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梦遗(H)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顾驰忙活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把该寄的物件寄走,该送的物件送完,转头一看,发现已经七点半了,骑着标有y通字样的小车,他匆匆忙忙地回了家。

    其实,顾驰并不是专职的快递小哥,他只是在暑假的时候应他爸的要求体验一下生活而已。

    顾驰的父亲是h市y通快递的总负责人,有现在的业绩都是他年轻的时候通过自己的努力一点一点积攒起来的,为了让儿子体验生活的艰苦,这才非让顾驰在暑期兼职,美其名曰,锻炼。

    顾驰随便吃了几口中午的剩饭,坐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想着自己的父亲为了全面锻炼自己还故意把他扫地出门,特意给他租了一套小房子,他便无奈地笑出了声。顾驰暗暗地想,他爸可真的是将苦其心智、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三句话做到了极致啊。

    看了一会儿电视,顾驰简单地做了几个热身动作,就换上吸汗的运动衣外出跑步去了,他今年20岁,h市理工大学大二的学生,酷爱运动,一天不夜跑顾驰就浑身难受。

    九点半,顾驰迈着悠闲的步子回到家里,简单地冲了冲凉,把白天穿过的脏衣服洗了洗,晾好。然后穿着一条四角内裤,大大咧咧地躺在了凉席上。顾驰一边刷着手机,一边忍不住地嘟囔,“老顾实在有点过分,这么热的天气,租个房子,小也就算了,还没有空调,裸睡都觉得热。”

    顾驰打开微信朋友圈,刷着刷着就看到了一个新动态,嗯,1008那个代购发广告了,他想。图片里的商柔枝闭着眼睛,睫毛又黑又长,她嘟着嘴,红唇鲜艳,饱满性感,让人又一种想亲吻的冲动。还搭配着文案,dior999,12周预定,245包邮,女人永远都缺一只口红。

    顾驰的嘴角不由自主地上扬,他默默地点开商柔枝以往的朋友圈,细细地翻看起来。商柔枝的朋友圈基本上都是广告,化妆品、衣服、包、鞋,种类繁多,样式复杂,看得顾驰头昏脑胀。唯一让人欣慰的是,图片大都是她本人的,顾驰舔了舔嘴唇,心想,腿可真长啊。

    打了几把游戏,顾驰看了一眼时间,十一点整了,他把手机放到一边,调整了一下躺姿,在电风扇嗡嗡地吵闹声中,渐渐地进入了梦乡。

    睡着睡着,顾驰就感觉不对劲,他睁开眼,意外地发现商柔枝正笑眯眯地盯着他看。她穿了一条白色蕾丝吊带连衣裙,裙子的下摆堪堪遮住她的臀部,露出那双又白又直的长腿。

    看到顾驰睁眼,商柔枝便缓缓地靠近他,挑起他的下巴,娇媚地说:“我湿了。”接着便大胆地跨坐在他的身上,俯下身子吻住了他的唇。

    亲吻来得十分猛烈,商柔枝坐在顾驰的身上,牢牢地掌握着主动权,她灵巧地钩住顾驰的舌头,结结实实地来了一个法式热吻。顾驰被她吻得眼神迷离,面红耳赤,下身也渐渐地充胀起来,隔着薄薄的布料,他能感到她的湿润。

    商柔枝的唇渐渐向下,色情地舔舐顾驰性感的喉结,然后又撕咬他胸前的那两点朱红,她纤细的手在他的腰间来回,抚摸着他结实的肌肉。男人的坚硬,女人的柔软,交织在一起,浪荡极了。

    顾驰的呼吸急促起来,商柔枝的手不断地在他身上作怪,甚至移动到他炽热的阴茎上。粗大的性器被她牢牢地抓住,顾驰看见她笑盈盈地在他身上转了个身,挺起她雪白的臀,将花穴直直地对着他的脸,扭动着说:“顾驰,痒。”

    粉嫩的花穴上沾着晶莹的汁液,还在微微颤抖,像是在告诉他“快点,吃掉我。”而顾驰也确实这样做了,他张开嘴,轻柔地含住了那处,舌头飞速地打了几转,然后小心翼翼地撑开细缝,一点一点地伸了进去,紧接着,他听到了女人满足的叹息,感觉到自己的肉棒被她温热的口腔包裹起来。

    商柔枝忘情地舔舐着顾驰粗大的肉棒,他的肉棒充血,还微微跳动着,上面纵横着交错的青筋,马眼还时不时地渗出液体。

    商柔枝一只手揉捏着顾驰鼓囊囊的囊袋,一只手握着他粗长的肉棒来回撸动,舌头还在马眼上灵活地打转,顾驰舒服得不得了,也使出全力,在她泥泞的花穴里来回搅闹。

    两个人就像是在比赛,都使出浑身解数,要看看对方究竟何时会投降认输。商柔枝的水越流越多,呼吸愈发急促,伴着“嗯啊”的叫声,她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高潮了。

    顾驰的舌头还在商柔枝的花穴里搅动,他清晰地感受到她内壁的收缩,那感觉就像是千万张小嘴齐齐地在吸咬,接着一大波热乎乎的花液就喷涌而出,直直地浇了顾驰满满一脸。他砸吧着嘴,轻轻地舔了舔,腥腥的,甜甜的。

    商柔枝此时还跪趴在顾驰腿间,她张着嘴,不住地喘息,那温热的气息打在顾驰未消的肿胀上,像是催情剂一般。

    顾驰终于忍不住了,他抽身而出,坐到商柔枝的身后,一手箍着她纤细的腰肢,一手扒开她湿漉漉的花穴,挺身而入。

    商柔枝在顾驰的抽动中,咿咿呀呀地浪叫着,她的腰被顾驰的左手搂得死死的,动弹不得。白色的吊带早就跌落在肩上,顾驰的右手顺着缝隙附到她圆润的乳房上,掌心粗糙的茧和乳上粉嫩的尖紧密结合,商柔枝的乳头瞬间就肿胀了。

    顾驰卖力地耸动着,肉体的冲撞声,女人的呻吟声交相辉映,迷乱得一塌糊涂。商柔枝沉浸在性爱的欢乐中,她伸出右手,扒着顾驰修长的脖颈,转过头,吻住了他炙热的唇。

    下身像是发了洪灾,汁液四溅,“扑哧,扑哧”的水声不绝于耳,恍惚中,顾驰听见那个女人在叫“啊啊快到了顶得太深了不行了。”接着熟悉的收缩感袭来,顾驰的肉棒被牢牢地吸咬住,强烈的快感上涌,他马眼一松,射了商柔枝满满一花穴的精液。

    第二天早晨,顾驰睁开眼,火速向身下摸去,果不其然,湿漉漉的。他坐起来,看着身下的精液和自己勃起的阴茎,懊恼地拍着脑袋,可恶,居然梦遗了。缓了一会儿,他才认命般地脱下内裤,撸动起来。可偏偏,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出梦里的画面,该死,居然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人起了心思,他不由地加快了手上的速度,过了十几分钟,他发出一声性感地闷哼,射了出来。

    大肥章,不考虑给我珍珠吗不给我留言吗都不的话我就收po币了哈威逼读者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