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

小说:相公你真坏 作者:唐家三少

    “不需要。”妖姬儿出现了,妖姬儿从他之红的衣服里掏出了一叠白花花的银票。然后他将这些银票都塞到了莫芊涵的手里,“你不需要别人的帮忙,你可以靠自己。”妖姬儿说的这些银票本来就是莫芊涵的一样。

    “是吗?”莫芊涵笑,没想到妖姬儿倒成了她的提款机了。夜刹盟是六国最大的杀手组织,日进斗金斗银是再正常不过了。如果说妖姬

    儿是钻石王老五,她绝对相信。“你确定这些银票都是我的吗?”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把银票放在妖姬儿身上了。

    凡是夜刹盟无法完成的事情,夜刹盟不但要退还雇主原本付的银子,还要加倍奉还,她好像没有光顾过妖姬儿的生意。更没给过妖姬儿

    银票,她哪在妖姬儿那里存了这么多的银子。

    “确定。”妖姬儿肯定地说,对他来说,这银子是他的就是莫芊涵的。再说了,他根本就不在意这么一点点的银票。“我身上带得不多,如果你还想要的话,跟我说一声,我去拿。”夜刹盟各个地方都有分支,包括这里。

    莫芊涵晕了,妖姬儿真是一个大款啊,她手里这厚厚一叠子的银票竟然还被说成了不多。这么厚得都跟手纸有得比,每

    张面额相信没有一张是小的。谁要是娶了妖姬儿,以后不怕家里闹饥荒,不管家里人口再多,只要妖姬儿一出马,就有鱼有肉,还燕窝熊掌

    “成,那就谢谢了。”人家送上门来的,她为毛不要。反正她现在正好需要银,不是吗。

    莫芊涵有银子在身之后,说话底气更足了。这样子一来,吐蕃军队的吃喝完全不需要锦澜国的军粮来养着。为此,没人再敢说这二十几万吐蕃军队的坏话,但那种眼神一下子是改不过来的。这些人作为俘虏待在锦澜国,吃的用的花的也是莫芊涵的银子,相当于也是他们锦澜国的。可碍于莫芊涵,没人敢把这种不满的情绪放在表面上。

    不过这种平静的日子也没有过多久,雷诺在收到一个姓莫的女子,把吐蕃国两支军队都给收服了之后,十分的气恼,马上发信函问木特尔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

    木特尔给雷诺回信,说锦澜国的那个莫芊涵,不太好对付。

    雷诺一看那个姓莫的女子竟然是自己死对头的女人,十分的愤怒。“饭桶,饭桶,全都是一群饭桶。”雷诺大发雷霆,把桌上的东西全

    都推倒在地。“想不到那莫芊涵的命这么大,掉入万丈悬崖都没能摔死她!”雷诺暗沉的眼睛眯了起来,莫惊天跟莫芊涵是一起掉下那个悬

    崖的,既然莫芊涵没死,那么莫惊天呢?

    雷诺心里一横,他已经杀过一次莫家父女了,不怕再杀第二次。莫惊天知道他的秘密,而那个莫芊涵却跟他作对,竟然敢帮着锦澜国对

    付他们吐蕃国。这对父女等着吧,他能一次将这些人置于死地,就有第二次的能力!

    哼,敢跟他做对,这些人通通都该死。“来人啊,给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传信,让他们立刻赶到主军营,帮助木特尔力退锦澜国。将那些锦澜士兵全都杀光,一个不剩!”这些人敢反抗他,那么他就把那个边城彻底给毁了!

    “是,大王。”领了命之后,那人拿带着信去见东、西、南、北、中。那人骑着快马,也跑了整整一天的路,才到达这五只老怪物的所

    在地。“五位前辈,小人有要事相告。”

    “什么事情?”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一直都盯着那个男人看,眼里流露出来的馋意,差点没把人给淹没了。

    那个人知道这五只老怪物在看什么,从马的另一边,卸了一个会乱动个不停的毛袋子。看到那个麻袋,五只老怪物眼前一亮,口水连连

    东怪物实在是馋得紧,一个着急,就从那人手里抢过了麻袋。麻袋一打开,竟然是一个白白嫩嫩,脸上带着鼻涕眼泪的五岁孩子,“娘……娘……我要见我娘……”

    东怪物两眼发红,手一伸,一下子就打在了小孩的声上。小孩卟地吐了一口血之后,就晕死过去了。西怪物拿起了一把银晃晃的刀

    ,就在小孩的脖子上抹了一刀。鲜红的血液就这么喷洒在了这干涸的土地上,染出一片腥红。

    因为小孩昏死了过去,哪怕身上有疼痛,也没有半点反应,就连一点点的挣扎也没有。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是故意这么做的,要是死前挣扎过的孩子,肉吃上去就没那么嫩了。五只老怪物动作十分利落地把孩子的肉脏都掏出来后,就架在火摊旁边烤了起来。

    看到这五只老怪物如此熟练的动作,绕是再冷血的人都会有感觉。那个送孩子的人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五只老怪物是怎么杀死孩童,并处理孩童的尸体,架在火旁烘烤。看到这么血腥的一幕,那人觉得自己胃反得厉害。

    来人悄悄地别过头去,用手捂了一下嘴,“大王有令,希望五位前辈去主军营,助木特尔王子一臂之力。”来人一点都不想再看到,这些人是怎么吃孩子的尸体的。

    虽然空气开始飘荡出肉香的味道,似乎还能听到那滋滋的冒油声。只是那个一起到,这一切都是从一个孩子的尸体上发出来的。哪怕他对肉有再大的欲望,都只想狠狠地吐一番。好在这五只老怪物只吃小孩儿,要是连大人都吃的话,他就不敢再来送信了。

    “嗯嗯……我们知道了,你回吧……”五只老怪一心一意,把自己全部心思都放在那香喷喷的肉上。哪有空理会那个男人。

    看到五只老怪物这个样子,来人也没有办法。因为他知道,这五个看着十分奇怪的老怪物,年纪虽然不小,但本事比他们的年龄更高。

    为此,他们的大王才会把这五个怪异的老怪物请了出来。只是五只老怪物一出来,他们吐蕃国丢了不少的孩子啊。

    那人也没再多留,而是先一步,回到了吐蕃军营里,为木特尔带信。“木特尔王子,大王已经派出五位前辈来助您了。”

    “噢,他终于要把那五只老怪物请出来了?”木特尔知道雷诺那个男人一定会把五只老怪物请出来,倒没想到这么快就让他们出来了。

    要知道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可是雷诺最后的压轴大宝啊。

    看来,莫芊涵连胜两局,把他布出来的左臂右膀砍断之后,再加上雷诺已经知道莫芊涵还活在世上这个消息之后,再也等不了了。不管

    什么最后一击不一击,偷袭不袭的。雷诺此时只是一心想要至莫芊涵于死地,莫芊涵的出现,已经把那个男人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是的,属下已经见过东、西、南、北、中五位前辈了,他们表面会尽快赶来。”

    “呵呵,你没有给他们带去什么礼物吗?”木特尔撑着自己的头,高大的身体微躺在躺椅上,一只脚微架,一只脚微变。那股王者之风,不意而喻,使得才被五只老怪物吓过的男人又流出了一声冷汗。

    “小……小人没有啊……”五只老怪物专喜食孩童,这是一个不能说的秘密。这件事情,除了雷诺大王及他之外,就只有另一个专

    给多只老怪物抓幼童的人知道了。这是何等血腥的事情,他们当然不会透露出去。万一被吐蕃国民知道这件事情,雷诺大王的统治肯定会受

    到影响。

    此事可大可小,他和那抓孩子的人心里都有数,绝不会向外透露半个字的。

    “是吗?”木特尔的笑特别得阴森,这些人还真会阳奉阴违啊,当着他是一套,当着雷诺那个男人又是一套。哼,这种国家,他要来做

    什么,还不如拱手让给美人,好哄得美人归。

    “真是如此,木特尔王子可还有什么吩咐?”在木特尔那能夺人心魂般的眼神之下,男人感到压力加倍。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让男人真想逃。

    “你下去吧。”木特尔给吉木尔使了一眼色,让吉木尔把这个男人给做掉。原本想着这些人好歹会有一点良心,谁知道他们一直都没有变过。

    吉木尔收到了木特尔的眼神之后,点了一下头,跟着那个男人一起出了帐篷。在一处无人之地,吉木尔迅速上前,拿出一把银晃晃的刀。一手捂住了男人的嘴,另一只拿着刀的手,在男人的脖子上抹了一下。一条鲜红的血液就这么喷涌而出。

    男人瞪大了眼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杀,他为吐蕃国尽心尽力,甚至还做了违背良心的事情……死不明白自己错在什么地方的男人大张着眼睛,回头看了一眼吉木尔。

    吉木尔冰冷一笑,“怪只怪你的心太麻木,靠错了边儿。”吉木尔蹲下身子,把匕首上的血在尸体上擦干净。“来人啊,把他给我拖下去,喂野狼!”

    “是……”很快就从旁出来了两个士兵,他们一言不发,没有任何疑问,只是遵从了吉木尔的话,把男人的尸体给抬走了。

    前一秒,男人还看着东、西、南、北、中这五只老怪物如何蚕食那个五岁孩童的尸体,下一秒,他被扔出去的尸体则被一群野狼所瓜分着……

    “木特尔王子,要不要把刚才那个消息告诉王妃?”吉木尔看着木特尔,东、西、南、北、中那五只老怪物是最难对付。听闻当年那五

    只老怪物都还很年轻的时候,身手就十分了得,鲜少有人能与他们五个匹敌。如今都过了这么久的时间,这五只老怪物的功力到底有多深,

    可想而知,那是深不可测啊。

    就怕他们五个联手,这世上已经没有人能与他们对打了。

    “放心吧,涵儿做事儿自己心里有数。她敢这么雷厉风行地把我两个营都给挑了,就说明她已经做好了准备。我想涵儿是故意这么做的,但她最终的目的不在于那五只老怪物,而是想把雷诺引过来。”莫芊涵的眼睛一直都放在了雷诺那个男人的身上。要不是雷诺是吐蕃国的大王,想要侵犯锦澜国,不论如何,莫芊涵都不可能插手这件事情。

    所以锦澜国该感谢,这次向锦澜国发动进攻的人正好是莫芊涵的死敌,否则以莫芊涵的性子,她不管的可能性更大。最多就是她搬个家,去到另一个国家。

    “王妃这么做,会不会太交冒险了一点?”吉木尔有点担心,实在是那五只老怪物太难缠了。

    “涵儿的武功最后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不真不知道。可我对她的脑子有信心,就算东、西、南、北、中这五只老怪物再厉害,都是斗不过我的涵儿的。”木特尔对莫芊涵似乎真的很有信心,一点都不会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的到来而感到担心。

    “希望如此吧。”吉木尔汗言,他没想过那么骄傲的木特尔王子会如此信服一个女子。虽然那个女人是奇特了一点,聪明了一点,漂亮了一点。但这着迷的程度,真让吉木尔有点受不了啊。难不成有了心上人的男人,都会变成木特尔王子那个样子?

    好在他已经过了那个岁数,家里有妻有儿,与情爱无关。只守着那一份似亲人般的情感。

    “不好了,不好了……”没过多久,锦澜国也收到了消息。

    “什么事情?”狄青看着那个慌慌张张的士兵,有些不悦。

    “回狄将军的话,听闻吐蕃军营里来了五个十分怪异的老头,一个长得跟火一样红,还有一个是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还有黑色的。这五个怪人在去到吐蕃军营前,先是跑到了我们的城楼上,把我们守城将令给杀了。而且,他们还把将令的头给带走了!”那五人手法太快,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将令的头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脸上也全是将令的血。

    “什么,守城将令被杀了?”听到这个消息,狄青的眉头锁得更深。在莫芊涵的帮助之下,他早就知道吐蕃国的大王把那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请出了山。莫芊涵说过,这五个非比凡常,而且还有吃孩童的怪毛病。如此看来,这事儿十分的棘手啊。

    “没错。”想到之前的那一幕,自己才眨眼的功夫,守城将令的脑子就不翼而飞了。等他们醒过来时,就看到去往吐蕃军营的方向,有五个异色的男人,其实一个手里提着一人的人头,哈哈大笑地离去了。

    “好,这件事情我已经告诉了,你先下去吧。”狄青将那守城士兵挥退下去,现在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真的插手进了这场战事之中,他该怎么办?想到那五只老怪物,狄青知道他没有把握一个人能胜过那五只老怪物的。

    “出什么事情了吗?”老远,莫芊涵就听到了士兵的大喊大叫,所以就过来看看。听那话的声音,是出什么大事儿了。

    “涵……莫姑娘,东、西、南、北、中已经来到了吐蕃国的军营里。不但如此,他们还给了我们一个下马威,把我们守城将令给杀了,头也被带走了。”狄青看到莫芊涵走来,眼里亮了不少。不知是觉得莫芊涵能把这件事情帮他解决掉了,还是单纯只是为了莫芊涵这个人,亦或是两者皆是。

    “好了,不管是莫芊涵还是涵儿,只是一个称呼而已。”涵儿这个肉麻的名字,她已经听到麻木了,多一个人这么叫她也没什么关系。

    “果然,雷诺那个老匹夫在知道我没死之后,马上把那五只老怪物给调了过来。”莫芊涵脸色有一丝沉重。

    “妖姬儿,你帮我一个忙。”莫芊涵把妖姬儿叫了过来,然后当场写了一张纸条,交给妖姬儿。“你拿着这块玉佩,到大街上去,自然会有人来找你。你见到那个人之后,把这张纸条交给他,让他快点送到锦澜国离城的莫家,交给我爹。”雷诺那个老匹夫知道她还活着,肯定也会怀疑便宜老爹的生死。

    好在她让欧阳龙跟司马识香都留了下来,保护便宜老爹。雷诺那个老匹夫身边真正的高手差不多都已经派出来了,相信那些软脚虾应该不是司马识香还有欧阳龙的对手。再者,邪焰皇也派了人,看着莫家了。“还有,妖姬儿,如果可以的话,我想你再派出一些人,去保护我爹。”

    便宜老爹是她唯一的亲人,不得有任何的闪失。她宁可把事情弄夸大一点的。

    “没问题。”妖姬儿拿着莫芊涵的纸条和玉佩就离开了,他知道现在是非常时刻,雷诺跟莫家有过节。所以没有多问什么,他了解莫芊涵心里的想法。

    “涵儿,你说那五只老怪物该怎么办?”狄青真正担心的依旧还是那五只老怪物的事情,他都怀疑,这世上是否还有能打败那五只老怪物的人吗?

    “你是想问,我跟那五只老怪物对起手来怎么样是吧?”狄青吞吞吐吐的样子,让莫芊涵觉得好笑。“你放心吧,虽然我还没有跟那五只老怪物交过手,他们的武功是很高,但我的也不差。所以那五只老怪物的事情,你不用放在心上。”

    上一次跟那五只老怪物见面的时候,那五只老怪物一点儿都没有发现她。这倒不能说明那五只老怪物的武功不如她,只因他们吃得太香太专注了。可同样能证明另一点,她的武功绝对没有比他们弱多少。要知道不管那五只老怪物吃得再专心,作为一个习武之人,该有的警觉,他们是不会少一分一毫的。

    所以她跟五只老怪物打起来,谁胜谁负,还是一个未知之数。

    “你有把握吗?”狄青不希望莫芊涵冒险,毕竟这个责任应该是由他扛起来的。

    “有没有把握,你今天晚上就会知道。”人家准备先声夺人,那么她当然也要还礼啊。来而不往非礼也,这不是她做人的道理。

    莫芊涵诡异一笑,她倒要见识一下,那五只老怪物到底有多厉害。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的好天儿。一身黑衣的莫芊涵潜入到了吐蕃国的军队,看到吐蕃国的这些士兵脸色有些不太好,仔细一听。原来是那五只老怪物在来到这里之后,也没半点收敛,依旧以孩童的肉为生。因为这个原因,吐蕃士兵都不喜欢那五只老怪物,哪怕这五只老怪物能帮他们打胜仗。

    莫芊涵看到在那高高的旗帜之下,挂着那个守城将令的人头。被晒了大半天的人头,似乎有点冒油发干的味道。莫芊涵先是没有理会那个人头,而是来到了军营里面。记得上次那头达达勒丝的猪只是被她教训了一顿,还没死吧。

    莫芊涵来到了达达勒丝的帐篷外面,她听到达达勒丝的帐篷里很是吵闹,不过跟上次不一样,上一次达达勒丝正忙着压女人。而这次,达达勒丝似乎在忙着发脾气。

    “庸医,那些都是庸医,老子怎么可能不行了呢,老子怎么可能会站不起来呢!”达达勒丝一脸怒意地看着自己身下的那个家伙。以前它是自己最好的兄弟,让他欲仙欲死,如今成了他最大的耻辱。那个锦澜国的女人逃走了之后,他就再也没有硬起来过!

    听到达达勒丝气馁、恼羞成怒的声音,莫芊涵偷笑了一下。一直生活在渔水之欢中的达达勒丝,让他做不了男人,上不了女人,还真是要了他的命噢。莫芊涵潜进了达达勒丝的帐篷里。

    看到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黑衣女子,达达勒丝愣住了,“你是什么人?”

    “哟,这么快就把我忘记了你。难道你不记得某天夜你,你当溜溜地压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同样的情景也出现过一次吗?”她上次似乎也是这样不请自来,把达达勒丝弄晕之后,再给达达勒丝下的药。

    “娘的,老子现在之所以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不是你这个臭娘们儿害的!”达达勒丝自然记得自己帐篷里来过一个黑衣蒙面的女子。只是作为一个男人,不但中了女人的招,还被人下药后不举,这话传出去,他还有什么面子,当什么将军。

    “没错,今天我来呢,就是来取你这条小命的。”那五只老怪物把他们的守城将令给杀了,还取了那人的人头,现在是时候她来回一报了。莫芊涵利手一出,没有露出一丝刀光剑银,但达达勒丝连惨叫的机会都没有。热血一喷,洒满地,头颅也跟一只小小的皮球似的,咕噜噜地在地上转动着。

    看着那具庞然大的尸体呯的一下倒地,莫芊涵淡然一笑,用一块布儿,把达达勒丝的人气给包了起来。达达勒丝的私生活那么糜烂,天晓得他身上有没有什么脏病。把达达勒丝干掉之后,莫芊涵才回到那挂着锦澜国守城将令的高棋之下,把那将令的头拿了下来。

    手心微微泛出一股热意,莫芊涵知道,那是人头上撒了毒粉,想要侵蚀肌肤所产生的感觉。看来那药性子还是挺烈的。不然的话,她不会有任何感觉。对于人头上的毒,莫芊涵半点也没有在意。除了那热热的感觉外,对莫芊涵没有任何影响。

    莫芊涵手里拎着这两颗人头,回到了锦澜国中。守城将令是为了锦澜国所牺牲的,因此,狄青命人将守城将令风光大葬,还把他的功绩写了一下。等到班师回朝之日,可以让其家属永享安逸。边城的天气比较热,狄青虽同情思乡之情,思念家人之意,也没有把将令的尸体留下来。

    在这么热的天气之下,要是把尸体留下来的话,只会遭来蚊蝇的叮咬,在了那蝇物腹中之物。

    “莫姑娘,你好厉害的功夫啊,竟然在那五只老怪物的手下,把将令的头带了回来,还把达达勒丝给杀了。”达达勒丝因为雷诺的宠爱,为人甚是嚣张,看到锦澜国的将令无不叫嚣辱骂,跟个地痞流氓似的。看到莫芊涵把这个一个讨厌的人都给杀了,锦澜国的将令都觉得自己出了一口气。

    更重要的是,吐蕃国那支主军营里,除了木特尔之外,地位最高的就要数这个达达勒丝了。他们只是死了一个守城的将令,而吐蕃国则是死了一个大将军,这种仗他们赢得漂亮。

    “怎么,你觉得这么一头死猪能比得上守城将令?”莫芊涵鄙夷地看着那个说话的人,这个达达勒丝身份看着是比守城将令高了那么一点。只是那人品来说,他们丫的已经亏了。

    那个将令似赚了一笔的而且一下子就垮了,他也不是那个意思。

    “涵儿,你把守城将令的头带回来,没遇到什么麻烦吧?”东、西、南、北、中这五只老怪物始终都是狄青心里的一块病。除非把这五只老怪物除去了,否则的话,他的心病就好不了。

    “那五只老怪物没有发现我。”虽然那五只老怪物在守城将令的头上动了一点手脚,下了什么毒。但对她没有半点作用,这一来一回的过程当中,她没有碰到那五只老怪物。这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她去的时候,正是五只老怪物进食的时候。

    也只有这个时间段,五只老怪物的警觉性会比较低。让她若入无人之迹一般,来去自由。

    “不过狄青,你要准备一下了。我估计雷诺那个老匹夫是时候也该到了。”莫芊涵算计着,雷诺那个老匹夫已经把那五只老怪物请出了山,算时间他自己也该出马了。

    雷诺那个老匹夫,算起来也是一只老狐狸。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他做了那么多的坏事,怎么可能还能在那个位置上坐着。他早该被人拖出去砍手砍脚砍脑袋,这样死了还不够,得被人狠狠鞭顿尸才行。

    “你已经得到消息了?”狄青发现吐蕃国的消息,莫芊涵知道得一清二楚,比他这个当主将的更灵通。他都有派人去吐蕃国打探消息,而莫芊涵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做。狄青怀疑,在自己看不到的地方或者是时间,莫芊涵到底做了多少的事情。

    东、西、南、北、中五只老怪物的情况,她比他了解。吐蕃国的布兵情况,莫芊涵知道得更清楚,利用地段优势,莫芊涵甚至生擒了吐蕃两支军队。更重要的是,狄青觉得,莫芊涵比他更有当大将军的那个本事。

    相信跟了莫芊涵的士兵,也许就连伤亡都会降低不少。战争与死亡挂钩的情况,可以在莫芊涵这里打破。

    “嗯。”雷诺那个老匹夫偷偷地离开了皇宫,这件事情估计木特尔还不知道吧。看来得找个人,给木特尔提个醒。

    “你是怎么知道的?又是你安排在吐蕃军营里的那个探子回报的?”狄青认为,莫芊涵之所以会这么了解吐蕃军队的事情,一定是她的人潜进了吐蕃军营里去。

    “不是,雷诺离开皇宫,往这战场上来。除了他本人以外,应该没有人知道。”整个吐蕃国,都没人知道。

    “那你……”既然只有雷诺一个人知道,那么莫芊涵又是怎么知道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山人自有妙计。”本来沐少白死也该死了,却被她救了回来。她可不是白救的,现在沐少白的命是她的,自然要帮她做事。不可否认,她那个无良师傅的飞信帮十分的好用。那消息遍布六国世界,只有她想不到的,没有她无法知道的。

    飞信帮安插在吐蕃皇宫里的眼线,刚刚来报,说最近雷诺有点奇怪。避不见人,只是偶见几个大臣,但那性子却怪得很。她一推算,唯一的解释就是雷诺那个老匹夫已经离开了吐蕃皇宫,只是找了个人装装样子。这个消息,雷诺那个老匹夫肯定没有告诉任何人,否则的话,木特尔早给她来话了。

    只可惜,她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从吐蕃军营里回来的。再跑一趟她也嫌麻烦,还是给木特尔带个消息比较好。

    “那我们该怎么办?”狄青从来都没有跟那个雷诺大王交过手,吐蕃国的君王一直都处进幕后,时常听到他的名字,却鲜少有人看到他这个人。为此,雷诺这两个字在别人的眼里蒙上了一层朦胧的色彩。越是未知,就越是可怕,狄青无法吃准雷诺这是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