,哭自己命苦,哭这老头子要是去了,他们怎么办。

    “老头子啊,你可得好好的啊,你要是走了,留下我们怎么活呢?”

    郝氏听了就说道:“娘,你这哭啥哭?咱爹还好好的呢,不知道的听了还以为你咒咱爹早死呢,真是的!”

    郭氏立刻哭不出声了,不过还是一抽一抽的,老爷子慢慢的转醒了,看着大儿子三儿子和小儿子都在,就问道:“老二那边还没有到呢?”

    叶勇忙说道:“爹,已经让人给二弟消息了,一会儿就赶到,爹,您有什么话跟我们说的吗?”

    叶田也说道:“对啊,爹,有话跟我们说说呗,我们也是你儿子呢。”

    不就是因为二哥不在,他看不上他们几个,嫌他们没本事,达不到他的要求吗?

    “爹啊,你可不能偏心啊,这平时二哥和二嫂他们送的东西是又多又好,但是我们也能做点儿事呢。虽然我们比不上二哥,但是比老四他不强多了,是不是啊爹!”叶田故意这样说道。

    叶根这些年是一个子儿也不没有赚回来,从小就是花钱的主,还老闯祸,读书读的四体不勤,自己一个人生活都成问题,他们可比老四要孝顺多了。

    老爷子听了叶田的话,觉得胸闷,就不说话了,叶田道:“爹啊,真的和我们没话可说?那我们这几个当儿子的可不是不孝顺啊,是您不和我们说的。”

    老爷子张嘴说道:“你四弟,唉,是从小读书,我们给耽误了。要是读出去就好了,我以前想的就是让他读出去后,帮衬帮衬你们,没想到成了这样,都是我还乐他啊。”

    叶田道:“爹这话说的,他不读书那么多年了,也不见你让他下地干活儿,这早下地干活儿,也不至于现在这样,我可是没有说错,谁是一生下来就会干活儿的,还不是自己干出来的?现在又说这样的话,爹啊,你该不是想,让我们兄弟几个以后把老四给养起来吧,你是我们爹,我们养活你,那是该的,但是老四可不是我们爹,我们可没有养活他的必要,说起来,我还是他哥呢,他该四节八礼的给我们当哥的才成呢。可是我这些年是一次没有收到呢。是不是啊,老四?”

    叶根是在老爷子的床边上,听叶田这样说,就道:“三哥,爹都这样了,你非要气他不成?”

    叶田说道:“我气爹?也不知道是谁一次次的闯祸,把爹给气得够呛,还是谁都进大牢里好几次了,把咱们老叶家的脸都丢尽了,也不知道是谁明明心里瞧不起我们这些泥腿子,但是还不是要靠我们这些泥腿子?自己都养活不了自己,还要老爹操心,这样的人走到哪里都是大不孝呢,你要是不信,那好,咱们出去问问去,看看是你不孝顺还是我不孝顺呢?

    你要是有骨气,以后就自己养活自己好了,想靠着我们,门都没有!我告诉你啊,我们有老婆,有娃子,还有孙子孙女,我们都是当爷的人了,你可别厚脸皮,还要我们养活,你要是个哥,那还还说,我敬着你是大的,我心里也舒坦,现在谁让你是个弟呢,没有哪一家说让已经当爷爷的哥哥养活弟弟的,自己有手有脚的,别让人笑话死你!”

    一番话说的叶根气得不行,老爷子也是不得了,叶勇说道:“老三,少说两句。”到时候真把老爷子给气死了,这老三以后还咋做人啊。

    叶田说这些话,就是要堵老爷子的嘴,让他以后别等二哥来了,提这些没脸皮的要求,反正不管效果如何,二哥是自己的亲哥,他能做些就做些。

    郭氏心里把这叶田给恨死了,这老三从小就不服管教,以后去了媳妇郝氏,也跟着和自己做对,小时候,自己可以欺负欺负他,长大了,也仗着老爷子让他不敢对自己咋样,自从分了家,这一个二个的都不服管教了,简直是岂有此理!

    就算你是当爷爷了,还不是得叫我一声娘,就算不是亲生的,那你还必须得喊!

    小桥要是知道郭氏怎么想的,就会说道:“和规矩果然是给好人设定的哦,那些厚脸皮无赖的,肯定就不在乎这些好不好,所以有时候当个无赖也挺幸福的。”

    要是爹他们真的能厚脸皮些,肯定以前的时候,就不会被郭氏他们拿捏了!

    等吴氏和叶柱,还有立夏金氏都过来后,老爷子放佛是见到了春天一样,整个人都容光焕发啊。

    “老二,你可算是来了,爹还以为看不到你了呢。

    老爷子说着就有些想哭了,其他的人出了叶根和郭氏都觉得打冷战,这情煽的也太过了吧,要是多心的人,就会想,这其他的人不是你的子女了?

    叶柱看自己的爹这个样子,心里也是有些难过的,对老爷子道:“爹,你好好养病,肯定能好的。”吴氏已经把叶柱给拽住了,这老爷子明显的是想让叶柱到他面前,表演父慈子孝。她可不准自己的男人过去。

    “爹,你看这床头有四弟在了,平时你又是最心疼老四的,就让他好好孝顺孝顺你,我们家这位啊,年纪也大了,眼神不好使,没有四弟眼睛好。”说着就站在叶田和叶勇中间了,这才是他们的位置呢。

    老爷子被吴氏的话给噎住了,郭氏又开始哭起来,好像是在提醒老爷子,有些话你该讲了,不然就没有机会了。

    老爷子想着自己这一去,老四还不得饿死,还有郭氏,跟了自己这么多年,以后可怎么办,这肯定要交代好了,不然自己在地下也不安生呢。

    老爷子对大家说道:“我想单独和老二说几句话,你们都先出去吧。”老二心最软,但是得单独和他说,不然别人一帮腔,这就不成了。

    立夏忙道:“爷,有啥话都和我说呗,我们家里早就是我当家了,您有啥事和我说说,我要是能办到自然就办到了。”

    叶田也说道:“爹,你这就不对了,同样是儿子,为啥要单独留二哥在你跟前,莫不是有什么宝贝留给我二哥,你可不能偏心,要是有宝贝,也该给我们兄弟分了。”知道这老爷子没有宝贝,但是叶田就是要这样说,就是让你办不成事儿。

    “这么多儿子,孙子的,大家都看着呢。”

    大家都不走呢,看你能说什么话。

    老爷子又被气着了,他哪里有什么宝贝,不过是想有些话单独和老二说了。

    “老三,你是要气死我啊,我都快要死了,和你二哥单独说点儿话咋了?你们一个二个的,都不拿我当爹看是不是?我这临死之前的一点儿子要求,你们都不答应,你们这是不孝啊,老二,你给我说说,我这要求过不过分?”

    叶柱有些为难,老爷子看这样,心里更气了,对立夏说道:“立夏,你家里你做主,那你给你爹做个主,能不能让他单独和我说说话?我这都是快要入土的人了!”

    立夏道:“爷你说的也成,那我们都出去吧。”

    既然立夏都答应了,那么别人也不好说什么了,叶田知道自己这个侄儿肯定是心里有成算的,既然能让他爹留下,那肯定就不会吃亏。

    立夏心里想的是,老爷子怎么到现在还是老样子,真的以为拿捏住了他爹,就能拿捏住他了?也太是笑话了。该给的给,不该给的绝对不能给!奉养老人是应该的,按照规矩就成,如果超出了这个规矩,那就对不起了,管你是临终遗言不是。

    跟小桥说的一样,真正的亲人是不会那亲情绑架家人的,既然你现在不把我们当亲人,那我们也不必把你当亲人,这些年他们做的也够了,就是外人说的也是自己家的好话呢,真正丢人的是这边上房。

    “咋你们都在这里,老二呢?”叶大姑和叶二姑赶了过来,看人都在外面,就老二不在,忙问道。不会真的是被老头子给叫住了吧,她赶紧朝里面赶,郭氏立刻给拦住,说道:“不是有气性说一辈子不来这边来了吗?为什么又过来了,我要是你们,都没的脸了,这屋子是我家的,你不准进去!”

    叶大姑一把推开郭氏,直接就进去了,叶二姑在后面拉扯郭氏,冷笑道:“这屋子是我娘辛辛苦苦的赚来的,你也有脸说是你家的?要不要我跟你细细的算算账?”

    以前没说,是不想跟着女人说话,现在这个时候了,还不说,真的不是叶二姑了。

    郭氏要嚎丧,小桥道:“奶,大家都在,你哭的这样厉害,屋子里我爷和我爹怎么说话?”一句话让郭氏停住了哭泣,然后就要朝里面进去,不过被叶二姑等人给拉住了,都说老爷子要单独和

    叶柱说话,你平时不是听老爷子的话吗,怎么还要进去?

    丝毫不说叶大姑也进去了。

    叶大姑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要说到主题,说叶柱多孝顺,这些年他都知道,他现在已经活不长了,就剩下唯一的事情放不下了。

    “爹,你有啥事情放不下的,跟我说说看好了,好歹我是你闺女,我看看我能不能帮上呢,二哥是个软性子,你找他干啥啊,在家里都当不了家,说话开没有他媳妇顶用呢,你说你找他干啥?”

    “你怎么进来了?”老爷子怒目而视。

    “门开着我就进来了呗,好歹你是我爹,听说你快不行了,我来见最后一面了,咋滴,有啥话,我不能知道的?现在二弟的儿子和女婿都在外面呢,你就说说呗,要是一个好心,说不定就能达成你老的愿望了呢。不过,现在让我这大闺女给你猜猜,你是不是想让二弟帮你照顾老四啊,啧啧,爹啊,你这心也太偏了吧,偏到嗓子眼里去了,这个老四有啥本事让人家老二照顾呢,老二现在用钱可都是找他儿子要的,你说你老同样是儿子,也不体谅体谅你二儿子,他自己都没有钱你还要他照顾你小儿子,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二弟不是你亲生的呢,爹啊,我说的是不是这个理?”

    老爷子被叶大姑说的恼羞成怒,想着自己每每要说这个话,就被人给打岔了,开始还想着慢慢的说,和风细雨的,老二心肠软,肯定能答应的,现在看这个情况,真的要慢慢说,那是不行的了,难道真的让老四以后啥都活不下去?不行,不能这样,老二家里有钱,手缝里随便漏一点儿,就够老四一家子过活的,他一定要让老二答应这个条件,不然他死不瞑目!

    “你这个不孝女!老二,我就问你,让你等我不在了,照顾你四弟,你答应不答应吧,你要是不答应,我死不瞑目,在地下也不得安生!”这就是撕破脸了,什么亲情感化都不要了,就直接提条件了,而且还威胁,不答应他就死不瞑目,这年头,以死亡威胁自己亲儿子的还不常见呢,你不答应,那就是不孝顺,以后你一辈子不得安生!

    “爹,爹,我,”不答应就是不孝顺,可是答应这事儿,叶柱自问做不到。

    “你,你什么你!你爹就这个要求,你又不是办不到,你给句痛快话,别做那不孝顺的人!”

    “呵呵,爹啊,这话你说出来,我可真是笑死了,对爹是孝顺,那么对娘呢,老二,你答应干啥,不答应了,他也不敢说你啥话,在地下不得安生,爹啊,你是不是平时都不得安生呢?”叶大姑冷笑道。

    “你说的是啥话,我坐的正行得稳,我怕有什么不安生的呢?”

    “是吗?爹啊,我本来是想一辈子不说出来的,也好让你维持个当爹的样,但是现在你这当爹的都不是个爹了,我为啥还要费心巴力的给你把事情兜着?我再问你,你非要老二答应你这个事情?”

    老爷子说道:“我当老子的还不能让他答应这个事情?他要是孝顺那就必须给我答应了!”

    “好,这可是你说的,老二,对爹是孝顺,那么对娘呢,要是有人害了娘,你是不是要替她报仇?”叶大姑问叶柱。

    叶柱道:“大姐,你说的是啥话?咱娘不是早就过世了吗?”

    “是啊,是早就过世了,不过我可是有话要说的。”说完还看了一眼老爷子。

    老爷子被叶大姑那一眼看的有些心惊胆战,难道这丫头知道了什么事儿,不行,绝对不能让她说出来,不然自己就毁了!“

    “爹,你还要不要和老二说那事儿,还会不会死不瞑目?其实我娘当初在山上,是被,”

    “行了!老二,刚才我是病糊涂了,说了些不知道什么话,老四好好的一个人,自然会自己照顾自己的,他还有儿子呢,哪里能让你们养活,我是跟你说笑呢,绝对没有这回事儿。老二,你别放在心上,这人老了,又病了,难免是想的不周全,你看你大姐这好不容易来了一趟,我想和她单独说说话,你出去待会儿吧。”

    叶柱觉得这爹也改变主意太快了,不过不让他答应那个事情,比啥都好,所以他赶紧出去了。

    等屋子里只剩下老爷子和叶大姑了,老爷子喘了口气,问道:“你刚才说那话是啥意思?”

    “爹难道还不知道这意思?那可是十两银子呢。”叶大姑冷笑道。

    果然这丫头是知道的,以前他只是怀疑,所以郭氏把她给那样嫁出去,他没有阻止,反而想着让这丫头尽快的离开,就是有些心虚。

    看老爷子脸一阵白一阵青的,叶大姑说道:“不过您老放心,我这几十年都没有说出去,要不是因为你老自己太偏心,我还不会说出来呢,毕竟让自己的兄弟知道自己的爹是个啥样的人,这难受我自己一个人承受就行了,但是要是让我兄弟一辈子都有个负担,那我也不介意把事情说出来了。”

    叶大姑的意思很明确,你不提离谱的要求,那我这个秘密就永远是秘密,你要是提了,那对不起,我也不介意把你的形象给毁了,虽然你的形象也不怎么好,但是呢,让儿子恨他,说不定身后事都办不好,以后没有人烧纸,甚至更严重,那最好的就是不提要求,让这个事儿埋在肚子里。

    “好,我不会再说啥事儿了,不过你也必须保证不能让这个事儿给你两个兄弟知道,不然我就是变成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到底是心虚呢,这一提就成。

    叶大姑笑道:“放心,这事儿你记得,我都不好咋开口呢,毕竟是家丑嘛。”

    “唉,当初那个情况我能有什么办法,人死不能复生,多得点钱,你们兄妹几个不是能过的好一些?”老爷子还试图给自己辩解,不过叶大姑没有理会他,过的好一些?他可是转眼就盖了房子,然后娶了郭氏了,这么个自私的人,怎么还好意思说这个话?

    “大姐,咋样?爹还有话跟你说?”郝氏问道。

    叶大姑悄悄的对小桥点了点头,对大家说道:“爹说以前自己没有尽好爹的责任,这是和我赔罪呢,不过我一个当闺女的,哪里能让爹给我赔罪,现在一切都好了,没有事儿了,老爷子让大家都进去呢。”

    “大姐,你刚才跟我说咱娘怎么了?”叶柱问道。

    “没啥,我问爹是和咱娘合葬呢,还是单独葬呢,爹说他还是单独葬吧。”叶大姑把这话一笔带过,叶柱也没有问别的了,他也想不到别处去。

    郭氏想着让老爷子给这叶大姑赔罪不可能,但是还想问问老爷子把那事儿说了没有,叶柱答应了没答应,只是后来单独问老爷子的时候,老爷子说了这事儿算了,不准再提了,郭氏闹腾也没有法子,这次老爷子是铁了心,不提这事儿了,哪怕郭氏以死相逼,也没有用。

    “都给老四宠坏了,有胳膊有腿的,干啥不能自己养活自己?惊蛰都在地里干活儿了,要有个当爹的样!”这是老爷子最后对郭氏说的。

    过了十来天,叶老头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一天,闭上了眼睛,过完了他这一辈子。

    老爷子的子孙把老爷子的后事办的是特别的好,叶家村还有亲戚朋友们,谁都羡慕老爷子有几个好儿子呢。不过,这中间的恩恩怨怨又有谁知道的清楚呢,都随着老爷子的过世给掩埋了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新坑:

    请大家支持!

    小桥流水人家242_小桥流水人家全文免费阅读_242番外三更新完毕!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