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得偿所愿(H)(3000多字的大肥章)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加大力度勾引了好几天,顾驰还是不上钩,商柔枝十分焦躁,她一个黄花大闺女,总不能上赶着去强迫人家吧不知道是不是快要来大姨妈的原因,这几天,商柔枝本就强烈的性欲更加泛滥,她极度地渴望能和顾驰真刀真枪地干一场。那种肉体间实打实地碰撞与接触该多么让人飘飘欲仙。

    在强烈的性欲驱使下,商柔枝心生一计,破釜成舟,成败在此一举。

    下午两点,顾驰照旧按下门铃,却意外地发现,无人回应,他迟疑了一会儿,又按了一次。好几分钟以后,门才被打开。

    顾驰在门口便听到了女孩子轻微的喘息声,关上门就看到了美人出浴图。商柔枝面色红润,光着脚,应该是刚刚洗完澡,身上只包着一条浴巾,头发披散在肩膀上,滴滴答答地流着水。

    女孩子张着嘴微微喘息,瞪着大眼睛,愣愣地看着男孩子。在商柔枝的注视下,顾驰突然就觉得自己肾上腺素激增了,他的舌头无意识地扫过后槽牙,恶劣地笑了起来,他玩味地想,她一定是故意的,这样蓄意勾引我。

    商柔枝看着顾驰唇边的笑容,心里焦躁难耐,她恼怒地想,自己都这样了,他居然还没有反应。

    气恼之下,商柔枝愤然转身,正要离开,却被顾驰及时地拉住了,一把拽到了他的怀里。

    男人的胸膛结实滚烫,商柔枝的脸恰好对着顾驰的胸口,她听到头顶传来的欢快的笑声,甚至,那个人还戏谑地对她说:“这就高兴了如愿了小骚货。”

    商柔枝被戳中了心思,又气又羞,她抬起头,看着顾驰,气哄哄地说:“你早就知道了,对吧,臭男人。”说着还锤了锤男人的胸口。

    顾驰看着她绯红的脸颊,捧着她的脸,轻啄她的唇,笑眯眯地说:“你也太明显了,柔枝。”

    柔枝两个字用他的声音喊出来实在是太深情隽永了,商柔枝抬起胳膊,搂住顾驰的脖颈,将头埋到他的胸前,闷声说到:“我不管,我不管,我今天一定要睡了你。”

    顾驰看着她猴急的模样,听着她直白的话语,简直哭笑不得。坐火箭都没这么快,关系刚确定就要上床了。

    可偏偏女孩子态度强势,扒都扒不开,顾驰无奈地拍了拍商柔枝的臀,哄着她说:“等等,我去洗个澡,浑身是汗。”

    商柔枝瞥了他一眼,才不舍地松开了箍在顾驰脖颈上的手,说:“别骗我。”顾驰点点头,往浴室走,却发现小姑娘一直跟在他的身后,一脸的不放心。他无奈地想,看来自己似乎是跑不了了,既然如此,那就却之不恭了。

    顾驰简单地洗了洗澡,围着浴巾出来,就发现商柔枝一直倚在卫生间门口等他。发现他出来,女孩子的眼睛里都闪着光,抓住他的手就急匆匆地往卧室走。顾驰跟着她,不由地笑了起来,心想,色中饿鬼啊,小家伙儿。

    关上房门,顾驰就被商柔枝按在门上吻了起来,女孩子垫着脚尖,闭着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暗示着她的紧张。

    顾驰叹了口气,心想,罢了,反正自己会负责的。他伸出手臂,一把把商柔枝抱了起来。

    商柔枝感觉到顾驰的动作,连忙扒住他的脖子,腿也顺势缠到了他精壮的腰上,像树袋熊一样牢牢地挂在了顾驰的身上。顾驰一边低头吻她,一边带着她往床边走。

    商柔枝快乐极了,她伸着舌头,强势地追逐着顾驰的舌,两个人一边笑一边吻,难舍难分。顾驰只觉得呼吸困难,头昏脑胀,可怀里的人太过热情,他只能承受着她一波接着一波的亲吻。两个人的唇齿之间拉出一道道色情的银丝,叫人看得面红耳赤。

    顾驰将商柔枝放在床上,大手一挥,扯开了她身上的浴巾。虽然商柔枝的性欲很强,但这并不代表着她不害羞,在顾驰炽热的视线下,她不由地遮住了自己的雪乳和下身的花谷。

    可是,围在胸前手臂却更加凸显了她起伏有致的山峰,顾驰看着眼前的风光,不自觉地分泌出唾液,居然,比梦里还美。他伸出手,轻轻地拨开商柔枝的手臂,说:“别遮,我好喜欢。”然后抚住了他魂牵梦萦的柔软。

    顾驰的手掌又大又宽,还带着粗糙的茧子,轻轻一碰,商柔枝敏感的乳头就硬起来了。

    顾驰乘胜追击,左右开弓,在商柔枝的乳上肆意妄为,一会儿用指头捏捏,一会儿用指腹压压,玩得不亦乐乎。商柔枝看着他的样子,不禁用自己的手掌将双乳捧起,送顾驰嘴边,小声哀求着说:“顾驰,舔舔。”

    看着两颗挤在一起的红豆,顾驰张开嘴,将它们一网打尽。他灵巧的舌头肆意地绕着红豆打转,坚硬的牙齿还故意扫过那处,很快,商柔枝便连连喘息,溃不成军。

    看着商柔枝迷离的眼神,顾驰的唇便顺着女孩子的曲线一路向下,在她纤细的腰肢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的吻痕。

    接着,顾驰掰开了商柔枝的双腿,然后捧着那条他垂涎已久的长腿舔舐起来,顺着小腿一路向上,直达腿根。

    商柔枝浑身泛红,花穴流出大股大股的爱液,她捂着脸,不敢看顾驰,他实在是太色情了。

    顾驰的唇顺着腿根缓缓移动,来到了商柔枝饥渴难耐的花穴,他先是咬了咬她粉嫩的花核,看着它红肿起来,才悠闲地伸出舌头,撑开细缝,直捣花心。

    舌头灵活地在花穴中游弋,不放过每个细微的缝隙,商柔枝咿咿呀呀地叫着,很快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和梦里的情景一模一样,商柔枝这次也泄了顾驰满满一脸。

    顾驰舔了舔唇,又吻上了商柔枝的唇,他浪荡地看着她说:“尝尝你自己的味道。”还抽空将自己的食指插进了她颤抖的小穴中。

    商柔枝被他吻得迷迷糊糊,却意外地发现顾驰腰间还围着那条碍眼的浴巾。她白玉般的手悄悄地伸到了他的腰间,趁其不备,一把扯下了他最后的屏障。

    粗长的肉棒终于摆脱了束缚,欢快地蹦了出来,颤颤巍巍地向商柔枝打起了招呼。

    看着那又长又粗的性器,商柔枝试探着摸了上去,好烫,比自己的手长了好多。她暗暗地想,自己好像惹祸了,待会儿这个家伙进去的时候该有多疼啊。

    看到商柔枝惊异的神色,顾驰哑然失笑,他一边揉着她的胸,一边努力地在她身下抽插,极力扩大她紧致的甬道。

    商柔枝这边也没有闲着,她一面尽情地摸着顾驰坚实的腹肌,一面用力地在他滚烫的肉茎上撸动。两个人都深深地陷在情欲之中,好不快乐。

    时机渐渐成熟,顾驰粗壮的手臂缓缓地揽住了商柔枝的腰,只见他挺了挺下身,粗大的龟头便结结实实地和她软嫩的花唇亲密接触了。上下游走了几个来回,顾驰听到商柔枝喘息着说:“快进来呀,快点。”

    顾驰不再迟疑,用力顶开了商柔枝泥泞的花缝,可偏偏路窄船大,龟头刚刚进去便卡住了。

    商柔枝疼得脸色发白,发出无力的呻吟,顾驰顿了顿,准备往出退。谁知,盘在顾驰腰间的双腿却在这时暗暗发力,顾驰始料未及,伴着商柔枝的哀叫,冲进了花穴。

    看着商柔枝额头的冷汗,眼角的泪花,顾驰心疼极了,他轻轻地吻去她的眼泪,在她耳边问:“疼吗我不动。”

    商柔枝看着顾驰,搂住他的脖子,缓了一会儿,才嗲嗲地说:“动动,驰哥哥。”

    顾驰知道,商柔枝这是适应好了,便舔着她的耳垂慢慢地律动起来。花穴紧致狭窄,伴着汩汩的花液,顾驰艰难地抽插,起初他不敢幅度太大,等到听见商柔枝一浪高过一浪的媚叫声,他才放心大胆地驰骋起来。

    “啊啊驰哥哥好深好快啊”

    “啊啊驰哥哥柔枝不行了”

    商柔枝的呻吟就像顾驰冲锋的号角,他披荆斩棘,乘风破浪,在这片名为柔枝的土地上所向披靡,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顾驰的每一次抽插都让商柔枝心驰神往,她能感受到他紧绷的肌肉,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为他而震颤。

    顾驰额头上的汗水顺着他滚烫的胸肌滴落,一滴滴地落在商柔枝雪白的腰上。不行了,商柔枝喊着顾驰的名字泄了身。

    顾驰的肉棒瞬间就被千万个吸盘吸住,他飞快地耸动着,在商柔枝高潮的余韵中,射出了自己积攒多时的白浊。

    意乱情迷,空气里散发着男女交合的淫靡气息。顾驰定了定心神,从商柔枝体内慢慢地退了出来。

    看着大片的精液夹着血色从商柔枝的花穴中涌出,顾驰的眼神暗了暗,小心地为她擦拭干净,他俯身,温柔地吻了吻商柔枝的额头,心疼地说:“明明是第一次还这么逞强。”

    商柔枝搂着顾驰坐起来,靠在他肩膀说:“没事,不疼。我一直没问你多大了,请你现在老实交代。”

    顾驰勾了勾她秀气的鼻梁,郑重其事地说:“不大不大,比你小3岁,刚好20。”

    商柔枝听罢,蓦地站起来,哭丧着脸说:“原来不是驰哥哥而是驰弟弟,我居然老牛吃嫩草了。”

    顾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站起来,吻着她如星河般璀璨的眼睛,宠溺地说:“不老,不老,刚刚好。”

    三千多字的大肥章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