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大结局

小说:想入妃妃 作者:唐家三少

    三更时分,莫明珠已经准备好了所需要用的东西,将守夜的狱卒都迷晕了过去。萧煜辰却还昏迷不醒,好在这男人有个本事,就是晕迷的时候身体也能有本能的反应,比如知道是莫明珠,勉强能使点儿劲儿走路。

    莫明珠搀扶着他出了地牢。

    皇宫里一片肃杀,四处都是萧景仁的人在巡逻,到处可见歪歪咧咧倒着的宫人尸体,血迹斑驳。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发讯号给秦长梵和爹爹,带兵攻进来,她与萧煜辰躲起来不被当做人质,这样是唯一可行的办法。她那点制香本事,如何能敌过千军万马。

    莫明珠拔下万香钗,立刻冲天一道七色的光束飞上去,整个皇宫外围都看了清楚。此时秦长梵刚从大将军莫府出来,与莫鼎元商量如何铲除高家以及旧朝余孽之事,便看见皇宫的方向有冲天的光。

    “不好!”秦长梵说。

    莫醒初出来送他走,不明白,只觉那光束很好看。“这是什么烟火,七彩绚烂的。”

    “这不是烟火,是你姐姐在求救!”

    秦长梵赶紧进去找莫鼎元商量!

    ·

    皇宫乾坤殿里,萧景仁正被非羽师徒俩逼迫着找龙额宝藏。

    “太子殿下,这人都已经弄手里了,抓来严刑拷打不就好了?再不济把那小娃子用作威胁,量他们不敢胡说。”非羽说。

    萧景仁轻哼了声:“天下之大,他要是胡乱说个宝藏地点,我们难道去掘地三尺吗?等发现是假,恐怕人都已经逃了!”

    鬼香师阴阴的笑了声。“还从没有谁能够在本香师的手底下逃走,只需天明,皇帝就会五脏剧痛,到时候他一定会说,因为没有人能承受得住那样的痛苦。”

    这时,属下就来报告了刚刚在皇宫里发生的七彩光束一事。鬼香师听了立刻眼睛大睁,上前一把揪住太监的衣领。“你说什么?”

    太监被吓住了,说不出话来。非羽替他重复了一遍:“师父,他说是七色光,有什么问题吗?”

    鬼香师丢开太监,那太监丢下去的瞬间被他手指甲飘着的黑色之气所沾染,立刻脸全部溃烂,倒在地上呜呜打滚。

    “那不是光,是香!没想到我制香门掌门竟然还有后人。”

    制香门乃天香女锦婵所创,因为有天香女将转世与龙额侯后人携手称霸的传言,所以制香门世代都不设掌门,只有副掌门管理门中事情。鬼香师就是副掌门。

    鬼香师师徒当即冲出来,找莫明珠。莫明珠当然早在求救信号发送的瞬间就转移了,躲在一处石林之中。

    鬼香师很快找来。莫明珠本想将萧煜辰安置在此处,把孩子找回来,却没想到这对师徒来得这么快,她根本走不开。如果他们用孩子来威胁她,只怕她只能出去……

    该怎么办?莫明珠一想起孩子,就心如刀割。

    “走……”

    忽然她背后响起个男人的声音,没这么回头一看,月光软软的投下来,把这男人的脸勾勒得半明半暗。依稀可以看清他的模样。“萧景凌!”

    萧景凌穿着普通百姓的衣服,神情冷肃漠然,十分消瘦。

    “萧景仁已经在附近布置了天落地网,你们等不到救援军攻破宫门就会被他折磨而死。他已经疯了……”萧景凌说。

    咬咬牙,莫明珠也只有赌这一把,扶着萧煜辰跟萧景凌一起离开石林,走入一座假山的洞穴,竟然里头有个洞口,下了地洞,七弯八绕的就到了另一处偏殿,然而继续寻找下一个地洞。

    莫明珠从来没有发现竟然还有这些地洞!更没有想到,最后身边是萧景凌帮她。“这是为了以防宫-变挖的退路,当年父皇有心传位于我并告诉了我这些,萧景仁只知其中的一条,并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条出宫的路。”

    莫明珠一听是出宫,停下步子。“我不能走,我的孩子还在里头!”萧景凌目光暗了暗,他久卧在榻上并不知道她已经有孩子了。时光,正是不等他,只怪自己当初大好的机会,却亲手将它毁掉了。

    “你在这儿等我。”

    他说完,不给莫明珠说话的机会,一闪就没了影子,等他回来一是半柱香以后。萧景凌怀里抱着个婴儿,婴儿安然的拉着他衣襟熟睡。

    “檀儿!”莫明珠眼睛闪着泪光,接过孩子,无意碰到萧景凌的衣摆,感觉有些滑腻,正要问他是不是受伤了,萧景凌却面色如常的催促她说,“赶紧走,萧景仁身边的那对师徒了得,只怕很快就会追来!”

    莫明珠一手抱着孩子,另一手扶着萧煜辰十分吃力,萧景凌想替她抱孩子,然而莫明珠却本能地推开了他。莫明珠有些歉意,萧景凌却只是讪讪的笑了笑,“我从前那般伤害你,你对我防备是应该的。”

    “……对不起。”

    来不及多停留了,隐约已经听见了有带刀剑靠近的脚步声!萧景仁追来了,洞里也能听见他的怒吼:“萧景凌你这个叛徒!那女人都已经是敌人的女人了,你还蠢着脑子贴上去做什么?”“她只会利用你,然后把你一刀杀了泄恨!”“萧景凌、莫明珠,快给我出来!出来!”

    从声音都可以听出,萧景仁怒极了!

    后头追兵追赶,莫明珠只能拼命带着孩子和丈夫往前走,走着走着,萧景凌却不走了。

    莫明珠回头来问:“你怎么不走了?萧景仁已经疯了,他本就那么恨你,不会放过你的。”

    萧景凌扬了扬嘴角。“……我终于……等到你的关心了。”

    “都什么时候,你还说这个!”莫明珠急。

    萧景凌微笑的嘴角却汩汩溢出鲜血了,靠着石壁斜斜倒了下去。莫明珠吓着了,赶紧扶他,才发现他这身暗褐色的衣服竟然已经被鲜血染透!

    他回去取孩子的时候,被大太监李秀峰发现,暗暗捅了他一刀。他抱着孩子躲避不及,生生受了。

    萧景凌已经气息微弱。

    “明珠,分开的这一年里,我一直在想到底用什么方法能够让你永远记住我……”“思来想去,也只有把这条命给你……这一个法子……”

    莫明珠猝不及防。“你别胡说八道,咱们赶紧出宫,我替你止血!”

    萧景凌摇头。“不用管我,我本就已病入膏肓,活不了了……”“答应我……好好……活下去……”

    他已气若游丝,流失的鲜血不断地带走他生命。莫明珠已不知道如何面对着个曾经她最讨厌,现在却拿命来恕罪的男人。“萧景凌……你再撑一撑。”

    “我想看看……你的孩子……”

    莫明珠把孩子抱过来。萧景凌看了眼,带血的微笑,“很好……他长得很好……”“等他长大了,替我转告他……一定要,做个好皇子,好皇帝……不要……像我……”

    他话没说完,浑身已经软在地上。

    身后追兵越来越近,莫明珠擦去眼泪,手抚摸了萧景凌的眼睛、让它闭上。“……再见。”

    莫明珠赶紧带着孩子和萧煜辰撤离,然而走着走着,她用透视眼一眼,却发现暗道之下竟然还有暗道!

    再看那道中,竟还有亮光和香气!此淡绿色的香气,和他们再建巫山地宫里看见的一模一样!难道说……

    莫明珠想起一个令人震惊的可能!难道说,地宫就在整个皇宫之下!

    莫明珠循着那丝幽香寻找,忽然脚下一滑,与萧煜辰一起从突然出现的密道翻滚下去!

    一阵翻滚之后,身子陡然腾空!

    “啊!”莫明珠只觉这次是要摔死了!然而忽然身体被横空一抱,片刻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小心!”萧煜辰神智尚且模糊,刚才发生的一切他隐约有感觉,这会儿才终于压下那毒,苏醒过来。

    “明珠你怎么样?”

    “煜辰,你怎么样?”

    两人竟同时问道,而后又相视一笑,好不好互相心里都有数了。孩子稳稳地落在萧煜辰臂弯里,哭了两声,就不哭了,安静的睡起来。

    莫明珠和萧煜辰这才看清了四周!壁画高阔,五彩斑斓,墙壁上都用夜明珠装饰着照地宫。

    “没想到,最大的地宫,竟然就在皇宫底下!”莫明珠惊叹。着座地宫放得有条不紊,和其它那几座的杂乱显然不同。对比之下,那些地宫就小了很多。

    “大齐这么多任皇帝,日夜都想得到的东西,竟然在他们生老病死生活了几百年的土地下。”萧煜辰轻嘲一笑,“若是让他们知道,只怕会呕血气死。”

    “是啊,龙额侯真是太聪明了。”莫明珠忍不住赞叹,想起建巫山地宫下与萧煜辰长得几乎一样的男人。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地宫就深深诠释了这句真理。

    地宫中心呈八卦状,八方各个卦位都有一扇高两丈许的石门,形状大小一模一样。萧煜辰让莫明珠看看那八扇石门有何不同。莫明珠用异眼看了看。“他们颜色都不同,赤橙黄蓝共七色,都有毒香气。”

    “你没有带香料,恐怕不好办。”萧煜辰有些无奈,“难道真是天要亡我们么。”

    莫明珠拔下万香钗。“虽然没有带香料,但是……”“有此一钗,已足矣。”

    莫明珠从钗上引下香来,很快那七色的毒香在碰触道万香钗的时候,都渐渐消散了。

    萧煜辰揉揉莫明珠的头发。“这个女人没有找错。”他笑。

    莫明珠而已对他温柔一笑。然而两人都知道,现在的情况只怕也不容乐观,只是不愿让对方担忧。

    八个门,竟然是八个宝库,金银珠宝堆积如山!数不清楚。难怪大齐的历任皇帝都发了疯似的寻找宝藏,这么多金银珠宝,只怕两国的国库加起来都不一定有这么多!

    有了这宝藏,要夺天下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粮草的问题。

    莫明珠与萧煜辰看了之后,都心头大震,萧煜辰越加有信心,只要度过眼下这一关,这天下迟早是他的!

    就在这时,忽然他们二人背后传来回响声——

    “原来这就是龙额侯的宝藏!”“果然恢弘壮丽!”

    鬼香师师徒循着气味找来了地宫。

    “都是我的了,这些宝藏都是我的了!”

    非羽看那金灿灿的金山,止不住狂喜,扑进金子里哗啦啦的捧起来。“师父!好多金子,好多金子!”“也分我一些好不好?师父!”

    鬼香师挥袖就是一脉香击在非羽胸口。“都是我的!”

    非羽当即吐血不止。

    萧煜辰将莫明珠母子护在身后,鬼香师苍老的脸笑得狰狞,步步逼近。“不必逞强了,很快天就亮了,想必你已经感受到腹中疼痛难忍了吧,哈哈哈……”“天下霸主果然是天下霸主,身中剧毒竟然还能苏醒过来运功护人,老朽真是佩服。”

    莫明珠心底咯噔一下,拉萧煜辰。“你,你怎么不告诉我?很疼吗?”

    萧煜辰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并不碍事,就没有告诉你。”

    鬼香师阴狠笑了一声,“你就去阴曹地府当你的霸主吧!这些宝藏,还有天下的宝藏,都是我的了!”

    他又说,“莫明珠,你若跟我走,我还可以留你们母子一条性命,否则,休怪我不客气了!”

    鬼香师说着就出手,但论武功他不是萧煜辰的对手,然而他故意闪躲,让萧煜辰消耗体力,加速毒发。

    莫明珠抱着萧檀,不敢贸然上前。非羽见有空子可钻,朝莫明珠袭来。莫明珠拔下万香钗,与他战作一团,非羽重伤了,并没有讨得了好,双方僵持,然而,忽然,非羽一声痛哼,七窍流血不止!脸上呈现黑死之气!

    这一变故,令三人都惊了惊了。

    萧煜辰丢下鬼香师,过来将莫明珠护住。“不好,金子有毒!”

    他话音刚落,八扇门里的珠宝都溢出黑色毒气,铺面而来!

    “是锦婵留下的机关!”鬼香师大骇,锦婵女的香天下无解,中之必死!他转身就沿着洞壁飞身出去。

    萧煜辰带着莫明珠要飞出去,可是飞到半空却掉了下来。“煜辰,你怎么样,你怎么样……”

    萧煜辰呕血不止,连话都说不出来了。“……我,没事。”

    “怎么可能没事,你吐了这么多血。”莫明珠慌了,从没有这么恐惧过,怕他会就此殒命,甚至比自己死还要怕。“撑住,不要离开我,知道吗?你是我在这世界唯一的亲人……”

    萧煜辰从她身后看见浓烈的黑死之气铺来,笑着说了好,摸了莫明珠的脸,而后忽然一使力,将莫明珠母子送上了出口。

    “不!不要……”

    莫明珠惊恐,眼看着离地面越来越远,离萧煜辰越来越远。

    “照顾好咱们的孩子……”他的笑和叮嘱,瞬间被黑色的毒气淹没,什么也看不见了。

    “萧煜辰!”

    莫明珠被扔上了地面,此时隐藏假山下的地道已经被萧景仁挖平,上千叛变的侍卫、御林军将洞口团团包围,莫明珠此时被抛上来。

    萧景仁大喜,身边鬼香师已经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萧景仁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宝藏。鬼香师:“殿下赶紧将洞口封住,否则只怕下面的毒气会溢出来。”“等再过一个时辰,抓数千人投下去,以鲜血将毒气吸收,就可取出宝藏!”

    萧景仁一听,高兴地立刻让人堵住入口,又让人去寻三千活人。

    莫明珠用万香钗一划,将那数人都毒倒在地。“不许封!谁敢封洞口,我杀了谁!”

    萧煜辰在下面,她必须下去救他!

    “殿下,这女人就是龙额宝藏的钥匙,有她就能找到天下宝藏,赶紧将她拿下!”

    “堵上洞口,把逆贼王闷死,捉住贼女莫明珠!孩子就地处死!”

    莫明珠怀中萧檀不断的哭喊,仿佛知道自己的父亲已经殒命后的伤心、悲愤。

    莫明珠血红了眼睛,长发在夜风里翻飞。“谁敢动一步,我让谁死!”

    被莫明珠气势一震,没有人敢靠近洞口。鬼香师却并不怕她,拔出腰间的香剑,“你那钗子不过是我剑上折断的一片锈铁铸的,你以为能斗得过我?”“乖乖束手就擒吧!”

    鬼香师提剑劈过去,萧景仁趁两人周旋的空档,让人死死堵住洞口,有太靠近洞口,被黑色毒气不小心碰触道,立刻腐蚀成一团烂肉!

    莫明珠见状,泪水如注。萧煜辰在下头,黑气重重包围,只怕已无生还的希望。她来这个世界,只有这个男人是他的依靠,是她的家,然而却被这群人害死了!

    “是你们,是你们害死了他!!”

    莫明珠不要命的攻击,鬼香师猝不及防、连连后退。此时,天空破晓,萧景仁等人指间两个制香高手之间的对决,七彩斑斓的香气丝丝致命,围观的人有不少已经中毒倒地,死状可怖!

    “你们害死他,统统都要陪葬!”莫明珠几乎失去理智,也不管身上是否被刺伤,鲜血渐渐浸染了衣裳。鬼香师也被她逼得连连后退,最后终于得了缓气,一剑劈过去,万香钗断、香味骤失,将莫明珠肩膀刺穿。

    “看你有多厉害!没了万香钗,你就什么也做不了!”鬼香师杀红了眼,正要拔剑再刺,忽然见莫明珠低埋地脸抬起来,双目血红,嘴里不断的重复——

    “你们害了他……统统,都要陪葬……!”“统统都要陪葬!”

    她无法翻飞,双目如同嗜血!

    破晓的天空还没有云霞,刹那间,那彩色的□□自莫明珠身上爆发而出,冲天而去,浓香阵阵、万色渐变,迅速将附近数百敌人包裹其中!只听敌人惨叫连连,片刻就要支撑不住!

    鬼香师被一束香味紧紧勒住咽喉,“锦……锦婵……你是……”“宝藏……我的……宝……”片刻脖子便被腐蚀断裂,身首异处。

    萧景仁吓得双腿一软,跪在地上,“……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莫明珠挥袖,一束黑色毒香将他腐蚀得面目全非。

    “……逆我者,死!”

    莫明珠仿佛已经失去了神智,浑身披着浓烈的七色香味,比之墨非白的更加浓烈浩大,数千叛变的御林军将她包围,却如那数百人一样,成片倒下。

    片刻间,天空百鸟飞来,猛禽袭击,遮天蔽日!

    ……

    大奉元年,长安皇宫发生□□,旧朝太子叛军数千人,全数死于非命。百鸟躁动,飞于皇宫之上,数月不去。

    皇帝重病,皇后失踪。燕国九皇子带着灵药赶往大奉来,将病危的皇帝救了活了过来。可是皇后依然不知所踪,传言,那百鸟是寻不到皇后,所以才在皇宫上整日哀鸣。

    就这样,春夏秋冬,又是一年。

    第二年的夏季。

    萧煜辰站在皇宫高塔上,俯瞰长安城,天下就在脚下了。大奉总算安定,可是莫明珠却不知所踪……他派人去寻,只寻得她还活着的消息,却恁是找不着人。

    秦长梵调任了南将军,上前禀告。

    “陛下,征讨楚湘国的军队已经准备好。楚湘国觊觎我大奉财富,与西魏联合不断滋扰,这次就将他们一网打尽!”

    萧煜辰嗯了一声,从东方的日出收回视线。她说过的,要陪他一起戎马天下,现在又在哪里?还是说,因为上次宫变将她吓住了、她改变主意了,不想与他涉险了,想要自由自在的生活?

    萧煜辰叹了口气,沉沉的。

    秦长梵看着,心下不是滋味,就安慰了几句。“娘娘或许有要事耽搁了,办完就一定会回来的……”

    *

    出征那天,萧煜辰亲自率军出城,萧檀在莫鼎元的护送下来送。

    萧檀已经勉强会走路,跌跌撞撞跑过去抱住萧煜辰的腿,喊,“母后……母、母后……”

    萧煜辰忍俊不禁,把他抱起来。“傻孩子,这是父皇,不是母后……”“母后是女子,父皇是男子……”

    萧檀却不依,非嚷着“母后”,而后指着他背后。

    萧煜辰心下一个咯噔,回首看去。日出之下,那女子背光走来,身上有七色的香气,身边有百灵鸟上下飞舞,渐渐越来越的鸟儿盘旋而来,围绕着她歌唱。

    她含着笑,步步生莲,倾国倾城不为过。她身后,跟着数百制香门的制香师,个个都是高手。墨非白也在她身后,看萧煜辰笑吟吟。

    “明珠……”萧煜辰不敢眨眼睛,只怕一眨眼,眼前朝思暮想的人就不见了。

    莫明珠轻轻扶了抚身。“臣妾参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个俯视,一个仰视,目光交汇,都是无尽的思念。

    莫明珠摊开掌心,中间一粒药丸,刹那蒸发成一股七色香味,入了萧煜辰的鼻间。立刻,那铺天盖地的回忆,充满萧煜辰的脑海。那段,他们初见时的记忆,初次相爱的记忆,约定若是再见就一起征服天下的记忆。

    一时,七尺男儿竟也湿了眼眶。

    莫明珠挥袖子,香气铺做一道彩虹。“明珠回来了,回来实现我的诺言。”

    小小的萧檀站在两人中间,偏头打量之后,抱住萧煜辰的腿靠着,羞涩地笑看莫明珠,高兴得见牙不见脸。墨非白将他拉远些,小声告诉他:“小孩子不要乱看。”

    萧檀不听,扭头去看。只见他的父皇和母后紧紧抱在一起,难舍难分。鸟儿在空中盘旋,围着萧煜辰和莫明珠,吉祥和鸣。

    (正文完结)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