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 我们工人有力量

小说:相公,请下休书 作者:唐家三少

    一位胆大的小厮道:“可是少夫人,我们都不会做糕点怎么办?”

    苏唐一笑,道:“谁生来就会呢?去了糕点铺,自然是有人教你们的。其实制作糕点很简单,不用三日便能学会大概步骤,但是要学精学好还是需要花费一番时间跟心血的。而如果满一个月还学不出什么名堂,那可是要送回府中的,这点大家也得想好了。”

    如今说出“一月送返”这话,也当是给之后留个伏线吧。

    众人一听,放心的放心,忐忑的忐忑,而后刚才那名说话的胆大小厮率先站出来,“少夫人,小的愿意去。”——反正他也是送来的,平时总闲着,捞不到什么有油水的活做,还不如去糕点铺学个本事将来说不定也能有个好出路,更何况,去了糕点铺正好有理由不向原主人汇报将军府里的情况了。

    有了第一个人带头,其他头脑灵活的,有抱负的,或者原本就会做些糕点的便纷纷站了出来,甚至有些家生子也为这“分红”而心动,犹犹豫豫的表达了意愿。到最后一数,竟有三十八人,这大大出乎苏唐的意料。

    之前她就盘算过,现在这店面比较小,有个二十来人就足够了,店面里大管事一个,招呼的伙计四个,柜台上一个,后边制作的管事一个,烧火干杂事的两个,擀面包裹的五个,匀馅拌料的得有四个,买材料的两个,赶车的一个……那么现在远远超过,自然还要裁减一下。

    于是苏唐又好一番删选……

    而在这时,有个小厮跑了进来,“少夫人,宋叔,兵部杨侍郎家送来了两个丫鬟。”

    宋叔一听,眉头皱起来了,有些为难的看向苏唐——上回少夫人说什么来着?再送来就全部回绝?理由是“将军家也没有余粮”?可这话,怎么好说出口啊!

    宋叔为难,苏唐却回的很干脆,“送回去。”

    “啊?”小厮压根没想到少夫人来这么一句,张着嘴反应不过来,而其他人也是各有疑惑。

    苏唐挥挥手,道:“就说咱府上暂时不缺人,等到缺了再问他要去。”

    宋叔那个汗颜啊!不过幸好,少夫人没说出“没余粮”的话来。

    小厮领命下去后,苏唐又对着其他人道:“我琢磨着府中很长一段时间都无需再添置人口了,所以就要劳烦各位了。”

    众人一听,立马感觉到身上的担子,齐应声声。

    等到人手全部选定,已近正午,苏唐已是饥肠辘辘,不过看着下人们或为欢喜或为失落的退下去,那心里还是喜滋滋的——她感觉得出来,如今这众人已经不再像一盘散沙,他们或为每月的五百钱奖励,或为在糕点铺大展拳脚,一个个都是信心满满,干劲十足,而这些,自然是她乐于见到的。

    而等到宋世安回来,便看到苏唐嘴角抿笑的拿着笔在册子上胡写乱划着什么。

    “回来啦?吃了没?”苏唐见他进门,随口问道。

    “没。”宋世安应着,解下朝服换便衣。

    苏唐忽然间停下笔,有些诧异——为嘛这一应一答这么自然又那么别扭,好似,好似,好似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

    打了个哆嗦,苏唐又道:“你家皇上真抠门,都不留饭的,这都大中午的。”

    宋世安嘴角一抽。今天皇上倒是开口留他吃午饭的,不过得知他每顿吃两碗饭后就赶紧让他回去吃了,理由是“两碗饭都够朕吃一天的了”!

    宋世安换好衣裳便要出去吃饭,只是在收拾衣物时,只听“啪”的一声,一个黄皮小本掉落在苏唐跟前。

    “这是什么?”苏唐看着封皮鲜艳有些好奇,俯身拾起。宋世安顿时色变。

    苏唐翻开一看,顿时老脸红艳似火,只见上边男女或卧于锦榻,或躺于竹床,各个皆是衣裳轻解,妙处隐现,媚色动人,而边上还写着“老汉推车”“观音坐莲”等等字样。

    苏唐只觉手被灼伤,扔之不及,边还恼骂道:“你,你,你怎么会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宋世安是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又是尴尬又是为难,最后俊秀老脸也微红了——他能说这是皇上为了“弥补”不留他吃午饭而强塞给他的么?

    当时,皇上转着贼溜溜的眼睛,鬼鬼祟祟将他拉到边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之塞入他怀里,并悄声说:“这是朕的私家珍藏,轻易是不给别人看的,小宋你不是别人,朕就借给你看看,你好好研究研究,研究研究啊!”

    而当他翻看后知道是什么东西后立马就要还回去时,谁知皇上眼睛一瞪:“小宋你想抗旨吗?”

    于是,于是他就这么藏着掖着带回来了,本想回房收起来,谁知一大意,就这么给暴/露了出来,而且,而且还在这女人面前!

    看着苏唐又是鄙夷又是嫌恶的眼神,宋世安那叫一个无语望苍天啊!

    苏唐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将宋世安鄙视了个遍,嘴里还嘀咕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真是道貌岸然!人面兽心!”

    宋世安实在忍不住了,“这是皇上强塞给我的!”已经够被这女人鄙视的了,再来这么一遭,那还不得鄙视个死!

    苏唐却压根不信,“哼,还有个敢做不敢当!”说着抱着纸笔忙走了出去,走到门口还不忘回头来一句,“衣冠禽兽!”

    顷刻间,宋世安真的非常想化身禽兽啊!非常非常非常之想!

    而在苏唐刚走出门时,却见一人正迎面走来。

    那人穿着石青色长裙,手里提着一个食盒,也没带个丫鬟,只一人袅袅婷婷的自廊中走过来。廊外两旁开着明媚花朵,阳光漫洒,衬得此情此景颇为美好。

    苏唐看着陈梨,只觉她虽然不如其余三美标致,却独有一种洁净自然的美感。

    “你找我?”苏唐也不来虚的,直接问道。

    “恩。”陈梨点了点头,“方才我做了几样小吃,便给您送过来。”

    苏唐挑眉,咦,平白无故给她送吃的作甚?却也不好再出去了,便将她迎了进门。

    陈梨没料到宋世安也在里面,一见之下顿生局促,闪在边上低头道:“将军。”

    宋世安看着她秀秀气气低眉顺眼的模样,一阵疑惑——这又是谁?平常也没见过啊!

    苏唐看到了他不解的样子,白了他一眼,“这是西苑的如画姑娘,救了小宣子的!哦,她本名叫陈梨!”

    宋世安点点头,隐约有了点印象。

    两人走到桌边,陈梨打开了盖子,于是里面几款精致糕点便呈现出来,顿时香气扑鼻,而这香味还不同于寻常糕点的甜香,而是参杂了花香草香甚至药香。

    苏唐止不住拿起一块吃起来,刚一入口,只觉瞬间融化,而这丝丝的甜味便溢出来,跟泉水一样,在唇齿间流淌。

    “哇!真好吃!”苏唐好一阵惊艳,“这是什么做的?哎冷,啊,相公,快过来尝尝!”

    宋世安一听她张嘴就冒出“冷面”,一阵汗颜,不过他虽然饥饿,但也不吃这些女人小孩吃的东西,所以说了声“告辞”便款款走了出去。

    美食在前,苏唐也没空搭理他,只拉着陈梨问道:“这都是你做的?”

    “恩。”看着她不顾大小的拉扯着自己,陈梨抿嘴微笑,“班门弄斧了。”

    “才不是!做的多好吃啊,可这都是用什么材料做的啊,我都没吃出来,这个清凉的是?”

    “薄荷糕。将新鲜薄荷叶捣成汁混入蜂蜜与熟米粉拌匀便可,可疏散风热,清利头目。”

    “那这个呢?”苏唐又拿了个上面放了核桃和葡萄干的白色方糕问道。

    “这是茯苓糕。将茯苓烘干打粉与面粉混匀再上笼蒸熟,可健脾渗湿,宁心安神。”

    “……”

    “……”

    苏唐每问一个,陈梨都将其名称做法和功效一一说出,听得她是目瞪口呆,只觉遇上了高人,原先她只是做着各种各样口味的糕点,却从来没将药草之类混入,而今听得两者竟然能合一并且还是相当美味,不由觉得自己真是才疏学浅。

    糕点虽只两个字,却也是变化莫测,好一门高深的学问啊!

    而恍然间,苏唐想起了什么,不由道:“你来,不单单是给我送吃的吧?”

    陈梨抬起头,直视苏唐的目光,半晌后抿了抿嘴道:“恳请少夫人允我去糕点铺!”

    苏唐呆住了,若不是陈梨目光太过坚定,她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下人们去糕点铺做伙计还说得过去,她好歹也是秀女出身,身份什么的可不能与那些丫鬟同日可语,她跑去糕点铺算怎么回事?

    陈梨见她不应,又道:“陈梨少时曾跟外祖学医,又跟娘亲学做糕点,某一日突发其想便将两者融合,制作几样送与外祖与娘亲品尝,二人食之皆说好,外祖甚至想开一糕点铺,只是后来因宫中选秀而被搁浅。陈梨入宫中之后虽也想制作一二供人品尝,但到底不如原先方便,便一直作罢。后来来了将军府,也是一日日的浑噩度过,毫无施展机会,甚觉可惜。忽闻夫人要开糕点铺,陈梨不才,斗胆前来毛遂自荐。”

    苏唐听着她郑重说完这些话,只觉这个小姑娘异于常人,倒跟自己有几分相似,不过……

    苏唐眯眼一笑:“糕点铺是我原先伙计开的,可不是我。”

    陈梨闻言,不答,只淡淡一笑。清澈眸子里流露出的是洞悉一切的眼神。

    苏唐被她看得不自在,讪笑道:“那个,被你看出来啦?”

    陈梨笑开了。

    “你怎么看出来的?”苏唐好奇道。

    陈梨想了想,回道:“夫人之心,在将军府,又不在将军府。”

    苏唐汗颜,“别说的这么含糊!”

    陈梨便道:“您是个不安分的人。”

    苏唐想挠墙——她干嘛非要问得那么清楚!

    “不过,你真的要去?”苏唐还是不放心,“你留在将军府里可是个主子,等我走……额,等以后说不定你就得宠……你机灵点,将军一喜欢你,日后的日子可就说不准了……”

    “陈梨不敢做非分之想!”陈梨跪下打断,一脸认真,“将军与夫人伉俪情深有目共睹,陈梨无意插足!更何况,将军虽好,却非我陈梨良人!原先还听天由命想着在府中孤老终生……若不是见到夫人您,陈梨也不敢说出那些话!”

    这话一出,所有人肃静无声。

    所有人,包括苏唐,包括边上伺候的喜鹊和芍药,也包括正用膳回来的宋世安,还包括……候在门口的副将刘春。

    芍药瞠目:原来这位如画姑娘默默无闻不显山不露水的,没想到是深藏不露啊!

    喜鹊诧异:为嘛我好像看到另一个小姐了?好强悍啊!

    苏唐黑脸:伉俪情深?我跟冷面伉俪情深?还有目共睹?大家都眼瞎了吧!

    宋世安冷面:娶了个娘子天天闹着被休!家里放着个“妾侍”还说自己不是“良人”!这一个个的都当自己是什么!

    刘春却想:这位姑娘好生面熟?啊,貌似是那天从河里捞出来的那个,不知道那件外褂她会不会还我,这可是最喜欢的一件了……

    作者有话要说:

    日更君生病了,明天请假一天。鞠躬!抱歉。

    ps:谢谢果果的雷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湿吻小说,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shiwen8.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