玥是故乡明 - 惩罚(H) 柔枝颤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光棍网点击在线观看

    听了商柔枝的话,顾驰黯淡的眸子一下子就被点亮了,他目光坚定而温柔,那些源于内心深处的自卑和恐惧好像都因为她的三言两语而烟消云散。

    抱着商柔枝,将头埋在她消瘦的肩膀上,顾驰心想,是啊,虽然你们共同拥有过去十几年的岁月,但是我们也有谁都不可替代的时光,并没有什么可害怕的,我爱你,你爱我,就是最坚固的承诺。

    两个人在楼道里站了很久,他们紧紧地拥抱着彼此,像是要把对方融入自己的血肉一般。

    商柔枝真的爱惨了顾驰吃醋的样子,她觉得顾驰明明比自己还小三岁,可大多数的时候都表现得十分成熟稳重,大约因为他是理工科男生的缘故,所以他的理智总是占上风。

    可是,就是这样理性的一个人,在面对所有关于她的事情的时候,会冲动、会生气、会奋不顾身,感性永远占据着上风,这种不同寻常让商柔枝真真切切地体验到顾驰到底有多么在意她。

    大概是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顾驰终于松开了商柔枝,牵着她的手,下了楼,两个人像往常一样搭上机车,往商柔枝家驶去。

    一路上,商柔枝就没消停过,实在太高兴了,她迫切地想要做些什么来挑逗顾驰。

    因此,这一路上,顾驰一直都在被商柔枝骚扰,她的手灵巧地从他羽绒服的下摆里钻了进去,像一条不受管束的小鱼,一路向上,在他滚烫的肌肉上来来回回、比比划划,惹得他心痒难耐。

    好不容易到了小区楼下,不等商柔枝反应,顾驰就一把扛起了她,飞速地往楼道走。

    商柔枝这才慌了神,她手脚并用地挣扎着,拍着顾驰的后背,焦急地说:“快放我下来,顾驰,你干什么啊!被人看到了,多尴尬。”

    顾驰大力地箍着商柔枝乱动的双腿,稳稳地进了电梯,嚣张地拍着她扭动的屁股,严肃又邪魅地说:“姐姐,这世界上可没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道理,干什么,当然是干你。”

    商柔枝又气又羞,不过,庆幸的是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和顾驰,不争气地红了脸。她发现他的眼神都已经变了,那种如同猛兽一般的极具攻击性的神色,是他吞噬她的信号。

    闭着眼,商柔枝认命地想,不管是吞噬还是湮没,只要是和顾驰,她都是愿意的。

    察觉到肩膀上的女人终于放弃了抵抗,顾驰不由地扬起了唇角,他温柔地摸索着她的腿根,一出电梯,就快步地走到门前,按下密码,打开门,急吼吼地将商柔枝放下,再用手臂将她困住,防止到嘴的鸭子飞了,顺便还带上了门,动作一气呵成,像是预演了无数遍。

    商柔枝被堵在墙角,一抬眼就是顾驰那张放大的脸,她咬着唇,静静地等待着即将湮没她的狂风骤雨。

    顾驰当然不会让商柔枝失望,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他就如同猎豹一样扑了上来,她红润的嘴唇一下子就被他咬住、吸吮,舔舐,动作汹涌而澎湃,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拆入腹中。

    商柔枝仰着头,呜咽地承受着顾驰来势汹汹的吻,那吻太缠绵,浅啄间如入天堂,一呼一吸便是永恒;那吻也太猛烈,深尝间似是地狱,一进一出皆是烈火。

    吻着吻着,两个人就都喘不过气了,他们喘息着,暂时抽离。可分别的一瞬间,就狼狈不堪,唇齿之间,全都是交织在一起的津液,分不清谁是谁的,迷乱又隽永。

    顾驰低着头,直勾勾地盯着商柔枝,看她呼吸恢复正常,便抬手温柔地拂过她洁白清秀的脸颊,轻轻地挑起她的下巴,将唇又贴了上去。

    像是一台不知疲惫的亲吻机器,顾驰今天好像怎么都吻不够,他态度坚决,不容商柔枝有分毫的抵抗,只要她微微一抗拒,就会有更加强烈的惩罚等待着她。

    商柔枝眼角泛红,她好难受,嘴唇都已经充血发胀了,舌头也泛酸发麻,可顾驰还是不放过她。

    察觉到女孩子闭上嘴,不再回应了,顾驰伸出舌头想要再次撬开她红润的小嘴,却被她紧咬的贝齿死死地抵在门外,多次尝试无果,他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她。

    睁开眼睛,顾驰的眼神才恢复了一丝清明,看着商柔枝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表情,他才注意到她的唇有多么红肿,像是惨遭蹂躏一般。

    笑着看她满是控诉的眼神,顾驰摸着她的唇说:“这才刚开始呢,姐姐。”

    灯黑着,透过零星的光亮,商柔枝看到了顾驰眼中炽热的火光,他的手已经在她的身上流转了好久,大衣、毛衣、打底裤早都被他脱得干干净净。

    可怜,商柔枝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了内衣,而顾驰还是整整齐齐的,只脱了羽绒服。虽然屋子里有暖气,可还是有点冷,商柔枝哆嗦地搂着自己,小声地说:“我冷,顾驰。”

    可回应她的却是男人冷漠得意的笑,和一句轻蔑无耻的话:“冷?干起来就不冷了,姐姐”

    商柔枝不知道别人是什么样子的,但是,对她而言,只要顾驰说出这样的浑话,她立刻就会湿得一塌糊涂。那种巨大的羞耻感和强烈的刺激感交织缠绕在一起,像是密密麻麻的网一般,将她牢牢地束缚住,逃不开也不想逃。

    商柔枝不说话了,她只是看着贴在她胸前的顾驰的手掌,他的手很凉,即使隔着胸衣,那掌心的寒意还是让她不自觉地浑身激灵,乳尖的朱红也瞬间就在这片寒冬里绽放了。

    察觉到商柔枝的反应,顾驰笑得得意又邪魅,他的手掌游弋着,不紧不慢地解开了她后背的搭扣,丰满的双乳欢快地跳出束缚,如顾驰所愿,冲着他轻启的嘴唇奔腾而去。

    顾驰低头,尽情地含咬着商柔枝坚硬的乳尖,还不忘伸手去触摸她娇嫩的花谷,不出所料,隔着内裤,他都能知道她有多动情。

    商柔枝真的不行了,看着顾驰像婴儿吮吸乳汁一样在她胸前吸吮,她就受不住了,女人天生的母性让她想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都给他。她无力地靠着墙,身下的花谷也顺应着她的本能,不断地分泌出丰沛的汁水,想要无私地将顾驰完全容纳。

    汁水四溢,顾驰单是触到就已经深有体会,他看着商柔枝涣散的瞳孔,猛地将她转了过去,提抢而上。

    扒着墙棱,商柔枝仰着头,只觉得花穴又酸又涨,水已经很多了,可顾驰这次故意没给她适应的机会,直接进来了。一段时间没做了,花穴适应不了他的尺度,硕大的龟头就卡在谷口,动弹不得。

    顾驰被卡得不行,他蹙着眉,扶着商柔枝的腰肢,舔弄着她的后背,闷闷地说:“姐姐,放松,太紧了,我动不了。”

    商柔枝没办法,她咬着唇,缓缓地将双腿分得更开,忍着胀痛,缓慢地挪动着臀部,将小穴里的肉棒一点一点的吞下。

    而顾驰也低吟着,他瞄准时间,抓住机会,乘风破浪,犹如利刃出鞘,一个挺身,一下子就将商柔枝贯穿了。

    终于进来了,两个人最私密的器官就这样亲密无间地贴合在一起,浑然天成,宛如为对方量身定做的一样。他们都因此而发出了满意的轻吟,男女的声线交缠着,迷乱极了,顾驰注视着商柔枝美丽的脊背,揉捏着她丰腴的雪乳,开始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她紧致的花穴。

    商柔枝的蕾丝内裤还没来得及脱,裤边繁复艳丽的花朵随着顾驰大幅度的律动狠狠地摩挲着她颤抖的花唇,来来回回,这种蚀骨销魂的双重刺激,让她猝不及防,顷刻间就小泻了一次。

    温润的热流一股脑地泼洒在顾驰滚烫的粗长上,伴着千万张小嘴的吸食,顾驰顿时便爽得头皮发麻,他不由地耸动得更放肆。

    女人叫着,静谧的黑暗之中,灭顶的快感被一次又一次的放大,商柔枝看不到顾驰的神情,只能感受到他在她身后的奋力抽插,次次都又深又狠,像是要把她彻底地撕碎,玩坏。

    商柔枝想要阻挡顾驰,她伸出一只手,抓住了环在她腰侧的粗壮手臂,侧着脑袋,略带哀求地看着顾驰的眼睛。可她不知道,这样无辜又恳切的神色只会磨灭顾驰最后一点点残存的理智。

    女人的眼睛湿漉漉的,像小鹿一样清澈又纯真,顾驰看着就觉得血液上涌,他掐着商柔枝雪白的腰侧,发狂一般,入得更急更凶。

    商柔枝只觉得下身酸胀非凡,火辣辣地疼,她右手的指尖都嵌在了墙壁上,留下一排排划痕,左手的指尖也毫不留情地在顾驰麦色的手臂上留下一道道血痕。

    顾驰还是觉得不够,他想看到商柔枝的脸,看到她深陷在情欲里的娇媚模样,看到她随他起伏而跳动的丰盈雪白。

    这样想着,他便扶起已经脱力的商柔枝,将她转了个圈,又重重地将她抵在了门板上,无情地抬起她的腿,挂在他的手肘上,无所顾忌地肏干起来。

    商柔枝靠着门板,在顾驰凶猛地进出之间,一次次地撞击着冷硬的门板,她掐着他的肩膀,想要把身上的疼痛都转移到他的身上。可是,顾驰就好像没有知觉了一样,明明她的指甲都快要嵌进去了,可他还是没有慢下来的迹象。

    眼泪不由自主地从商柔枝的眼角滑落,顺着她的脸颊向下,滴滴点点地坠落到两个人缠绵的交融之处,炸成了一朵朵白光。

    顾驰知道,商柔枝又要到了,她的呻吟越来越急促,虽然带着沙哑,但是在他听来,却那么的性感,他律动着,听到她哭着求饶说:“啊…嗯…顾…驰…我…错了。”

    此刻,商柔枝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她知道,顾驰在生气的时候就会不同于平时的温柔,可她不知道他居然可以这么狠厉,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尖刀,不由分说,一刀刀地割破她所有的防御,让她泣不成声,无处可逃。

    商柔枝真的不行了,短短几十分钟,她就泄了两次了,可顾驰一点疲色都没有,反而越来越精神。她的腿都在打颤,如果不是被他搂着,此刻,她已经跪在了地上。

    顾驰心软了,听着商柔枝委屈的哭声,他就受不住了,他无奈地抱起了她,飞速地往沙发上移动。

    商柔枝的腿勾着顾驰的腰,硕大的肉棒此刻还死死地箍在狭窄的小穴里,偏偏顾驰还故意使坏,抱着商柔枝上下颠抖,重力再加上惯性,双管齐下,龟头狠狠地戳弄着她穴内敏感的凸点,几个来回而已,她就又不行了。

    躺在沙发上时,商柔枝已经泄了三次,她闭着眼,放弃了挣扎,像是失去灵魂的残破躯壳一样,任顾驰为所欲为。

    抓着商柔枝雪白的腿根,顾驰忍着射意,发起了最后的进攻,硕大的肉棒无情地蹂躏着泥泞的花穴,带出阵阵泉水,浸湿了她的股沟、臀瓣和身下的沙发,也打湿了他的坚挺、囊袋和浓密的毛发。

    安静的房间里,扑哧扑哧的水声此起彼伏,夹带着男女的呻吟以及肉体肆无忌惮的冲撞,汇聚成一首色欲满满的靡靡之音,惹人心焦。

    顾驰越动越快,臀上如同安装了电动马达一般,他鼓胀的囊袋将商柔枝的臀瓣拍肿拍红,叫嚣着要钻入她柔嫩多汁的花谷。

    商柔枝的手反撑在沙发上,在顾驰的主导下,放浪地摇动着,荡漾出一圈圈晃人的乳波。她乌黑的秀发被汗液沾湿,贴在她秀美的额头上,又欲又纯,她侧着头娇羞地轻抿嘴唇,又娇又浪。

    光是看着商柔枝这副色气满满的样子,顾驰就双目赤红,下身发胀,他无法自控,脑海里来来回回地回荡着“操她,操死她”,机械般地动作着,忘乎所以。

    终于,女人媚叫着挺动腰肢,凑上前去,颤抖地献上了自己剧烈收缩的紧致花谷,毫无保留地容纳了男人所有蓬勃而出的欲望。

    我居然写了四千多字,我都佩服我自己,这章限时免费,晚上开始就收费了,如果你们多留意和投珠,我就考虑免费!!!

    爱你们!!!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