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吃醋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年后,商柔枝整日忙着钻研昆曲,她本身就天赋异禀,加上前面有十年的基本功底,而且自己也异常努力,所以没多久就完全适应了戏剧班的生活。

    商柔枝每天下午六点准时到岗,然后热身、吊嗓和大家一起训练,基本上,晚上九点练习就结束了,可她还会再自己留下来进行加强训练。

    顾驰基本每天都会过来接商柔枝,开着他那辆骚气的黑色哈雷,带着商柔枝在四下无人的街道上飞驰。

    刚开始的时候,商柔枝还特别害怕,总是掐着顾驰的腰,还忍不住打他的后背,可是,顾驰也不管,就要逗她,依旧我行我素。

    每次,商柔枝一下车就气鼓鼓地不理顾驰,誓要跟他冷战到底。可顾驰每次一看到商柔枝怒气冲冲的样子就觉得特别可爱。

    商柔枝瞪他,他就抓住她的手,商柔枝甩开他的手,他又上赶着去抱她,商柔枝锤他的胸口,他也不躲,还诚恳地认错。

    但是,得到了原谅以后,顾驰下次还是敢,不过,他还是稍微地调整了一下驾驶的速度,毕竟安全第一。

    在这样有规律的日常生活中,商柔枝找到了久违的快乐,每天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见着自己爱的人,还有什么比这些更让人幸福的吗

    不过,快乐之余,商柔枝还是发现顾驰这两天不开心了,虽然他还是每天都过来接她,可是路上也不开玩笑了,特别安静,到了家门口也不缠着她要茶喝了,太反常了。

    可是,商柔枝思考了半天,还是不明白顾驰到底为什么生气了。

    其实,顾驰生气的原因很简单,最近商柔枝开始和别人搭档唱戏了,偏偏和她搭戏的那个男生长得眉清目秀,看她的眼神就不对劲。

    前两天顾驰去接商柔枝,还看见他们两个说说笑笑的,那个男生还特别照顾她,根本就是心怀鬼胎。

    虽然不高兴,但是顾驰倒是没和商柔枝直说,毕竟他也是要面子的,可他还是忍不住旁敲侧击了几句。这家伙,可把顾驰气坏了,商柔枝这个心大的,不知道是真傻还是假傻,愣是没听出他的话外之音。

    顾驰很郁闷啊,他不想理商柔枝了,他生气了,要亲亲抱抱才能好。

    依旧是晚上十点,结束了一天的练习,商柔枝收拾好东西,关上门,和自己的搭档沈迦叶一起下楼,准备回家。

    沈迦叶和商柔枝其实早就认识了,按道理来讲,沈迦叶应该算是她的小师叔,毕竟他是陆晏的小师弟,可偏偏他就比商柔枝大了两岁。

    对沈迦叶来说,这么年轻就被人称为师叔,实在是一件很不好意思的事情。所以,他跟商柔枝从小就达成了约定,除非是没办法必须尊称一声师叔,私下里叫他迦叶哥哥就可以了。

    商柔枝第一次见沈迦叶是在她十岁那年,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在一起练功了。虽然陆晏名义上是沈迦叶的师姐,实际上却算得上是半个师傅,毕竟,他们的师傅年纪大了,已经不怎么有精力操心沈迦叶的日常练习了。

    十岁到十五岁的这五年,他们两个每天在一起练功、上课,几乎形影不离,甚至十五岁那年的比赛也是他们两个要一起搭档去参加的,虽然最后不了了之了。

    这么多年,这件事情一直都让商柔枝觉得很内疚,很对不起沈迦叶。毕竟,是她在比赛前临时出了问题,导致那年沈迦叶也没办法参赛。

    这次重逢以后,商柔枝也第一时间向沈迦叶表达了自己的歉意,两个人私下也聊了很久,终于把当年的前因后果了解得清清楚楚。

    虽然已经有八年没在一起合作过,可是长久以来的默契却并没有消减,两个人几乎没有磨合期就适应了彼此,配合默契,游刃有余。

    原来,每次结束练习,他们两个人都会交流自己这一天的收获和体会,指出对方的不足加以改进。

    时隔多年,这个习惯也被他们重拾起来了,这不,锁好门,商柔枝和沈迦叶两个就一边交流心得体会,一边下楼梯。

    二层楼道的顶灯坏了很久了,黑漆漆的一片,商柔枝一边说话,一边顾着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就没顾上脚底下,一下子就踩空了。

    沈迦叶当时就走在商柔枝前面,他几乎来不及反应,出于本能地搂住了她。

    偏偏就是这么凑巧,顾驰上楼找商柔枝的时候,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一股无名之火一瞬间就窜到了顾驰的脑袋顶,此刻,他也顾不得什么面子了,几个箭步,就站到了商柔枝和沈迦叶的面前,伸出手,就把商柔枝一把从沈迦叶的怀里扯了出来。

    商柔枝的脑子还没清醒,闪得那一下太突然了,她现在还是懵懵的。可是,接着,她就看到顾驰一拳就冲着沈迦叶的脸上挥了过去。

    商柔枝出声想要阻止,可顾驰就像是失聪了一般,完全不理会她的呼叫,只是狠狠地挥拳。

    还好,沈迦叶是个练家子,反应敏捷,动作灵活,除了刚开始没回过神,让顾驰擦着边打了一下,后面就没怎么再挨过打了。

    顾驰快要气死了,他居然打不到这个沈迦叶,该死的,看起来那么弱不禁风,居然还意外地英勇善战。

    顾驰的好胜心一下子就因为沈迦叶燃起来了,觊觎自己的女朋友,还躲过自己的攻击,很好,今天不打得你满地找牙,我顾驰两个字就倒着写。

    商柔枝真是服了,她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会面对这样狗血的场景,她真的生气了,顾驰居然这么不分青红皂白,一拳拳地往沈迦叶的脸上和身上打。

    咬了咬牙,商柔枝扔了手里的包,撸起袖子,使出吃奶的力气,从背后抓住了顾驰的大衣帽子,气冲冲地说:“顾驰,你是不是疯了。”

    顾驰被商柔枝揪得一顿,却还是在用力挣脱。

    商柔枝知道自己拖不住顾驰,便劈头盖脸地一通解释,气都差点没喘上来。

    顾驰听完商柔枝的话,一下子就愣住了,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低着头不说话,就像一根柱子一样傻傻地杵着。

    商柔枝趁机上前,一边查看沈迦叶脸上的伤势,一边内疚地道歉说:“对不起了,迦叶哥哥,我男朋友误会了。”

    看着顾驰眼神里的不服和倔强,沈迦叶悄悄地回应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微笑,然后低下头对商柔枝温柔地说:“没事的,柔枝,你要是觉得不好意思,下次请我吃顿饭就好。”

    商柔枝满口答应,然后牵着顾驰非让他给沈迦叶道歉。

    其实,刚才的视线交错反而让顾驰在心里更加确定沈迦叶是喜欢商柔枝的,这是男人的直觉。他现在真的非常纠结气恼,可刚刚又确实是自己太冲动了,良好的家庭教养让他非常羞愧,他迟疑了一下,还是对沈迦叶诚恳地说出了一声:“对不起。”

    沈迦叶拍了拍顾驰的肩膀,笑着说:“没关系。”然后又对商柔枝挥手说了句明天见,便离开了。

    楼道里顿时安静了,只剩下商柔枝手机里的灯光,她和顾驰大眼瞪小眼地站着,最后还是她先笑出了声,伸出手,对他说:“顾驰,我脚疼。”

    顾驰看着她一脸的委屈,无奈地叹了口起,弯下身子把商柔枝背了起来。

    趴在顾驰的背上,商柔枝紧紧地搂着他,两个人贴得很近很近,能清楚地听到彼此的呼吸声,沉默了一会儿,她忍不住在他耳边小声地问:“顾驰,你又吃醋了啊。”

    商柔枝温热的气息直直地喷洒在顾驰的耳朵边上,虽然不情愿,顾驰还是没好气地哼了一声,表示同意。

    紧接着,一串清脆的笑声就在顾驰的耳边响起,商柔枝笑着让顾驰放她下来。

    四下无人,空空旷旷,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可顾驰却不敢看商柔枝,他低着头不说话。商柔枝踮着脚,捧起他的脸,掐了好几下,说:“我们三岁居然真的吃醋了,真可爱。”

    顾驰瞪着眼,气鼓鼓地扯掉了商柔枝在他脸上作祟的手,闷闷不乐地说:“你跟他十岁就认识了,我们才认识不到一年,你们甚至还有共同爱好。”

    真的太可爱了,看着顾驰傻兮兮的样子,商柔枝笑着又捧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睛,真挚地说:“我和他认识十几年都没感觉,可看见你第一面就湿了。我们是一起唱昆曲,有共同爱好,没错,可我和你却是灵肉合一,没人能比,你懂吗顾驰。”

    灵肉合一,哈哈哈哈,好羞耻

    感谢大家的留言和珍珠,希望大家还可以再接再厉地支持我么么哒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