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善后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虽然欢好的过程和时光都是美好的,可是该干的工作还是要干。

    顾驰用手把玩着商柔枝乌黑细软的头发,体贴地说:“乖,我去把客厅的快件整整,你躺着休息休息。”

    商柔枝看着他的眼睛,摇了摇头,柔声地说:“洗个澡,我们两个一起吧。”顾驰余光一瞥,眼神一热,便迅速捡起掉在地上的浴巾,把女人白嫩的酮体团团围住。

    商柔枝瞪大眼睛,不解地看着顾驰,似乎在等着他解释。只见男人顿了顿,才说出了一个很荒谬的理由,“我怕你冷。”

    三伏天,还刚刚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性事,怎么可能会冷,莫名其妙。但商柔枝思索了一下,没再追问,反而伸着手臂朝着顾驰要抱抱。

    女孩子白玉般的手臂秀气纤长,顾驰伸出手,牢牢地抱着商柔枝,走进了浴室。打开喷头,伴着哗哗地流水声,两个人身上的交织的汗液,爱液都瞬间被冲刷干净。

    看着商柔枝胸前和腰间密密麻麻的指痕,还有她锁骨上和脖颈侧面异常明显的红色吻痕,顾驰的眼神暗了几分,他有些懊恼地想,还是没控制好力度,她应该很疼吧。

    想到这些,顾驰将手上的动作放得放轻了,布满泡沫的浴花柔柔地扫过商柔枝滑腻的皮肤。就像是羽毛轻轻地骚动,商柔枝被激得发颤,笑着拍打顾驰的手,娇俏地喊着:“痒。”

    洗完澡,两个人就着手整理货物了,手上的动作不停,眼中的爱意满满。

    商柔枝再也不用忍受着“看得见吃不到”的痛苦,她笑得像一只餍足的小兔子,尾巴还一摇一摆的。看着她得意的傻样儿,顾驰眼神里不知不觉溢满了宠溺,捧着商柔枝的脸,啧啧啧地亲了好几下。

    临别的时候,商柔枝拉着顾驰的手,踮着脚吻了他的眼睛,在他耳边悄悄地说:“锁的密码是4633,下次不用敲门,你自己打开。”

    少女温热的鼻息喷撒在顾驰的耳根,他闻到她身上残留着的他的气息。心中一动,顾驰搂住了商柔枝的腰,像大熊一样,把脑袋放到她柔弱的肩膀上。吻了吻她脖后微凉的皮肤,说:“等我,八点多我过来。”

    顾驰走后,商柔枝简单地清理了一下床上的狼藉,看了一眼时间,四点半,便想着小憩一会儿。

    顾驰送完货,去药店买了一些药膏,还买了一盒紧急避孕药,然后奔到了商柔枝家。输入密码,他畅通无阻地进了门,却发现屋子里黑漆漆的,顾驰心想,不应该啊。他小心地打开客厅的灯,通过光亮看到了卧室的门大开着,走了几步,就看见床上熟睡着的商柔枝。

    顾驰的心顿时落了地,他笑着把药放到床头柜上,然后转身去厨房做饭了。

    商柔枝是被饭香召唤起来的,她睁开眼睛,使劲地用鼻子闻了闻,没错,真的是饭菜的香味,穿上拖鞋,她便嗒嗒嗒地往厨房移动。

    一进厨房,商柔枝就看到那个高大的身影,他围着自己粉红色的围裙,样子有点滑稽,但更多的是可爱。倚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商柔枝凑到顾驰身边,搂住了他的腰。

    顾驰手上的动作一顿,摸着环在他腰间的她的手,说:“醒了啊,快洗手吃饭吧,这是最后一个菜了。”

    商柔枝抱着顾驰不撒手,在他背后闷闷地说:“你是田螺先生吗”

    顾驰笑着关火,转身抱住商柔枝,说:“你的专属田螺。”

    语罢,两个人笑成了一团,实在是太肉麻了。

    顾驰端着最后一个菜,来到桌前,就看到商柔枝给他盛了满满一大碗饭,真不怕自己吃撑了,他摇着头笑。

    两个人欢欢喜喜地吃饭,清炒芥蓝、红烧茄子、糖醋里脊,商柔枝简直不敢相信这是顾驰做的,实在太好吃了,手艺堪比大厨。

    顾驰看着埋头苦吃的商柔枝,嘴角不经意的上扬,他傲娇地想,有那么好吃吗,嘴巴塞得那么满。

    饱食一顿,商柔枝揉着肚子摊在沙发上,不住地埋怨,“都怪你,顾驰,我撑得不行了。”

    顾驰一边洗碗一边笑着说:“你自己非要吃的,可不怪我,对了。床头柜上有药,你自己去抹一下。”

    药什么药,商柔枝想着,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慢慢地挪到卧室,打开台灯,就看到一小袋药安安静静地躺在桌子上。她拿出其中的一盒,发现那是涂在私处的,可以消肿止痛;又拿出一盒,发现是活血化瘀的;再拿出一盒,发现是紧急避孕的。

    看着这些药,商柔枝心里甜甜的,铁血柔情大抵如此吧,顾驰的心真细啊,她笑着想。

    打开盒子,拿出药膏,商柔枝撩起裙子,把白色的药膏轻轻地涂在了腰上。其实,别的地方都还好,就是腰这里,顾驰当时箍得太紧,加上她又是疤痕体质,一点点力就受不了,现在淤青得吓人。

    顾驰收拾完厨房,走到卧室门口,就看到商柔枝弯着腰在涂药,她的睡裙贴在腰上方,露着挺翘的臀,手指在后腰上费力地来回摸索。

    听到声响,商柔枝扭头就向顾驰投去求助的眼神,还伸着胳膊要把药膏递给他。顺从地接过药膏,顾驰轻轻地帮她涂在后腰,出声询问:“别的地方都涂了吗”

    商柔枝低着头,故意逗顾驰,戏谑地说:“那里面还没涂,你帮我啊。”

    看着未拆封的药膏,顾驰认命般地点点头。

    商柔枝得意地坐到床边,岔开腿,一副任顾驰摆布的乖巧模样。顾驰蹲下身子,缓缓地褪下商柔枝白色的内裤,掰开她的腿心。

    昏黄的灯光下,顾驰看到商柔枝红肿的花穴,大概是被欺负得太狠了,花唇可怜兮兮地充着血,花缝也微微张开,好不可怜。顾驰将药膏挤在手指上,晕开,然后尽可能温柔地涂拭在她红肿的地方。商柔枝被他摸得发颤,花穴也像有感应一样,抖动着吐出水来。

    太敏感了,顾驰想,一碰就出水,果然女人都是水做的。然后,他又挤了一点药膏,均匀地在指尖抹开,抵着商柔枝的花缝,飞快地钻了进去。

    顾驰温热的手指贴在商柔枝紧致的内壁上,微微施力,将药膏禁书转移过去。药膏抹上去凉凉的,商柔枝舒服地直哼哼,她仰着头,细细感受着顾驰指尖的动作,情不自禁地兴奋起来,顷刻间,竟是小泻了一次。

    始料未及,顾驰退出手指,瞪着商柔枝看。看着他揶揄的眼神,商柔枝整个人都烧起来了,她捂着脸想,太羞耻了。

    顾驰看着指尖的水润,无奈地抽出纸巾帮商柔枝擦拭,又体贴地帮她穿好内裤,才拍拍她的臀,说:“还有口服药,记得吃,我走了,明天见。”

    商柔枝点头,乖乖地跟顾驰道别,看着男人的背影,她突然间明白了那句老套的话,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我每天浪迹在po上潜心研究,但是请原谅我是一个母胎solo的人,我似乎总是写不出来两个人的爱意,真的很惆怅。亲热戏也都是积累素材写出来的,那种生动的比喻我实在想不到。现在才明白没有切身的体会真的写不出好的文章,写完这篇,我可能就算了,文笔配不上脑洞,闹心。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