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年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大概是年关将至,家家户户都开启了忙碌模式。所以,即使商柔枝回了家,顾驰和她也没什么功夫见面。

    毕竟,作为家里的壮劳力,顾驰不仅要忙着陪母亲走亲访友,置办年货,还要帮着母亲打扫卫生,挑选新衣。

    而商柔枝一个人呆在家里,也实在闲得发慌,她一跟顾驰视频,就发现他在干活。看着他专心劳作的样子,商柔枝深受鼓舞,便久违地决定也来个大扫除,扫扫晦气,迎接新年。

    两个人各忙各的,时间很快就到了大年三十。

    其实,这个日子对商柔枝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日子,姐姐在法国,妈妈在德国,父亲虽然在国内,却已经组建了新的家庭,她不愿意去打扰。

    因此,这几年三十的晚上,都只有商柔枝一个人在那间空荡荡的房子里迎接新年。

    今年也不例外,商柔枝依旧安静地坐在沙发上,呆呆地看着电视屏幕里直播的极其无趣的春节晚会,思绪万千。

    一时之间,她突然有点记不清楚今年到底是她独自度过的第几个春节了。好像有五六年了吧,商柔枝蹙着眉想。

    春节晚会还是很热闹的,毕竟是一年一度的盛宴,一堆堆的明星不约而同地穿着喜庆的红衣纷纷出场拜年,拖家带口,好不热闹。所有人的脸上都流露出发自内心的喜悦,可看着屏幕里的笑脸,商柔枝的心却冷得如同跌入冰窟窿一样。

    商柔枝突然就有点看不下去了,她关了电视,走了几步,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万家灯火通明,烟花绚烂。

    她忽然就心酸起来,这一刻,她觉得这个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成群结队的,都是欢乐的,而只有她一个人在这个角落里形单影只,孤苦无依。

    汹涌的眼泪瞬间就浸湿了商柔枝的眼眶,她哭得稀里哗啦。可电话铃声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商柔枝擦了擦眼泪,拿沙发上的起手机,看到屏幕上闪烁着的顾驰二字,飞速地调整了一下气息,然后按下了通话键。

    电话一接通,男孩子欢快清澈的声音就在商柔枝耳边响起,她听到顾驰开心地说:“柔枝,快下来,我在你家楼下。”

    商柔枝猝不及防,她对着手机啊了一声,接着又听见顾驰说:“快点,快点,外面好冷的,你多穿点快点下来。”

    商柔枝想到外面寒风凛冽,而顾驰傻乎乎地在风里面站着,便急急忙忙地应下顾驰。挂了电话,商柔枝立刻走到门口穿上大衣,换上鞋,一路飞奔到楼底下,生怕顾驰等久了。

    商柔枝一出了单元门,就看到了顾驰明亮的笑颜,他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头上还戴着毛绒绒的帽子,看起来很温暖。

    顾驰看到商柔枝下来了,就笑得合不拢嘴,露出他可爱的虎牙。他微微地挪动了一下,然后献宝一样地露出了他身后庞大的黑色机车,热情洋溢地说:“铛铛铛铛,老佛爷专属坐骑,酷吧,新车试驾,来吧,上车,小驰子带你回家过大年。”

    商柔枝已经震惊得说不出话了,她呆呆地站在顾驰面前,看着他绚烂的笑脸,已经到嘴边的拒绝怎么都开不了口。

    看着她犹豫不决的神情,顾驰急忙开口催促:“丑媳妇儿早晚要见公婆的,我爸妈很好相处的,早就想见你了,饺子也包着,就等着你来呢”

    商柔枝低着头,不敢看顾驰,还是一动不动地站着。

    顾驰有点急了,他早就知道商柔枝今天是一个人过年,便提前准备好了一切。在奶奶爷爷家应付完七大姑八大姨,回了家,跟父母打了招呼,这才好不容易赶来接她。

    看着商柔枝,顾驰一狠心就低头凑到了她面前,一副我不管,反正你就得听我的,不听就不行的样子,他恶狠狠地在商柔枝耳边说:“你再不答应我,我就亲你了,商柔枝,亲到你答应为止。”

    话音刚落,商柔枝就抬头瞪了顾驰一眼,红着脸,轻推了他一把,连忙道:“走走走,马上走。”

    顾驰拿出安全帽,细心地给商柔枝戴好,扶着她上车,然后自己才上车坐好,动作特别滑稽,逗得商柔枝一个劲儿笑。

    等到感觉商柔枝坐稳了,顾驰才大喊着:“走喽丑媳妇儿回家见公婆喽。”然后踩下油门,冲了出去。

    商柔枝坐在车上,紧紧地抱着顾驰的腰,靠在顾驰宽阔的后背上。

    耳边的狂风呼啸而过,奇怪的是,她一点都不觉得冷,反而还觉得心里暖洋洋的。

    顾驰开着车,看着环在他腰间的小手,笑得特别贼,他觉得自己这个摩托车可真没白学,以后他就能用这辆车带着商柔枝了,省得总是她载他。

    顾驰家并不远,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他们两个人就到了终点站。

    下了车,商柔枝看着眼前精致的二层小楼,她心想,顾驰家还真的是殷实啊。

    打开门,顾驰一面拉着商柔枝往里走,一面还欢快地喊着:“爸妈,我女朋友来了。”

    听到这话,商柔枝的脸瞬间就红到了耳根,她偷偷地掐了顾驰一把,对他使眼色,示意他赶紧住口。

    却在这个时候,意外地和顾驰的母亲叶澜打了个照面,商柔枝惊呆了,脱口而出地喊了一句“大师姐。”

    三个人站在门口,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面面相觑,还是叶澜反应最及时,对着商柔枝露出了一个大方得体的笑容,亲昵地说:“呦,这么多年没见,小师妹突然成了儿媳妇,我得好好适应一下。”然后搂着商柔枝进了屋。

    看着眼前的诡异场景,顾驰完全没回过神来,他依旧呆呆地站在门口,心想,大师姐,小师妹,什么鬼,这也太奇葩了吧。

    叶澜转过头,看到儿子还呆若木鸡地杵在门口,便冲着顾驰大喊道:“顾驰,干什么呢,还不快过来。”

    在母亲的催促声中,顾驰终于回了神,他压下自己心中的狐疑,也跟着进了屋子。

    坐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商柔枝有些局促不安,她低着头,小口地喝着叶澜刚刚端过来的茶水,微微有些紧张。

    叶澜看着商柔枝,敏锐地捕捉到她的不自在,便笑着喊顾驰的爸爸顾淮生出来打个圆场,活跃一下气氛。

    顾淮生人长得很和善,慈眉善目,和蔼可亲,说话也很风趣幽默,没有什么架子。

    很快,气氛就活跃起来了,插科打诨,笑声不断,看着这和睦的一家三口,商柔枝终于发自内心地露出了笑意。

    闲聊了一会儿,一行四人便来到厨房,包起了饺子。顾淮生负责擀饺子皮,叶澜带着顾驰和商柔枝负责包饺子,四个人分工明确,通力合作,十分和谐。

    时隔多年,商柔枝再一次体会到了家庭的温暖,真好啊,顾驰在她的身边,他的父母善良真诚,不问缘由,欣然接纳了独自在外的她。

    欢欢喜喜地吃了饺子,顾驰便领着商柔枝去放烟花。其实,商柔枝挺害怕烟花绽放时的巨大声响的,每次听到,她的身体都忍不住缩成一团。

    顾驰连着放了两个礼花,一回头就发现商柔枝脸上一闪而过的恐慌,虽然她已经刻意掩饰了,但是他还是觉察了。

    于是,接下来,顾驰一点燃烟火,就飞快地窜到商柔枝身边,为她捂住耳朵。

    商柔枝看着顾驰像猴子一样上窜下跳地为她忙前忙后,就忍不住红了眼眶。她抱着顾驰哭得泣不成声,像是要把这么多年经历过的苦都哭干净。

    顾驰心疼地拍着商柔枝颤抖的肩膀,把她抱得更紧。

    其实刚才趁着商柔枝不注意,叶澜已经告诉了他一些事情,主要就是解释了一下大师姐和小师妹的梗。

    商柔枝的母亲陆晏是家喻户晓的昆曲名伶,在昆曲上的造诣颇高,16岁便问鼎梅花奖,成为梅花奖史上最年轻的得奖者,27岁的时候又二度获奖,到35岁的时候,不负众望,再次得奖,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年轻的三度梅得奖者。

    叶澜拜师的时候,陆晏才20岁,只比她大5岁而已,可是叶澜就是佩服她的才能,心甘情愿地成为她的大徒弟。

    后来,陆晏嫁了人,生了两个女儿,依旧坚持着自己的事业,用心钻研昆曲,精益求精。

    而商柔枝作为她的女儿,自然是继承了陆晏身上的天赋,从5岁开始,她就正式地拜师,跟着陆家班学习昆曲了。小小的一个人,一提到昆曲就特别地认真努力,唱念做打一天都不曾落下。

    虽然是陆晏的女儿,可陆晏从来都没有当面夸奖过商柔枝,反而对她异常地严厉,苛刻。

    可商柔枝从来没有因此而退缩过,而且,她真的是又有天赋又肯努力,一直坚持着,就这么日复一日地学了十年昆曲。

    可是,就在商柔枝15岁那年,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她可以问鼎梅花奖,打破陆晏的记录的时候。

    突然有一天,商柔枝就像发疯似的,当着所有师兄师姐的面,划破了参赛要穿的戏服,愤然地离开了陆家班。

    此后,他们陆家班所有的人都再没有见过商柔枝,再没见过那个被他们所有人寄予厚望的昆曲天才。

    想到母亲刚才惋惜的眼神,顾驰就忍不住地心酸,他真是心疼商柔枝,虽然不知道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那一定是商柔枝心中永远的痛。这么多年,她一直都是一个人,一个人笑,一个人哭,一个人过日子,该多苦,她今年也才二十多岁啊。

    趴在顾驰怀里,商柔枝一次性地哭了个畅快,该抒发的情绪都抒发了。她终于停止了哭泣,揉着眼睛,抬起头看着顾驰,说:“我困了。”

    顾驰捧着商柔枝的脸,满眼疼惜,他轻轻地为她擦干眼角的泪痕,然后笑着说:“我的老佛爷终于哭够了啊,走吧,回去睡觉吧,我妈应该给你铺好床了。”

    两个人牵着手,轻手轻脚地回到屋里,可商柔枝却意外地发现叶澜和顾淮生已经不在客厅了,他们应该是回自己的房间了。

    商柔枝一下子就放心了,在人家家门口哭成这样子,要是被看见了就太丢人了。

    乖乖地跟在顾驰身后,商柔枝顺利地来到了叶澜准备好的客房。

    打开门一看,果然,叶澜已经帮商柔枝准备好了一切,看着床上的粉红色三件套,她不由地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顾驰在房间里呆了一会儿,发现没什么需要补充的了,便吻了吻商柔枝的眼睛,跟她道了晚安,体贴地为她关上房门,离开了。

    走走剧情,我这周想要休息休息,也没存稿了,大家就先凑合着吧,啥时候心情好了我就回来,之后应该不会日更了,三次元事情多了。

    不知道别的作者是不是我这样,一天看要看好几次自己的作品,留言收藏多了就开心点,要不然就觉得自己写得不是很好,然后去看别人写的,发现人家写的是真好啊,然后绝望了

    我昨天看了好几本,人家写得真是好,是在下输了

    我不弃坑,顶多就是隔得久点填一填,这个你们放心

    无聊的话也可以看看我的双生情事,小故事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